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10章 抓住尾巴(求收藏)

第110章 抓住尾巴(求收藏)

 热门推荐:
    “好!计时开始!”

    一分钟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六十秒。

    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推算出对方刚刚写在纸条上的字或者符号,按照正常来说,几乎是绝无可能。

    但李子树和南州先生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做点儿不正常的事情也是理所应当。

    两人早在写完字画完符之后,便已经立刻将各自书写的纸张揉成一团攥在手中。

    这么幼稚的举动并不是小孩捉迷藏一般,顾头不顾腚的藏匿。

    而是催动法力覆盖手掌,避免被对方开启的天眼轻易窥探。

    时间太短,一秒钟都不能浪费,刚一开始计时,局面便开始进入白热化状态。

    南州先生手中捏着自己写字的那张白纸,以法力在手掌形成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芒,将白纸完全包裹起来。

    而手掌之外,萦绕着淡黑色的雾气,那些魑魅魍魉在外面又形成了一层保护。

    保留足够的法力支撑之后,南州先生全力催动剩余法力,将天眼秘术发挥到极致,使他的“目光”有若实质,带有强大的穿透性,“看”向李子树握住纸条的右手。

    他对自己的天眼秘术相当有信心,这些年来,遇到的每一个望气境修道者,在天眼秘术的掌控上,都无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可他的“目光”看向李子树右手,却只看到一团五彩斑斓的光芒。

    不要说是字迹了,就连白纸的样子都完全看不到。

    这怎么可能?

    南州先生大惊,他的天眼秘术,可是能够穿透三层墙壁,确定房子里面居民的具体位置。

    就算李子树是望气境的修道者,他的手掌加上薄薄的一层法力,怎么可能阻挡住他的“目光”呢?

    可是,南州先生不管如何催动法力,如何加强天眼秘术,却也只能看到五彩斑斓的光芒,晃得他“眼睛”都花了。

    随即,他突然感觉不对,握住纸团的手如同浸入水中,清凉的水流钻入他的掌心。

    南州先生再也顾不上去窥探李子树的手掌,低头看向自己的握住纸团的手。

    本应氤氲缭绕的魑魅魍魉消散无踪,似乎遇到了天敌一般,本能的畏缩到他的身后。

    而包裹住拳头的土黄色光芒依旧,看似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只是,一层暗黄色隐隐浮现,如水一般无孔不入,强行穿透他的土黄色光芒,流进了他的掌心。

    这不可能!

    南州先生震惊异常,立刻催动法力,全力以赴的涌向手掌。

    可是,已经晚了,以他催动法力的速度,怎么可能对李子树造成威胁?

    “南州先生真是好雅兴!竟然擅长画兰花!”李子树淡然的声音好似从天边传来,却如万钧雷霆一般轰在了南州先生的脑海。

    因为,他在那张白纸上画的寥寥几笔,正是一幅兰花图。

    他从出生便是个瞎子,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只有无边的黑暗。

    甚至,连一点点亮光,他都感应不到。

    直到他九岁那年,在不断尝试修炼的过程中,在孜孜不懈的努力中,他开启了天眼。

    那时,他才“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缕光,也第一次“看”到了他喜爱一生的植物---兰花。

    尽管,他用天眼看到的兰花,未必与正常人相同,却并不妨碍南州先生喜欢上兰花,并可以准确的画出兰花的形状。

    南州先生握紧了拳头,随即又无力松开,手中的纸团滑落,“啪嗒”一声掉落在地面上,滚落一旁。

    “嘿嘿嘿......”标志性的古怪笑声,随着南州先生心中的震惊和失落,也变得带着些许无助。

    “原来如此!怪不得li大师不惧任何人前来挑战,有这只能够窥探九幽的天眼,还有谁能在玄学上胜过li大师!”

    李子树淡然一笑,随手将自己手中的纸团扔在面前的桌子上,目光陡然犀利,道:“南州先生受人托付前来,目的可达到了嘛?”

    南州先生的再次到来,给了李子树再一次推算的机会,虽不能算出具体,却能知晓南州先生必然与秦家之事有关。

    这就够了!

    该引出洞的蛇已经到了海阳市,并露出了南州先生这个尾巴,李子树当然就可以开始收网了。

    “li大师说笑了,没能赢过li大师,怎么可能达到目的?”南州先生人老成精,丝毫不乱。

    可他心里却也翻起波澜,多年前的挚友莫大师突然归国寻到他隐居之地,请他出山,并告知了击败李子树可以得到巨额奖金的消息。

    与此同时,莫大师还许诺重金,请他出手“毁”掉李子树。

    致残,弄疯,击杀都算达到标准,事成之后,他还能再得一千万元酬金。

    他自问,从出现在李子树面前,从来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甚至,为了避免被李子树察觉,他在脑子里都刻意屏蔽关于莫大师及莫大师嘱托他的事情。

    难道这样都被李子树察觉到了?

    李子树淡淡开口:“南州先生,你就没有为自己来到海阳市推算一下吉凶祸福嘛?”

    “我友情提醒一下,南州先生马上将面临一个抉择,配合李某,将罪犯绳之以法,还是继续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嘿嘿嘿......li大师是在和我开玩笑嘛?我这个糟老头子,只是想借挑战你弄点钱来花而已,你可不要危言耸听哦!”南州先生不为所动。

    一旁的孔虎霍然站起,怒目而视,只是手臂剧痛传来,让他这个浑人也不敢向前。

    被李子树拳对拳,一下打残的场景,大概将成为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李子树微微一笑,从口袋摸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符篆,放在手指之间捻动,淡淡说道:“这是一枚九阳斩魔符,南州先生身上带有污秽之气,李某可以为南州先生免费斩之!”

    南州先生脸色一沉,伸手摸到一旁的导盲棍,冷冷说道:“li大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既然你对我们抱有恶意,接下来也没有必要比试了,那四十万,老子只当是喂了狗了!”

    说完,南州先生立刻站起,大声说道:“孔虎,保护我!带我离开这个贼窝!”

    孔虎虽然是个浑人,却对南州先生言听计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子树,就过来搀扶南州先生。

    不赶快不行啊!

    南州先生也怕李子树强行出手,倒并不担心被李子树害了性命。

    他相信,以李子树这么年轻就有此等实力,绝不会因此而触犯国法,断绝大好人生。

    但是,他耗费一生精力炼制修炼的魑魅魍魉们,恐怕就要就此魂飞魄散,彻底湮灭于此了。

    而且,就算是这些魑魅魍魉们被李子树彻底灭杀,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论实力,他和孔虎绑在一起也远远不是李子树的对手。

    想依靠国法对李子树进行制裁,更加行不通。

    首先,就是从小学习科学的警察同志,根本就不知道也不相信世界上还有魑魅魍魉真的存在。

    其次,即便是警察相信了魑魅魍魉的存在,国家也没有相应的法律可以惩处李子树。

    相反,假如让警察同志得知魑魅魍魉可以轻易的对普通人造成伤害,恐怕倒霉的也只有南州先生自己。

    因此,南州先生当机立断,立刻跑路。

    可惜,李子树既然开口质问,便没打算让南州先生轻易离开。

    他当然不打算限制南洲先生的人身自由,他要南州先生主动留下来,并将知道的关于秦家的一切说出来。

    就在南州先生刚刚站起之际,李子树便从口袋中又取出一枚“拘魂符”,拈在指间,催动法力。

    拘魂符荧光闪亮,释放出令魑魅魍魉瑟瑟发抖的气息,令南州先生急匆匆的身形不由得一滞。

    李子树淡淡开口说道:“也好,我就帮南州先生清除这些魑魅魍魉,也免得老先生这等年纪,还要被他们吸食精血!”

    “咚!”

    导盲棍重重的杵到地上地上,南州先生的脸色很难看,显然是真的担心李子树悍然出手。

    接连不断出现的针对性符篆,一点点打破了南州先生的心理防线,也更增加了他对李子树的畏惧。

    走南闯北数十年,也没见哪个修道者能够随手掏出这么厉害的符篆,他只是求财,可不是跟莫大师有生死交情,犯不着为了他损失辛苦一辈子才攒下的资本。

    迟疑了片刻,南州先生甩开孔虎,又摸索着坐回座位,本就干瘦的脸庞,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li大师何必咄咄逼人,我老了,跟这些个魑魅魍魉有了感情,就不劳li大师为我这老头子着想了!”

    “好说!”李子树微笑点头,继续说道:“南州先生,请告诉我是谁委托你来向我出手?”

    不管是对谁,李子树都很少用言语去羞辱,尤其是愿意配合他的人。

    南州先生暗暗松了口气,李子树虽然开门见山,直接发问,却没有因为他的妥协而说出过分的话,做出过分的事情。

    这让他觉得多少保留了一些颜面,心里多少好受一些。

    “li大师,实不相瞒,就在昨天,一个多年不见的老相识找到了我,将击败你,让你名誉扫地,就可以得到秦家奖励的壹亿元奖金的消息告诉了我。”

    “钱!谁不喜欢呢!当时我便心动,准备出山,赚取这壹亿元巨额奖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