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07章 记名弟子(求收藏)

第107章 记名弟子(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李子树只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微微点头,便不再理会龚宏斌。

    他只有十分钟,可没有时间跟龚宏斌纠缠。

    关于孙玉娟的信息太少,等于是落入了龚宏斌的陷阱里面。

    既然龚宏斌这么不讲究,那他也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规则没有限制的范畴,采用规则允许的方式补充需要的信息。

    除了那不足两寸,模糊不清的照片之外,孙玉娟的信息几乎都不具备唯一性。

    二十一岁嫁人,六个孩子,三男三女,无一夭折,老人至今健在,身体健康,这六个重要信息汇聚到一起,只能将孙玉娟的生辰八字从五十多万个的选项中缩小一些。

    在任何一个年代,女子二十一岁嫁人的,恐怕都比比皆是,圈定范围太广,只能最后作为参考。

    在只能照黑白照片的年代,女子生育六个孩子的也不少见,三男三女的比例和无一夭折的信息,多少能够减小确定孙玉娟生辰的范围。

    老人至今健在,身体健康,相当于透露一个具体信息,也有些用处,但想要据此确定孙玉娟的具体生辰八字,却还不够。

    因此,李子树第一时间从龚宏斌的身上抓取了一些必要的信息补充。

    所谓抓取,可不是“搜魂”之类的法术,李子树虽然厉害,却还没有那个能力。

    他只是通过龚宏斌体内的能量变化,迅速起卦,然后通过卦象,进一步圈定孙玉娟的生辰。

    这还不够,李子树还需借助孙玉娟年轻时的照片,依靠天眼使她的容貌进行最大还原,并具象化。

    最终,所有信息汇总到一起,总计圈定出三百九十一个有可能的生辰八字,如果再结合卦象来看的话,还能进一步缩小范围。

    李子树的大脑简直堪比一台计算机,飞快的在被圈定的三百九十一个生辰八字中筛选出最有可能的十一个生辰八字。

    这十一个生辰八字,年月日时并不相同,却都与龚宏斌提供的孙玉娟的简单生平相符合。

    但准确答案只有一个,却已经耗时足有七分钟,李子树的时间,还有最后的三分钟。

    李子树不慌不忙,抬眼看向龚宏斌,天庭饱满有光,双眉浓密有型,一对桃花眼,一个散财鼻,一双招风耳。

    帅气是帅气,就是活得太费钱。

    这当然不是李子树为龚宏斌看相的原因,而是通过龚宏斌的生平,推算孙玉娟本人的所在。

    北方人!

    起码,也要在黄河以北。

    李子树很快得出答案,又从十一个生辰八字的名单中划去七个,只剩下四个生辰八字备选。

    时间如水般流逝,还有最后一分钟的时间。

    拐子刘的目光再次炙热起来,尽管他曾经历过李子树在最后十秒钟翻盘的经历,却还是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对金钱的向往,完全压制住理智的头脑。

    龚宏斌的呼吸也不禁粗重起来,难道真的要成功?

    李子树淡然微笑,道:“龚大师,孙玉娟脾气暴躁,你小的时候没少挨揍吧!”

    嗯?

    众人愕然,这都什么跟什么?

    难道孙玉娟是龚宏斌的长辈不成?

    龚宏斌也很吃惊,这都能推算到?

    这李子树难道真的是神仙不成?

    他还没有回答,李子树却已经通过龚宏斌神色的变化了然于胸,划去三个生辰八字,只剩下最后一个。

    因为,确定了孙玉娟暴躁的性格,再从这四个生辰八字中剔除不符合的三个,剩下的,必然便是孙玉娟的生辰八字。

    李子树拿起笔,在桌上那张白纸上写下了那个生辰八字,淡淡说道:“龚大师,这就是孙玉娟的生辰八字。”

    没有疑惑不决,没有模棱两可,甚至没有询问对错,李子树非常肯定的在十分钟内推出自己的答案。

    龚宏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想到最初被李子树“目光”锁定的漫长十几秒,他又觉得理应如此。

    一定是在那期间被李子树搜了魂,被读取了记忆。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失去了再次对李子树发起挑战的勇气,失魂落魄的说道:“li大师神乎其技,我服了!”

    “这的确是我姥姥孙玉娟的生辰八字,呵呵呵......”他苦笑几声,继续说道:“我小时候,的确没少被姥姥追着打。”

    李子树微笑点头,淡淡说道:“惭愧,我用了将近十分钟才推算出来,只要龚大师同样在十分钟之内逆推出正确的生辰八字,还是有机会胜过我的。”

    “不!li大师,我认输了!并且,我也不会再向你发起挑战了。”龚宏斌心中一跳,直接开口认输。

    如果李子树也拿出这样一张照片,给几句简单生平,他可没有那个本事,能够凭借这么有限的信息就能逆推出正确的生辰八字来。

    与其费尽心力还是一败涂地,不如干脆认输,还能在淬气境的大佬面前博得一个好的认罪态度。

    他这个决定,李子树颇为意外。

    因为,龚宏斌虽然贪财好色,在玄学上却是个有真本事的,逆推生辰对他来说,应该并不算特别为难。

    但,李子树也仅仅只是有些意外而已,随即微笑点头:“既然如此,那李某就不留两位了,龚大师,刘大师慢走!”

    诸事繁多,李子树可没有时间闲谈,直接开口逐客。

    拐子刘跟李子树打交道已经不是第一次,几乎已经习惯了李子树的风格。

    再次与一亿元巨额奖金失之交臂,他却并没有第一次那么沮丧,反而在心底对李子树多了一份认同。

    大概是由于李子树在他有可能暴病之前出手相助,亦或者是出于对能够轻松击败小神仙的李子树的敬畏。

    总之,这次他没有甩袖子离开,而是态度恭谨和善的鞠躬:“也好,那就不打扰li大师了。”

    “呃!li大师,今天......多谢li大师了!li大师神医妙手,两根银针下去,我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年轻十岁,多谢了。”

    人大概就是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便是拼命也想要将对手击败,尤其是有巨大的利益诱惑的时候。

    而当这个对手,自己拍马难追,难以望其项背时,反倒能够心平气和,明辨是非了。

    拐子刘的倔脾气不再发作,也不再犯浑,反而郑重其事的向李子树道起谢来。

    李子树依旧淡然,伸手虚搀:“举手之劳而已,刘大师不必客气。”

    龚宏斌却没有跟着拐子刘一同站起来,他的目光扫过何涵韵,苏梦儿和邱玉莲,心中万分不舍。

    所谓的一见钟情和一生所爱,就连拐子刘听了都以为是他说的笑话,但龚宏斌却没有说谎,他推算的结果的确是这样。

    只不过,他并不确定,他推算中的一生所爱,是否是这三个美女之一而已。

    因为,他见到这三个美女的时候,都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他不想走,可却无人挽留,他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借口。

    借口?

    等等......

    龚宏斌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反正刚才也跪过了,再跪一次又何妨?

    想到这,他又腿软了!

    而且,这次腿软的一点儿也不勉强,更不无奈,只能说很主动。

    跪倒在李子树面前,龚宏斌扶着面前的桌面,诚恳的望向李子树:“li大师,遇到了你,我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我龚宏斌,诚心拜li大师为师,还请li大师不嫌弃宏斌天资愚钝,不堪造就,将宏斌留在身边收为弟子。”

    众人再次愕然。

    拐子刘愣在了当场,想要提醒龚宏斌而伸到半途的手也僵在了原处。

    这......这是什么情况?

    就算棋差一着也不用自降身份跪下拜师吧?

    何涵韵惊愕之后,却不禁粉面一寒,直觉龚宏斌拜师,一定是图谋不轨。

    李子树眉头紧皱,他目前还在苦苦求索,在修炼迷途之中没有前进的准确方向,可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亲自收徒的事情。

    而且,龚宏斌在不久之前,还当众撬墙角,做出向自己的女朋友表白的恶劣行径。

    这样一个贪财好色,性喜享乐的家伙,他收来做徒弟,并且还是开山大弟子,还不早晚把门风给带歪嘛!

    “龚大师,你还大我两岁,又早早成名,有了小神仙的美称,李某才疏学浅,可没有资格做你的师父。还是快起来吧!”

    龚宏斌决定跪下之前,已经想过会遭到拒绝,当然不会就此放弃。

    再说了,跪都跪了,没有一点儿收获,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岂不是亏了。

    他当然不起来,抱着桌子,将头磕在桌面上,咚咚作响:“li大师,我诚心拜师,你不收我,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了!”

    “咚咚咚!”

    这却不是龚宏斌磕头的声音,而是院门又被敲响。

    又有人来了。

    李子树看了看抱着桌子耍赖的龚宏斌,心中一动,伸手拦住要去开门的邱玉莲,淡淡说道:“我三十岁前,不会收徒。”

    “不过,不在弟子序列的记名弟子倒可以有个名额,只是怕委屈了龚大师......”

    “不委屈!”龚宏斌大喜,他要的,只是能够顺理成章的留在李子树身旁,什么名分,并不重要。

    这时的他还不知道,只因贪恋美色,他错过了多么大的机缘。

    “弟子龚宏斌,见过师父!”

    李子树微微点头,挥了挥手,一副得道高人的云淡风轻:“去吧!开门看看谁来了!”

    “记住,发起挑战的人,必须先到海阳市名人医院捐款,一题一场,一场二十万。”

    “并且,现在多个规矩,只有打败你的人,才有资格来挑战为师。去吧!”

    龚宏斌......这是要把我当苦力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