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19章 风停浪不止(求收藏)

第119章 风停浪不止(求收藏)

 热门推荐:
    海阳市再爆大瓜!

    泰民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秦泰民“死而复生”,亲自出来面对正规媒体进行辟谣,并对某些传播小道消息的媒体进行谴责。

    而泰民实业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何秋月女士也出面澄清误会,停止关于对李子树的悬赏挑战。

    并为给玄学界带来的轩然大波致歉,宣布拿出五亿元与东明集团公司一起注资,在东明岛建设华夏传承文明学府,助力华夏传统文化精髓的保存,传世,发扬。

    李子树功成身退,特意要求他们弱化自己的存在,想要尽可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可风波已起,又怎么会风平浪静。

    在玄学界,关于李子树的传说越发离奇,依旧有不少玄学界的大师们,前来发起挑战。

    规矩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只是将捐款与否和捐款金额改成了自愿。

    当然,想要对李子树本人发起挑战,还有一个大前提,便是必须击败他的弟子龚宏斌。

    变化最大的,还是李子树居住的这个小院。

    待客厅内的一片狼藉,家具全毁,令何涵韵和苏梦儿两个女人非常兴奋,连夜画了图纸,第二天一早工人就正式入场开工。

    结果,不足一天的时间,除了李子树的房间没有变化之外,小楼整体焕然一新。

    日子似乎非常平静,前来发起挑战的大师们都由龚宏斌负责接待,家务由苏梦儿和邱玉莲主动承担,日常联络外界和购物由何涵韵负责。

    李子树成了一个甩手掌柜,得以在自己的房间里潜心修炼和炼制符篆。

    白虎的鲜血,龚宏斌当天就双手奉上,李子树顺利的调配好刻画白虎七煞阵的材料。

    现在,他终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刻画白虎七煞阵了。

    夜深人静,李子树破天荒的将自己卧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从里面锁死。

    倒不是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是刻画白虎七煞阵在自己身上,li大师需要脱光衣服。

    他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趋于完美,但总归男女有别,房子里住进三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他总得防备别被占了便宜不是。

    一切准备完毕,李子树盘坐在蒲团上,收敛心绪,迅速进入了物我两忘的修炼状态。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依旧微闭双眼,右手却准确的握住面前的符笔,蘸满白虎血液调配的液体,缓慢的在身体上“涂抹”起来。

    没错,就是如同孩童用画笔涂鸦一般往身上“涂抹”。

    看着好像也有些路线,但歪歪扭扭,更像是睡梦中的随意挥洒。

    朱红色的液体沾满了全身各处,甚至不久前清洗得干干净净的头发,都被染成了暗红色。

    李子树犹若未觉,仿佛梦游般完成了涂鸦,记名弟子龚宏斌在给白虎贡献了不少营养品才弄来的白虎血液被消耗一空。

    符笔最后停留在小腹丹田处,蘸染了红色液体的笔毛被一缕淡淡的五彩荧光包裹。

    好似被放在清水中清洗一般,朱红液体的残留纷纷脱离,随着符笔被拿开,留在了李子树小腹丹田处的皮肤表面。

    符笔被放在原处,李子树盘坐在那,仿佛化作一座人形雕像,巍然不动。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皮肤表面的红色却在逐渐消退,淡化,甚至消失不见。

    此时,若有开启天眼的修道者在一旁观看,必然会叹为观止。

    李子树身上所有的红色,皮肤表面的,沾染在头发上的,都被五彩荧光包裹,在李子树的皮肤表层游离,组合成一个个小小的符文。

    这些符文串连在一起,形成符文组成的奇特纹路,围绕在李子树的周身上下。

    若将这些纹路铺平,就可以发现,李子树在有意无意之间,竟然画了一头霸道绝伦的虎中之王。

    翌日,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为海阳市带来光明,李子树才从修炼状态中退出,他的身体,一如修炼之前,没有一丝一毫的红色印记残留。

    似乎,昨晚用朱红色的液体在自己身上涂抹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小院里居住的人多了,却没有使李子树的生活习惯发生改变。

    依旧是早早起身,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洗漱,读书,练拳,吃早餐......

    呃!

    如果说有什么程序被省略了,大概便是做饭了。

    何涵韵还在呼呼大睡,苏梦儿却和邱玉莲早早起身,在李子树练拳的时候洗漱完毕,开始烹制早餐。

    苏梦儿竟然有一手好厨艺,煎炒烹炸无一不精,这超乎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料。

    而狂野性感的大美女邱玉莲的烹饪水平大概和何涵韵相差无几,陪苏梦儿一起起床,也只能做些打下手的工作。

    等到李子树习惯开始吃早餐的时间,杂粮粥,两凉两热四个精致小菜,水果拼盘,鸡蛋等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咚咚咚!”

    第三次敲门的声音响起,邱玉莲才不情不愿的去开门。

    龚宏斌经过昨天一天的时间,便算计好了敲门的时间,做好准备来与两大美女一起来烹制早餐。

    他第一次敲门的时间刚刚好,既不影响李子树,又恰好是在苏梦儿与邱玉莲洗漱完毕之后。

    但是,他的敲门声似乎被自动过滤了一般,无人理会。

    他觉得非常憋屈,明明他已经是李子树的弟子,小院中明明还有一个空余的房间。

    可是,他却硬生生的被剥夺了居住的权力,只能和吴小虎一起,住在房车里。

    这严重背离了他享乐主义的价值观,如果不是为了心目中的一生所爱,这样的日子,他简直一天也过不下去。

    这些郁闷和意见,随着院门打开而瞬间烟消云散。

    小神仙龚宏斌的脸上立刻堆满笑容:“玉莲,还是你最好,你看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会儿不用你动手,我来帮厨就行!”

    邱玉莲不屑的撇了撇嘴,冷漠的说道:“早饭已经好了,你去叫吴小虎,吃饭了!”

    呃!

    龚大师被当做了跑腿的小厮,却没有丝毫脾气,夸张的说道:“哎呀,都是哥哥不好,今天又辛苦玉莲妹子了!”

    “看看,玉莲妹子的小手都似乎有些粗糙了,我昨天刚买的名牌护手霜,玉莲妹子,你等等,我必须亲手为你抹上护手霜,帮你好好按摩一下!”

    邱玉莲紧咬贝齿,对龚宏斌欢快跳跃的背影怒目而视。

    这个家伙,不敢招惹何涵韵,对苏梦儿也能展现优雅的绅士风度,只有对她,每次都有几分调戏的意味。

    龚宏斌跑回自己房车,拿起昨天抽空买来的高档化妆品,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吴小虎。

    “小虎,走吧!吃早饭了!”

    吴小虎刚答应一声,却看见平常大师范十足的小神仙,已经一溜烟一般跑回到大门口。

    他刚想跳下房车,紧随其后,却又麻利的退了回去。

    我靠,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这还是京城闻名的小神仙嘛?

    吴小虎倒没什么,只要龚宏斌能够付给他工资,小神仙不小神仙的倒无所谓。

    可他多少怕龚宏斌尴尬,堂堂京城闻名的小神仙,竟然被邱玉莲扭住耳朵斥责,还被一脚踹了个跟头。

    这若是被他看到了,龚大师得多没有面子?

    过了好一会儿,吴小虎从房车的窗口看不到邱玉莲和龚宏斌的身影了,才从房车下来,进了院子。

    多了几个人吃饭,似乎对李子树并没有影响,依旧安之若素,坦然如常。

    吃过早餐,他看了看突然之间和邱玉莲关系亲密了一些的龚宏斌,微笑摇头说道:“宏斌,今天会有来自东岛国的客人来访,你直接让他们进来见我即可!”

    龚宏斌被邱玉莲扭住耳朵训斥,又狠狠的挨了一脚,却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一般,更加黏在邱玉莲身边。

    此时,他的心思全在邱玉莲身上,直到邱玉莲忍无可忍的提醒他,他才如梦初醒。

    “师父,你放心吧!我保证办好!”

    待李子树离开,他才询问道:“玉莲妹子,刚刚师父吩咐我什么事情了?我刚刚只顾看你了,都没听到!”

    邱玉莲又羞又恼,刚想向何涵韵和苏梦儿求助,却见这两个人很没义气的笑着跑开,只看见两道美丽的背影。

    而吴小虎,也匆匆吃了两口,便逃也一般去守大门了。

    周围没人,邱玉莲终于恼羞成怒,一把扭住龚宏斌的耳朵,压低声音斥责道:“我跟你说过了,我是你师父的朋友,比你高一辈,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龚宏斌却依旧嬉皮笑脸,对邱玉莲所说毫不在意:“玉莲妹子,你又不是我师父的师姐妹,怎么可能跟我师父一个辈分!”

    “玉莲妹子,你知道不,我第一眼见你,这心里就如跳进一头小鹿,砰砰乱跳,这是什么?这是一见钟情啊!”

    “胡说!你这分明是见色起意,你还当众对何小姐表白,也说的是一样的话!”

    “冤枉啊!天大的冤枉!玉莲妹子,经过接触,我发现我对你绝不单单只是一见钟情,你还将是我的一生所爱!”

    “哼!谁会相信你说的鬼话!”

    “这绝不是鬼话!玉莲,什么是一生所爱?就是我从你接受我的这一刻开始,这一辈子......都只爱你一个人!”

    “我什么时候接受你了?”

    “从你扭住我的耳朵,从我们肌肤相亲开始,我就感觉到我们的灵魂融合到了一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