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47章 搓澡解降头(求收藏)

第147章 搓澡解降头(求收藏)

 热门推荐:
    人的根本立场发生改变之后,对同样一个人的印象或态度,也许也会随之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更何况,阿香从双阳镇第一次见到李子树的时候,便一点儿都不觉得讨厌。

    哪怕当时是处于对立的立场,她也十分欣赏,甚至崇拜李子树。

    面对神灵的许诺也好,古达幕的习俗也好,亦或是单纯的想要解救妹妹咖斯香也好,阿香的立场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绑定李子树,成为李子树的女人,成了阿香从心底认可的一件事。

    她现在必须坚定的站在李子树身边,成为李子树身边不可或缺的人。

    因此,在肯定了李子树的推测之后,阿香立刻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金还猜,古里哈都,巴松查等人的过往信息全盘托出。

    并且,她还贴心的将传闻中她所知道的谁擅长灰煞鬼神降一一列出,以使李子树能够更好的找出元凶。

    李子树一边凝神倾听阿香用清脆悦耳的声音娓娓道来,一边仔细观察躺在担架上的可心。

    时不时还要验证一些什么似的,撩起可心的衣裙,对四肢俱都萎缩的可心进行身体检查。

    “等一下!阿香,你详细说一下卡斯帕奇这个人,越详细越好!”李子树突然开口打断阿香的叙说,要求听一下阿香刚刚介绍过的卡斯帕奇。

    阿香如同得到了肯定一般,点了点头,略一沉吟,便继续说道:“卡斯帕奇,是传说上百年的人物,如果按照这个推断的话,他起码也有一百岁了。”

    “很久很久以前,卡斯帕奇就因与当时非常有名的巫蛊师接短川发生冲突,并在冲突中以灰煞鬼神降杀死巫蛊师接短川而闻名。”

    “而灰煞鬼神降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凶名赫赫,也是因为卡斯帕奇,据说,原本炼制灰煞鬼神降的鬼魂非常不易,成功率极低。”

    “是卡斯帕奇天纵奇才,改良了收集炼制灰煞鬼神降所需鬼魂的方法,这才使灰煞鬼神降......”

    李子树眉头紧锁,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个降头师本来要对付的人,是他。

    可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灰煞鬼神降却种在了可心身上。

    “呼!”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都没有见死不救的理由。

    “除了我之外,所有的男性都出去回避一下!”李子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尝试为可心解除降头。

    灰煞鬼神降极为霸道,蚀骨吸血,时间久了的话,即便能够将可心的性命保住,想要再恢复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几乎没有一丝可能。

    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自己的生命之花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要枯萎,绝对是伴随终生的伤痛。

    别人不说,阿香的妹妹咖斯香就是一个例子,若不痛苦,怎么会孜孜以求寻找恢复青春的方法。

    可想要解除灰煞鬼神降,李子树却只有一个笨办法,那就是一点点从可心体内将灰煞鬼神降拔出来。

    这个操作,需要脱光可心的衣服,男人在场,当然有些不合时宜。

    宋宇博第一个走到门口,招呼中年男人道:“付景书,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就交给li大师吧!”

    付景书就是可心的父亲,他站在那里迟疑了一下,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那个二十七八岁态度冷漠的青年。

    毕竟,给女儿治病的这位li大师可是个大小伙子,而这个态度冷漠的青年,是和可心有了婚约的未婚夫。

    他老妈,阿莹老太太推了他一把,急道:“可心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脑子里在想什么,赶紧滚出去!”

    “呵呵呵!”那青年一直默不作声,冷眼旁观,这时却突然冷笑出声,道:“付先生,我跟令爱的婚约解除了吧!已经付给你们的礼金我也不要了!我王孟龙,可不娶被臭男人看过身体的女人。”

    付景书顿时变得紧张,略带讨好的说道:“女婿,这不是为了看病嘛!li大师就相当于医生......”

    “别!”王孟龙直接打断付景书的话,冷冷说道:“别跟我说什么讳疾忌医,就算去医院,也还有女医生,我的女人,可不能让任何别的男人碰!告辞了!”

    李子树心情本就有些不爽,此时人命关天,竟然还有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出现,他目光一冷,略微提高了音量:“滚出去!”

    王孟龙大怒,可回头看向李子树,却正对上李子树的冰冷目光,顿时心中一寒,打了个冷战,再也不敢回嘴,快步离开。

    付景书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跟随宋宇博一块走出了3122房间。

    剩下的人,除了李子树,不管老少,都是女人。

    李子树目光凝重,紧盯着躺在担架上的付可心,轻声吩咐道:“阿香,你过来脱光她的衣服。”

    “涵韵,你把窗帘全部拉好!”

    “何女士,把房间里的灯全部打开,你和咖斯香守在门口,暂时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阿香心中窃喜,能够被李子树吩咐做事,这似乎是被接受的信号。

    她轻声应诺,快步上前,手脚麻利的解开付可心身上绑缚的绳索,再一件件脱光付可心的衣裙。

    这时候,她丝毫不担心付可心挣脱束缚后的撕咬。

    不说付可心此时还处于昏迷当中,可即便清醒过来,付可心的身体也几近油尽灯枯,没有任何攻击力可言。

    再说,她的身边,可还是李子树随时可以出手保护。

    从这一角度出发,阿香甚至希望付可心此时生龙活虎的起来撕咬,这样她就可以有机会更进一步的接近李子树了。

    何涵韵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质疑什么,而是懂事的拉好窗帘,使整个房间密闭起来,外界再难窥探。

    何涵香当然第一时间开启了房间内所有灯,并顺手锁紧了房门,避免有人闯入。

    只有咖斯香不满的瞪了李子树一眼,不情不愿的走到门口,担任起守门官的责任。

    准备就绪,付可心的衣裙也被全部脱下,身体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面前。

    阿香还好,总是面对妹妹咖斯香老迈的身躯,多少有些免疫力。

    可看到付可心的身体,她还是忍不住紧咬贝齿,不忍直视。

    何涵韵更是第一时间避开了眼神,将目光看向李子树,根本就不敢继续去看付可心的身体。阿莹老太太和付可心的母亲则忍不住哭泣起来,这才不过两天时间啊!

    她们的宝贝可心,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哪里是个风华正茂的二十岁女生的身体,简直就是一个饿了一年才死的干尸。

    恐怕,就算让那些男人来看,都不会有人想看第二眼。

    李子树的目光却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躺在这里的是一个美貌少女,还是一个枯骨老妪并没有什么区别。

    都只是他需要救治的人而已。

    他闭目凝神,天眼开启,眼前的实物全部虚化,付可心的身体也再次化作一团人形雾气。

    灰黑色的雾气依旧缭绕其中,虽暂时被压制,不再继续吞噬什么,却已经在付可心的身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李子树静气凝神,缓缓催动法力,双手微微闪烁荧光,准确的按在付可心的脑门上,开始了治疗。

    他的动作和双手所到之处,很像是澡堂子里面的搓澡工,几乎掠过了付可心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阿香瞪大了眼睛,强迫自己紧盯着李子树的每一个动作,想要看看李子树怎么解除凶名赫赫的灰煞鬼神降。

    她的心中没有半点儿醋意,反而觉得李子树有些吃亏,按在付可心身上,与按在一截枯死的树干上面有什么区别!

    何涵韵却不敢去看付可心,为了不至于晚上做噩梦,她强迫自己只盯着李子树的脸。

    她当然知道李子树在做什么,她盯着李子树的脸,便是想看看,李子树是否会动些什么歪心思。

    结果,令她大为安心,李子树依旧波澜不惊,云淡风轻,只是比平时更加郑重一些而已。

    咖斯香距离较远,却也如阿香一般,死死的盯着李子树的一举一动。

    她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李子树到底有没有救治她的手段,她都已经把姐姐赔出去了。

    她当然关心李子树的水平,这关系到她是否能够不再继续快速衰老下去,甚至能够恢复青春模样。

    李子树的动作频率却非常缓慢,缓慢得如同公园里面练太极拳的老爷爷,两只大手也缓慢的重复着“搓澡”的动作。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唯恐打扰到正在“施法”救治付可心的李子树。

    阿莹老太太站在那里摇摇欲坠,眼泪默默涌出,连抽泣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昏黄的双眼紧紧盯着付可心,连眨眼都不曾有过。

    付可心的妈妈脸上也写满了担忧,状态却比七老八十的阿莹老太太好得多,她担心老太太出事,一直在一旁搀扶。

    可她的目光,却也是不离自己的女儿。

    这时候,芳龄二十一二岁的女儿被李子树当面“大占便宜”,她们作为长辈,却不能有半点儿异议。

    可是,不管付可心变成什么样子,李子树这样的做法,还是让她们心里有些不舒服。

    如果李子树“治疗”完毕,而没有起到半点儿效果,付可心的老妈心里憋着这一肚子火,绝对要发泄出来,为女儿讨个公道。

    她正在焦躁急切之中,就听到阿莹老太太微若蚊呐,颤巍巍的声音:“小玲儿,你看,可心的脸色是不是红润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