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05章 命局之战(求收藏)

第105章 命局之战(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105章命局之战窗子全部打开,房间内的恶臭气味慢慢散尽,众人才再次回来坐好。

    龚宏斌面对李子树再也没有半点儿狷狂,态度恭谨,规规矩矩的如同刚刚从礼仪学校毕业。

    他开始对李子树有些畏惧,刚刚那一幕,让他突然明白,不管李子树是不是淬气境,都不是他所能匹敌。

    人一旦有了畏惧之心,欲望就会自然而然的减退,龚宏斌终于认真起来。

    就算秀色可餐的三大美女,也不能再吸引他的目光。

    重新评估李子树的实力,带给他些许畏惧的同时,却并没有摧毁他的信心。

    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他相信,在玄学方面,是他的专业领域,他一定有机会战胜境界更高的李子树。

    因为,自从他研习玄学以来,他一直都是个天才,从来没有对手的天才。

    “li大师,我可以开始出题了嘛?”龚宏斌的态度和礼仪,简直无懈可击。

    再加上他不过二十五岁,正值青春年少,又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帅哥,没了最初色眯眯的眼神和略带猥琐的动作,竟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李子树淡淡说道:“当然,请出第一题!”

    龚宏斌已经习惯了李子树云淡风轻的态度,他也淡淡一笑,信心十足的从随身小包里面取出一张白纸和一根笔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li大师,听闻你将人的生辰八字比作一个阵法,而这个阵法从这个人一出生便开始形成,在这个人的一生之中,时时刻刻影响着他的性格,习惯,运气等等。”

    “这个观点实在是让人耳目一新,佩服之至。今天我这第一题,就从li大师提出的这个观点入手,在li大师最擅长的领域博一下运气!”

    作为出题人,可以说占据了先天的优势,可以在玄学的各个领域中选择自己最擅长的方面发起挑战。

    龚宏斌号称小神仙,自然也有自己的骄傲,他不敢说玄学全能,却也涉及甚广,在命局推算,风水,卜算,以及符文阵法方面都有所长。

    选择所谓的命局阵法入手,其实也有试探的意思。

    因为海阳市本地的玄学大师们的车轮战,全军覆没,在各个方面都是完败。

    一直到一败涂地也没有试探出李子树在玄学方面到底有什么弱点。

    因此,龚宏斌选择了硬钢。

    至少,即便是输了,他也可以说是在李子树最擅长的领域惜败,还不算丢人。

    李子树懒得做口舌之争,淡淡说道:“请说规则。”

    龚宏斌见李子树没有任何异议,便继续说道:“规则很简单,任选一人命局按li大师所说的方法在这张白纸上组成符文阵法!”

    “抛开流年太岁的影响,你我仅凭符文,模拟风水在此人命局阵法之外施加影响,一人执生,一人执死。”

    “以十分钟为限,若命局阵法困死无生,则li大师获胜,若命局阵法仍存一线生机,则龚某获胜!li大师以为如何?”

    这......很有意思。

    李子树微笑点头,道:“开始吧!”

    龚宏斌大喜,这一规则看似公平,其实他还是占据一定优势的。

    生辰八字形成的命局阵法,虽几乎都有缺陷,但抛开时间,遭遇必死之局的机会,相对来说还是微乎其微。

    想用增添几个符文的方式困死命局,难度可谓相当的大。

    而保持命局阵法的一线生机,却相对来说更加容易一些。

    他笑道:“既然任选一个命局,就请何涵韵小姐随便说个年月日时的具体时间吧!”

    信心大增的结果就是有些发飘,龚宏斌的心思顿时又活泛起来,目光不由得又开始有些不受管控。

    “哼!”

    何涵韵冷哼一声,没有理会龚宏斌的邀请,而是看向李子树。

    李子树微笑点头,淡淡说道:“既然小神仙诚心所请,涵韵就给他一点儿面子,随便说个时间。”

    得到了李子树的首肯,何涵韵这才说道:“一九八五年六月初八上午九点半。”

    “好!”龚宏斌立刻提笔,催动法力,缓慢的在桌上的白纸上画下八个符文。

    这八个符文分别代表一九八五年六月初八上午九点的生辰八字,乙丑年,癸未月,乙丑日......恰好围成一个圆圈,形成了李子树所说的命局阵法。

    命局阵法以符文书写,自然而然便能够缓缓汇聚天地之间相对应的某种能量。

    也正是命局阵法符文汇聚的能量不同,才会对命局主人的性格,习惯,行为,健康,财运等方面不停的施加影响。

    而时间的转变,年月日时的能量发生转变,空间的变化,周围环境的风水能量,都会对不同的命局阵法产生相同或不同的影响。

    龚宏斌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以符文阵法的形式展现出来,使之汇聚与此命局主人相同的能量。

    也可以说,这个命局阵法,暂时就可以相当于拥有这个命局的人一样。

    何涵韵和拐子刘现在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都看不懂发生了什么,这个所谓的命局阵法,到底怎么判定输赢。

    可李子树,苏梦儿,邱玉莲三人,却可以在开启天眼之后,清晰的看到白纸上不同颜色的天地能量汇聚变化。

    李子树需要做的,便是在十分钟之内,在命局阵法之外增添符文,模拟流年太岁和风水能量,彻底困杀这个命局阵法。

    也就是围杀命主,使之受克无生。

    他目光微凝,心中快速推算,口中淡淡说道:“谁先?”

    这已经有点儿下棋争先手的味道了,先发制人,也许就能决定这一局的生死胜败。

    龚宏斌再度郑重起来,看了看李子树的脸色,道:“这是在li大师的家中,我为客人,当然应该我先!”

    李子树目光依旧看在桌面上的白纸,看都没看龚宏斌,淡然说道:“所谓客随主便,既然是龚大师厚礼,我先也理所当然。”

    呃!

    这是李子树第一次没有大度相让,龚宏斌心中一阵狂喜,选对了。

    既然李子树也开始争先手,证明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胜过自己。

    龚宏斌嘴角上翘,露出笑容,道:“我们猜拳定先手?”

    以运气决定谁先,看起来比较公平。

    可李子树知道,如果只凭借运气,不依靠实力,那他几乎没有获胜可能。

    这场比试相对公平,哪怕龚宏斌占据些优势位置,也是他提前允许的。

    李子树有自己的原则,微笑摇头,淡淡说道:“何必如此,既然龚大师争胜之心如此炽烈,就请龚大师先手吧!”

    唔!

    龚宏斌微微觉得有些郁闷,觉得自己在气势上,风度上,似乎略输一点点。

    若在别处,自然无所谓,可当着三大美女面前,还是让龚宏斌觉得郁闷。

    可他又不能学着李子树的样子再度相让,唯恐李子树来个顺水推舟,占了先手。

    他一咬牙,就是个苍蝇,我也先吃下去,等我赢了你,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

    “好!既然li大师推让,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先!”

    龚宏斌拿起笔,催动法力,沉吟片刻,在命局阵法之外,增添了一个符文。

    这个位置非常巧妙,符文一成,立刻汇聚一团黑气,伴有水纹波动,融入命局阵法之中。

    而本来有些晦暗的绿色生气顿时变得鲜亮一些,似乎吃了什么补药一般。

    “哈哈!li大师,此乃命主贵人,可扶持命主好运,身体健康,财运兴旺。”

    李子树淡淡一笑,对龚宏斌这第一手,早有预料。

    他拿过龚宏斌手中笔,催动法力,看似随意的在龚宏斌增添的符文旁边写下一个符文。

    符文一成,马上汇聚一团金色,却似乎没有融入命局,而是另为中心。

    甚至,将命局阵法中的某些土属性能量吸引了过来。

    金光越来越亮,虽偶有流向黑色气团的能量,却不减增强之势。

    龚宏斌脸色一黑,竟然用锋锐之金斩断命主一飞冲天之势,看似为命主承担了攻击,还增添了助力,其实却暗藏杀机。

    他略一沉吟,接过笔来,一咬牙,在李子树增添符文的旁边,写下一个符文。

    这个符文与先前不同,汇聚而来的能量,迅速点亮周围,并使温度迅速升高,乃是炼火符文。

    金生水,本就泄锋锐之金的力量,再加上炼火符文......

    龚宏斌嘴角扯了扯,笑容有些敷衍:“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虽然不假,但先斩来犯之敌,却更加直接。”

    李子树淡然一笑,接过笔,却没有在这三个符文旁边写下另外的符文。

    而是在命局阵法的另一边,写下一个几乎与龚宏斌刚刚写下一模一样的符文。

    同样是火之符文,却与炼火符文稍有不同,乃是燎原之火。

    “外患也许不过是疥癣之疾,无伤大雅,内忧却有覆灭之相,小心了!”

    龚宏斌的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命局阵法的绿色迅速减少,土黄色增加了一点点,却也被黑气冲散。

    偏偏,刚刚他为了克制锋锐之金,自己也烧了一把大火,真真的成了覆灭命主的内奸。

    他接过笔,脸上再也没有轻松之色,心中不断推演,却没有迅速破局之法。

    可他也不能坐等,这种方式像下棋,可不是真的下棋。

    命局阵法中的能量不断发生变化,燎原之火一起,便如真的火焰一般,将命局的稳定完全打破。

    再迟一点儿,即将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