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46章 灰煞鬼神降(求收藏)

第146章 灰煞鬼神降(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三层,3122房间,里面总共有五个人。

    一名老妇人,看起来也已经七八十岁,身形瘦削,昏黄的双眼中满是焦急,两只手不安的在身前搓动。

    她昏黄的目光紧盯着被捆缚在担架上的一个“人”,也就是宋宇博口中年纪只有二十一二岁的那个孩子。

    只不过,按照目前状况来看,这个孩子看起来好像比这个七八十岁的老妇人还要年长。

    这孩子是个“女孩”,个子不到一米七,时尚的连衣裙下完全是一具皮包骨的骨架一般。

    眼窝深陷,皮肤暗黄,好像直接依附在骨头上,表面布满了褶皱,而皮肤之下的血肉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一般。

    若不是这句干尸骨架的胸口处偶尔还有轻微的起伏,那任谁来看,这都是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而已。

    谁能想象得到,就在两天之前,躺在担架上面的这具干尸骨架,还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

    而另外三人,有两人看起来应该是这孩子的父母,两人都是一副悲戚的表情,女人在哭,男人忍住悲伤在不停安慰。

    最后一人是个小伙子,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得体的西装,足有一米八的身高,看起来像个职场精英,气度沉稳,目光冷漠。

    李子树来得很快,这种事情不比其他,容不得半分耽搁。

    如果尽自己所能,能够救下一个鲜活的生命,李子树根本不会在意酬劳多少。

    或者,有没有酬劳。

    老者和那对夫妻间突然闯进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年轻小伙,本能的拒绝,立刻下意识的拦截。

    “喂!你是谁!你不能靠近!”

    “这里有病人,着不得风,你赶紧出去!”

    在后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靠何涵香搀扶才支撑到3122房间的宋宇博赶紧说道:“阿莹!呼呼,这是li大师!这是呼呼我请来的li大师!”

    啊!

    名叫阿莹的老妇人这才反应过来,扑过来就要跪倒,脸上老泪纵横。

    李子树赶紧搀扶,将老妇人和那对中年男女求情的话堵了回去:“都别说话,情况紧急,我先看看什么情况!”

    老妇人和那对中年夫妻不敢纠缠,也不敢出声,三人六只眼睛充满希冀的看着一脸肃穆的李子树。

    看到被捆缚在担架上的女孩,李子树不禁眉头紧皱,头也不回的问道:“如果不捆在担架上,她是什么表现?”

    中年男子伸手拦住想要开口的老妇人和妻子,道:“li大师,如果不捆缚在担架上,可心就如中邪了一般,拼命撕咬抓挠,嘴里还会说一些古怪的话!”

    “我们从名人医院过来,临行前医院给她打了镇定剂,这才能短时间保持安静。”

    李子树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围绕可心姑娘转了一圈,随即开启天眼,进一步观察。

    女孩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昏暗的雾气中缭绕着灰黑色,并且还在不断壮大,使仅有的那些色彩也在不断被吞噬。

    “灰煞神鬼降!”

    这女孩,竟然是被降头师下了降头,生命被吞噬,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李子树对任何一种术法都没有偏见,但前提是不能用来害人。

    若相互之间有什么不能解开的深仇大恨,用这种方式取人性命,报仇雪恨,也无可厚非。

    但是,这女孩明明才只有二十一二岁,还是个学生,怎么可能去招惹这么厉害邪恶的降头师呢?

    更何况,对方竟然用这么霸道的“灰煞神鬼降”,直接就要杀了这个名叫可心的姑娘。

    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当务之急,是要保住可心的性命,破解灰煞神鬼降。

    李子树稳了稳心神,伸手从口袋中取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符篆,体内的法力能量运转加速,指尖闪烁着普通人看不到的多彩荧光。

    屈指一弹,符篆碎裂成粉,在空中形成一张细密无缝的网一般,将担架上的可心笼罩其中。

    “镇魔符!”

    这三个字在李子树脑海中一闪而过,同时他口中轻声念诵咒语,手中法诀变换。

    可心上方的细密荧光网逐渐越来越亮,淡淡的光辉闪烁着圣洁的光芒,即便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这些光芒。

    但只要站在附近,就会莫名的觉得非常心安,身体非常舒适。

    镇魔符形成的荧光之网,缓缓落下,似乎与绑缚在担架上的可心融合在了一起。

    可心身体内的灰黑色的雾气似乎是遇到了天敌的虫群一般,迅速退缩并聚拢成团。

    在可心的体内,与镇魔符形成的网相互僵持,各自占据了一块区域。

    镇魔符没能一举镇压灰煞神鬼降,却也  使得那些灰煞鬼气不再吞噬可心的生命之气,暂时延长了可心的性命。

    更重要的是,如果可心醒来,将不再具备攻击性,也不再疯疯癫癫。

    房间内鸦雀无声,每个人几乎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李子树的一举一动,以及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可心姑娘。

    “唔!”老妇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出声惊呼,马上意识到不对,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最后,只是激动的指着担架上的可心,提醒中年夫妻。

    原来,仅仅过了不到三分钟时间,可心本来微弱的呼吸竟然逐渐平稳起来。

    人活一口气,只要还有平稳的呼吸,就证明已经遏制住情况的恶化。

    李子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淡淡说道:“现在,有谁可以将整件事情完整的说一下?”

    尽管通过天眼,李子树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但却无法推算出种下降头的降头师到底为什么针对可心!

    又或者,可心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被人请来降头师来对付!

    彻底解除灰煞神鬼降,最好是知道给可心种下降头的人到底是用什么方式种下的降头。

    只有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他才能找到更多线索,揪出藏在暗处的降头师。

    宋宇博看了看老妇人,道:“阿莹,可心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你快把你们知道的情况跟li大师说说!”

    中年男子眼神复杂的看了宋宇博一眼,嘴角抽了抽,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老妇人阿莹面带感激,先双手合十恭谨的给李子树施了个礼,这才说道:“li大师,最近学校的假期较多,可心性格活泼,朋友众多,几乎每天都和同学聚在一起,做些事情。”

    “她待人和善,身体几乎很少生病,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之间如同中邪了一般,咬伤了一起做事的同学。”

    “等我和她爸妈感到的时候......呜呜......可心竟然好像开始脱水一样啊!二十岁的粉嫩皮肤很快就干瘪下去......呜呜!”

    中年男子见老妇人阿莹情绪激动,立刻上前安抚:“妈!您先歇会儿,我给li大师说一下吧!”

    老妇人阿莹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情绪有些激动,只得点了点头,示意让儿子继续说下去。

    中年男子对这种事情也前所未见,回想到刚刚看到女儿皮肤干瘪下去的情景,他这时候还一阵阵心疼。

    “li大师,这完全就是一个突发事件,当时我们以为可心是得了什么怪病,急忙将可心和可心咬伤抓伤的同学都送进名人医院。”

    “其他人都没有事,被可心咬伤的孩子仅仅经过简单治疗便能出院,可是我的可心......却一下子病倒了。”

    “医院束手无策,我们无可奈何之下,在我母亲的建议下,求助到宋宇博大师这里。”

    “宋宇博大师几乎是立刻赶过来,看了可心的情况之后,马上提出和名人医院院长卢修明相同的建议,让我们来东明岛向li大师您来求助。”

    李子树眉头皱得更紧,这娘俩说了半天,竟然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无奈,他只好根据眼前的事件进行推算,来找些线索。

    蓦然,他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站在角落的何涵香说道:“何女士,请你立刻去六楼,请阿香姐妹过来,就说我有事情问她们。”

    何涵香立刻点头,恭谨说道:“是,li大师,我这就去。”

    阿香姐妹很快到来,同时过来的还有仙气飘飘的何氏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涵韵小姐。

    她实在躺不住了,一方面是因为好奇,她现在最喜欢的事情之一,便是看李子树大展神威,破解各种难题。

    而另一方面,当然是听何涵香的回报,得知李子树竟然主动邀请阿香姐妹了。

    可对于阿香,何涵韵竟然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

    因为,阿香对她几乎比对李子树还要恭谨,在态度上她几乎跳不出任何毛病。

    甚至,何涵韵当众指挥阿香做些服务员的工作,阿香竟然也甘之若饴。

    这有些让她有种看关于旧社会的影片中,小妾面对夫人的感觉。

    而她,就是掌握小妾生杀大权的夫人,偶尔想起来,竟然心中还有些莫名的得意。

    可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有必要防备着阿香一点。

    这女人都能对她的要求百依百顺,那必然也会对李子树百依百顺,可不能让阿香钻了空子,捷足先登。

    阿香的确如何涵韵所想,在李子树身边简直就是最贤惠听话的小媳妇,态度恭谨亲昵,举止体贴温柔。

    李子树说话的时候,她就眼也不眨的看着李子树,大眼睛中满满都是景仰。

    听完李子树简单介绍之后的询问,阿香立刻对李子树的猜测给予肯定:“li大师说得一点儿没错,我也觉得这事情绝对和金还猜等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