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09章 铁口直断(求收藏)

第109章 铁口直断(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109章铁口直断龚宏斌呆住了,去弄白虎的鲜血,这个活竟然跟做晚饭相提并论?

    可权衡一番之后,他却宁愿选择去弄白虎的鲜血。

    一想到三位大美女吃了他做的一塌糊涂的晚饭,大概对他的印象也会一路降到谷底。

    今后再想跟其中之一有什么发展,只能是难上加难。

    而去弄白虎的鲜血,看似危险,但完全可以无接触取血。

    这个世界,只要有钱,很多事情都不必自己亲自动手,自然而然就会有人主动出来效力。

    而龚宏斌,恰好也算有钱人之一。

    不过,吝啬如龚宏斌,当然不想出钱。

    他堆出笑容,面带恭谨:“师父,我等下马上出发,只是,从白虎身上取血,总要给它弄些营养品补补身体吧!这经费......您看?”

    李子树微笑说道:“我没钱,你来想办法,不要亏待了白虎!”

    呃!

    龚宏斌直接无语凝噎,当师父就可以这样无耻嘛?

    “师父,我毕竟不是本地人,对周边不太了解,能不能请何涵韵何小姐陪我一起去?”

    既然没钱,那出个人总行吧!

    他本来不想在三大美女之中,选择已经是李子树女朋友的何涵韵,可苏梦儿和邱玉莲也不是本地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提出非分要求。

    李子树玩味的看了看他,淡淡说道:“这个你可以直接去问涵韵,看看她愿不愿意陪你一起去!”

    龚宏斌心中一跳,这目光之中似乎隐隐藏有杀气。

    他连忙解释:“师父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请何涵韵小姐指引一下道路。”

    “快去吧!下午还会有很多客人等着你接待,快去快回!”

    “我......好的。”

    看着龚宏斌匆匆离去,李子树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跑前跑后还能出钱的徒弟也很不错,能够节省自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只是这个徒弟居心不良,并不是诚心拜师,再加上太过贪财好色,还并不能放心托付什么。

    “子树,你过来一下!”何涵韵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大美女苏梦儿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说通了何涵韵,准备带着邱玉莲住进李子树的居所。

    李子树这里地方不大,一楼除了待客厅和两个卧室之外,就只有厨房餐厅和洗手间。

    肯定没有地方再接纳任何人入住,苏梦儿住在这里,便只有将二楼整理出来。

    从几年前,李子树入住这里的时候开始,二楼便一直闲置,只在阳台种植了一些花花草草。

    李子树虽然定期清洁卫生,二楼的房间内却比李子树房间内的家具还要简陋。

    若只是住人,应该还可以勉强,凑合凑合也能住下。

    可苏梦儿就不是可以凑合的人,吃完午饭之后,立刻提出要整理房间。

    李子树颇为随性,见何涵韵如女主人一般大包大揽,不但同意了苏梦儿的要求,还要帮着整理,便没放在心上。

    此时,听到何涵韵呼唤,他眉头微皱,来到楼上。

    楼上的装修和楼下的风格一样,颜色以深色调为主,显得厚重古朴深沉和......简陋。

    三个房间,所有的家具只有两张老掉牙的木床和一个老式木质衣柜,别无其他。

    “涵韵,这里的家具都是师父他老人家当年购买,就这么扔了,有些不合适吧!”

    只看了一眼,李子树便知道何涵韵,或者说三个女人的意见。

    这三个人饭后就上了楼,将近一个小时,顶着整理清洁的名头,却并没有整理什么。

    这里这么简陋,总共就这几样东西,也不需要整理什么。

    以何涵韵和苏梦儿的身家,当然是看不上这里的装修和家具的,叫他上来的目的,当然是将这些扔了腾地方。

    何涵韵早就习惯了李子树的“未卜先知”,丝毫也不吃惊,娇笑说道:“子树,这些家具有什么纪念意义嘛?”

    “呃!没有。”

    “那为什么不能扔?”

    “又不坏,为什么扔?”

    “我和梦儿姐姐想换些新的家具,这些不扔,哪里有地方摆放?”

    “这很浪费吧!我没有钱!”

    “知道你没有钱,又不用你花钱,现在只需要你动动手,把这些家具都扔出去。”

    李子树的原则是,出钱一分没有,要命肯定不给,出力还是可以的。

    于是,在三大美女的指挥下,李子树充当苦力,清空了房间里面的家具,并顺手充当保洁,清洁了楼上的房间。

    在干活的空档,李子树突然想起龚宏斌来,如果没把他派出去,想必他一定非常乐意为三大美女服务的。

    清理完毕时间不长,院门敲响,送家具和各种床上用品,以及杂七杂八东西的车辆便登门了。

    这次倒是不用李子树动手了,送货人员手脚麻利的显示出专业的水准,轻手轻脚又快速的按照三个女人的要求,将楼上的房间规整的焕然一新。

    李子树主动退了出来,脂粉气太浓,楼上成了女孩的闺房,直男的禁区。

    他这个大直男,当然就不适合继续待在那里。

    而且,他很快就又有事情做了,前往海阳市名人医院捐款的人,该回来了。

    果不其然,泰松市的飞哥充当司机,毕恭毕敬的又将南州先生和端着手臂的孔虎送了回来。

    南州先生的再次到来,带着海阳市名人医院救助家庭困难危重病人基金会捐款壹佰万元的凭证。

    除了孔虎和他已经发起攻击的四十万,他还捐赠了六十万,准备向李子树发起三次挑战。

    孔虎的受伤和离魂魅影的损失,让南州先生不得不将李子树的玄学能力重新评估。

    为了完成朋友的托付和赢取秦家的一亿元奖金,南州先生想要全力以赴的拼一下。

    这一次,有了捐款凭证,南州先生终于顺利的和孔虎进了李子树的房间,有了正式向李子树发起挑战的资格。

    “嘿嘿嘿......”南州先生笑声依旧,就算是没有挑衅的意思,却也改不了阴恻恻,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li大师,大家都是望气境,对玄学的理解都不会停留在肤浅的表面和表象繁杂的理论上。”

    “咱们就来个直指主题,铁口直断,麻烦取纸笔来,我们各自写下一句话或画上一个符号,由对方窥探猜测推算,谁能更快得出准确结果,即为获胜!”

    “好!没问题!”

    “li大师真是痛快,拿纸笔来,我们相背书写,期间不得窥探!”

    “可以!”

    李子树微笑点头,从一旁拿过两套纸笔,放在中间的桌上。

    他知道,这第一题还是试探,南州先生想要试探他在开启天眼之后的对天地之间的能量或者法力的最大掌控情况。

    南州先生是盲人,踏入望气境开启天眼之后,自然会比一般的望气境修道者更加重视天眼秘术的修炼。

    毕竟,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当中,想要了解这个世界,除了敏锐的听觉之外,天眼便成了主要的途径。

    尽管,用天眼观察这个世界的时候,跟正常人用眼睛看到的世界有所不同,但他却可以自然而然略过世界上存在的很多表象,直达事物的本质。

    因此,南州先生对自己掌握的天眼秘术很有信心,甚至觉得只要是在望气境,没有人可以在天眼秘术的掌控上超过他。

    两人各自取了一套纸笔,背对而坐,天眼开启,警惕的防备着对方。

    李子树依旧淡然,随手用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海”字,便迅速的将纸笔收了起来。

    南州先生比他要谨慎得多,背过身开启天眼之后,他先催动法力,身躯接连抖动,从他身体中,衣服里飘出黑雾将他萦绕其中。

    这些黑雾,与被李子树完全灭杀的离魂魅影相似,大都属于魑魅魍魉中的一种,也是南州先生走南闯北的最大倚仗。

    有这些东西护卫,在天眼的比试过程中,可是比同样望气境的孔虎护卫更加有用。

    它们的存在,或许无法伤害到李子树,但是释放能量阻碍李子树的天眼窥探,影响李子树的推算,还是轻而易举的。

    布置好这些东西之后,南州先生才握住笔,小心翼翼的将纸用木板垫住,几乎是搂在怀中,用笔快速的写上了什么。

    魑魅魍魉被放出来,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让人不自觉的便感到非常不舒服。

    这些东西,本就是不应该再长久存在于天地之间,可却因为机缘巧合或南州先生这种有心人用秘法才保留了下来。

    李子树眉头微皱,在离魂魅影钻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南州先生没有一丝好感。

    现在,感应到南州先生放出如此多的魑魅魍魉,更是对南州先生感到厌恶。

    若不是他在南州先生的面相当中,并没有察觉出有过杀人炼魂的经历,他一定会让南州先生受到惩罚。

    “嘿嘿嘿......li大师,我的字已经写完了,是否可以开始?”南州先生转回身,阴恻恻的说道。

    李子树淡然说道:“当然,不知道南州先生,你这所谓的铁口直断,可有时间限制和其他规则?”

    南州先生想了一下,道:“既然是铁口直断,当然时间要短,我们就以一分钟为限,如果无法准确断出对方所写,便应该主动认输。”

    “另外,在计时开始之后,我们双方都不得离开座位,更不能以攻击对方的手段来得知答案。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规则。”

    “好!计时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