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44章 一口吞下(求收藏)

第144章 一口吞下(求收藏)

 热门推荐:
    洛水澜微笑感谢,却似乎对何涵香的暗示毫无所觉,继续和李子树笑语嫣然,不时还咯咯直笑,笑颜如花。

    不得不说,智商很高的洛水澜情商也很高,似乎总能找到李子树非常感兴趣的话题,让两人的聊天自然而然的非常愉快。

    “li大师,我本来坚定的认为,西方国家所做的事情,尤其是近代,才将人类的发展推动到正确的方向,可是自从认识了li大师,我才觉得,以前的我想法可能有些浅薄。”

    “li大师,你能多讲讲你的经历嘛?好让我能够多了解一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传承!”

    “原来是这样!li大师,难道使用工具和强大自身之间存在着必然的矛盾嘛?”

    ......

    李子树并没有多想,洛水澜有这些问题也非常正常,而这也正是他研究的兴趣所在,便非常耐心的为她解答。

    正在相谈甚欢之际,何涵韵回来了。

    今天,何涵韵在何秋萍的督促下,本来是有重要的学习观摩的任务的。

    商业礼仪,商业会谈,商业运作等等已经成了何涵韵的必修课,何涵韵在迅速成长的过程中,却再也没有先前的悠闲生活。

    而何秋萍与何秋明的到来,反而让何涵韵觉得又回到了大学课堂上,甚至比大学课堂更加严格。

    可就在不久之前,她收到了何涵香的三次传讯,将危险新号的等级连续提升。

    因此,何涵韵立刻将何氏有限公司重要的商业会谈的重任交给了何秋萍,她自己则急急的赶回了东明大酒店,来到李子树的房间。

    一进门,她就只看到李子树一个人正在安静的看书。

    而何涵香并不在房间内,正疑惑之时,手机铃声响起,何涵香的讯息传来。

    “涵韵,危机解除,我正送洛水澜小姐去订房,她也准备住在东明大酒店。”

    李子树看到何涵韵破门而入,微笑说道:“涵韵,你回来了!今天不是说有重要的商业会谈嘛?”

    何涵韵有些不好意思,总不能说自己不信任李子树,唯恐李子树正菜还没有品尝一口,却到处偷腥吧!

    不过,这怎么能难倒百变小魔女呢!

    她立刻从急躁忧郁中摆脱出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小跑着扑进李子树怀里,甜甜的说道:“子树,我突然好想你,想要立刻见到你,所以我就回来了!”

    李子树宠溺的帮她捋顺长发,微笑说道:“事情是做不完的,一个好的领导要善于放权,将具体事情交给更专业,更擅长做事的人去做。”

    “不过,我的意见仅供参考,管理企业我可是一窍不通的。”

    “对了!刚刚洛水澜来过了,如不出意外,三五天之内,我就要去登门拜访洛先生,争取顺利带洛水澜出海。”

    何涵韵将身体又向李子树怀里挤了挤,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发!”

    “可是,洛水澜没跟洛青山提起出海的事情嘛?怎么还需要你亲自去跟洛青山说。”

    李子树淡淡说道:“洛小姐和洛先生提过几次,是洛先生为了安心,特意要求我们再出发之前见一面。”

    “大概是为了叮嘱一下,一定要保护好洛小姐的安全吧!”

    “哼!”

    何涵韵轻轻的哼了一声,略带不屑的说道:“难道就他洛大市长的闺女金贵?”

    “我们为了她女儿的囚魂咒辛苦出海,他却推三阻四,还要子树你亲自上门去说,真是岂有此理。”

    “话也不能这么说,去找那海中仙山,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李子树对自己的目的对任何人都没有隐瞒。

    “子树,出海的事情我跟梦儿姐姐提起来过,她也想跟着一起去见识一下海中仙山。我们带她一起去吧!”何涵韵道。

    李子树心中觉得有些不妥,却又因为这次出海前景和收获晦暗难明,吉凶参半,而不知道为何不妥。

    这种情况对于李子树来说很少出现,之前他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进行推算,几乎都可以知道大致的结果。

    即便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却也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掌控局面。

    他微皱眉头,沉吟片刻,才道:“涵韵,此次出海可不是去旅游,可是有可能会出现非常危险的事情。”

    “你和洛水澜,我还能照看得到,若人再多的话,发生危险的时候,我可能就会首尾难顾。”

    何涵韵笑着说道:“子树,梦儿姐姐也是很厉害的,她的安全,她自己负责。”

    “而且,她还可以负责保护洛水澜的安全,到时候,子树你就只负责保护我就好了!”

    李子树伸出右手,快速的掐动手指,根据时间起了一卦,卜算吉凶。

    片刻之后,他的眉头皱得更紧,竟然又是泽风大过,中下之卦。

    “这事儿押后再做决定,这两日我要想办法解决咖斯香的问题!”

    何涵韵一想到阿香所说的古达幕的习俗,就觉得有些堵心。

    这个阿香,现在竟然以李子树的女人自居,还曾经几次三番向她表示,只求留在李子树身边,绝不和她争抢“夫人”的位置。

    要求非常过分,让何涵韵根本就不能接受,她绝不愿意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李子树的感情。

    可阿香的态度却令何涵韵非常同情,不嫁就死的决绝也令人难以劝说。

    只是,却苦于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总不能真的将李子树切一半给她吧!

    她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子树,我觉得咖斯香的问题倒不难解决,难的是那个阿香!你还是想想办法,让她别再那么执着的想要嫁给你了。”

    李子树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轻声说道:“这的确是个难题啊!阿香几天每天早晨都跑过来,简直都要自荐枕席了。”

    “在这方面,她可是比你都积极哦!而且,她还不求名分,只求留在我身边,令我好为难啊!”

    何涵韵明知道李子树在开玩笑,可依旧还是有些气不过,伸手扭住李子树腋下的皮肤,嗔怒道:“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可警告你,有我在,你别想什么坐享齐人之美的好事!你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李子树见何涵韵真的要发怒,这才收敛笑容,轻声叹了口气,道:“阿香的事情,的确是个难题。”

    “所谓古达幕的习俗倒没有什么,但她种下的噬心蛊,却是随时可以要了她的性命。”

    “这种噬心蛊,其实是蛊毒与诅咒之术相结合的一种巫术,可以用自伤甚至自杀的方式来实现自己本不能实现的目的。”

    “一旦阿香真的身死,魂灵必然不散,我若不将之完全灭杀,让她永不超生,她必然会纠缠我一生一世。”

    “而且,因为古达幕,或者说噬心蛊的缘故,失去了性命的阿香将实力大增,或许真的可以给我带来一些困扰。”

    对于蛊毒,诅咒之术或巫蛊之术,李子树都有涉猎和一定的了解。

    所谓古达幕,即是向神许下的诺言。

    这个诺言,就相当于诅咒之术的力量,通过某种特定仪式进行,完成后会成为触发噬心蛊的钥匙。

    而一旦向古达幕许下的诺言没有完成,哪怕只会让阿香有一点点不满意或愧疚。

    那么,不管阿香自己愿不愿意,噬心蛊都会立刻发作,瞬间就能要了阿香的性命。

    而且,这只是正常情况下,若发现什么突发事件,使得阿香情绪剧烈波动,也有可能会出发噬心蛊的提前发作。

    可不管是因为什么发作,只要阿香死了,因为诅咒之术和巫蛊之术的双重作用,阿香都会阴魂不散的纠缠在李子树身边。

    何涵韵愁眉不展,郁闷的说道:“那可怎么办啊!就没有办法解除这个该死的噬心蛊嘛?”

    这似乎是个死结,但只会让善良的人纠结。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李子树刚刚其实已经说出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那就是阿香因为噬心蛊爆发而身死之后,李子树只要出手将她的魂灵完全灭杀即可。

    这样事情就得到了完全解决,一了百了。

    李子树微笑看了看何涵韵,宠溺的将她搂在怀里,对她的善良,他很欣赏。

    而且,诅咒之力,巫蛊之术,在现代社会中,李子树说出这些匪夷所思的名称和会造成的后果,何涵韵的选择是全盘接受。

    这说明,何涵韵非常信任他,这种信任和支持,让李子树非常开心。

    何涵韵反手环抱住李子树的腰,将头贴在李子树的胸口,脸色突然升上两团红晕,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子树,我们现在就做真正的夫妻吧!”

    说完这句话,她将头埋进李子树的胸膛,再也不肯抬头。

    本就火热的娇躯似乎都要融化一般,温度再次升高,让李子树瞬间便有了反应。

    她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李子树现在是个香饽饽,似乎是个女人都想上来咬一口,那她不如现在就一口吞下,让李子树彻底成为她的男人。

    心情激荡之下,何涵韵的想法太过单纯。

    如果按照她现在的这个逻辑,张芳岚可是早就做过这件事情了。

    一时之间,满室皆春,两人呼吸渐重,纠缠到了一起。

    就在即将跨越界线,开始变得不可描述的时候,门响了。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