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92章 贼心不死(求收藏)

第92章 贼心不死(求收藏)

 热门推荐:
    平静的双阳镇爆出了大新闻,街头巷尾很多人都在议论。

    “听说了嘛?昨天晚上有个拉外国游客的面包车出了事故?”

    “听说了!不过还好,都是受伤,一个死的都没有!都是那个司机太废物,疲劳驾驶,出现了幻觉。”

    “也不能这么说吧!那帮外国游客替他解释,说是因为他们旅途寂寞,在车上唱歌跳舞,这才在急刹车的时候撞倒受伤。”

    “这些都是蛮夷,出门不守规矩,素质有待提高啊!”

    ......

    一场牵扯国际友人的纠纷和一场险些闹出人命的较量,最后就只成为小镇居民的谈资而已,没有翻起一点儿浪花。

    对于李子树而言,大概就是被搅扰了“好事”,没能做一场“阴阳交泰”的运动。

    不过,李子树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反而觉得昨晚他和何涵韵的节奏太快,缓一缓,思虑清楚再做决定更为合适。

    第二天一大清早,何涵韵明显睡眠不足,多少有些熊猫眼的感觉。

    昨晚,她忧心忡忡,李纯阳再三强调说已经得到李子树传来的讯息,不速之客已经顺利请回,让她安心睡觉。

    可没有亲眼见到李子树归来,她依旧不能安心。

    平常沾枕头就着的长腿小美女,夜不能寐,饱受失眠困扰。

    直到早晨见到从山里回来的李子树被花珍珠领进来,她的心里才真正踏实下来。

    一夜思念和担忧,瞬间化作如火的热情。

    何涵韵娇呼一声飞扑进李子树怀里,娇嗔道:“明明说了早就已经解决,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害我担心......”

    话还没说完,何涵韵便似乎想起了什么,吹弹可破,白皙如玉的粉嫩小脸迅速爬满红晕。

    这里可是李子树的“家”,她何大小姐一直自称是李子树的女朋友,可李子树可还从来没有亲口承认。

    尤其是在这里,若没有李子树的认可,她这样主动,岂不是会被李子树的家人看轻?

    花珍珠笑容满面,不过才三十几岁,目光中竟然有些审视儿媳妇的意味。

    李子树心中一暖,没有因为花珍珠,或正好出现在房间内的洛红波,洛水澜而推开何涵韵。

    反而伸手揽住何涵韵纤柔的腰肢,温和说道:“昨天已经太晚了,我怕影响你们休息,便没回来,直接去了山里打坐修炼。”

    他的动作幅度不大,却适时的解除了何涵韵内心小小的尴尬,似乎用行动证明了何涵韵和他的亲近关系。

    随即,李子树轻轻拍了拍何涵韵的后背,略带歉意的继续说道:“昨晚没休息好吧?一会儿抓紧补个觉,两小时后出发,回海阳!”

    何涵韵被李子树揽在怀里,本有些心花怒放,却因为李子树画蛇添足的两句话轻咬贝齿。

    这家伙,浪漫绝超不过三秒。

    她轻轻点头,随即大方得体的挽住李子树的手臂,甜甜笑道:“你安全回来就好,我没问题,随时可以出发!”

    洛水澜走了过来,对李子树躬身致谢,两次醒来,全是因为李子树。

    “li大师,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若有我能够帮忙的地方,请li大师一定要跟我说,我一定全力以赴。”

    李纯阳寻找海中仙山非常急迫,趁着李子树不在,已经给洛水澜打好了预防针。

    将她所中囚魂咒的严重程度夸大一些,再将寻找到那具晶莹如玉的尸骨的重要性与她的病联系起来,让她在心中主动升起想要再次出海的念头。

    李子树对此心知肚明,这本是双赢两利之事,早晚都要跟洛水澜明言,只是他目前诸事繁杂,此时提及出海,时机还未成熟。

    “洛小姐放心,还请调整好身体状态,近期很可能需洛小姐陪同出海!”

    洛水澜咬了咬嘴唇,心情顿时有些沉重,礼貌的笑了笑,再次微微躬身:“请li大师确定时间,水澜身体若无恙,随时可以出发!”

    何涵韵柳眉微蹙,这话听着耳熟,她刚刚也是这么对李子树说的。

    看着容貌丝毫不次于她的洛水澜,何涵韵莫名的对她有些敌意。

    李子树就是神仙,也不知道何涵韵此时脑袋瓜里面转的是什么念头,略一思索,便道:“此时确定时间尚早,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出海是大事,尤其是洛小姐大病初愈,必须征得洛先生的同意才行,到时候我会亲自登门,还请洛小姐提前做好准备。”

    洛水澜点点头,微笑说道:“好!都听li大师的!我回家之后,会提前做我父亲工作的。”

    六年病床生活,恍若大梦一场,洛水澜本就天才,聪颖过人,当然立刻衡量出事情利弊,知道为了彻底恢复健康,出海之事势在必行。

    同时,她对那座海岛,或者说海岛上那具特殊的尸骨也非常感兴趣。

    心中虽有惧怕,却更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几个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吃过早饭之后,李子树和师父李纯阳单独在静室呆了一会儿,探讨一下符文阵法的应用。

    谈话内容似乎也仅限于“学术”的探讨,现在李子树提出的问题,李纯阳也未必能够解答,更多的是思路的碰撞,相互给予启发。

    而其他事情,不管是秦家给他带来的麻烦,还是蒙面黑衣人的生死赌战之约,李子树都只字未提。

    他自己的事情,他习惯于独自解决。

    他本就是可以为亲近的人带来厄运的特殊体质,这种凶险的事情,还是独自面对比较好。

    一个小时之后,四人一车,离开了双阳镇,从北向南,踏上了归途。

    李纯阳站在山顶,远远的望着何涵韵驾驶的汽车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

    “唉!这小子,似乎是要遇到什么事情啊!”

    花珍珠在李纯阳的帮助下,也登上了山顶,听了这话,道:“你不是说过,子树福薄却命硬,就算遇到再危险的事情也能毫发无损嘛?”

    “是啊!这小子命硬得很,就算遇到危险,也能全身而退,你就不要瞎担心了!”李纯阳略带调侃的口吻说道。

    他这么一说,花珍珠反而有些担心,在她的印象当中,这十几年来,李纯阳从来没有担心过李子树的安全。

    哪怕是当初,李子树只有三五岁的时候,李纯阳也经常说走就走,将李子树独自扔在某个角落,不闻不问很长时间。

    怎么李子树现在本事大了,李纯阳反而有些担忧李子树的安全了呢?

    花珍珠想到这师徒二人提到出海,不由得规劝道:“你这老家伙,别总是想着修道成仙,还非要把子树也带上这条不归路。”

    “我这里有涵韵的电话号码,等下给他们打通电话,你亲自跟子树通话,告诉他没事别出海冒险了!”

    李纯阳眉头一皱,瞪眼说道:“出海是必须的,子树去不了的话,那就只有我去了!到时候,你可别拖我的后腿!”

    呃......

    李子树vs李纯阳,必须二选一的话,花珍珠几乎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李子树。

    她不敢再劝,好不容易李纯阳听了她的劝说,总算安定了一些,她绝不能再将他从身边逼走。

    这样做,让她心中多少对李子树有些愧疚,沉默了一会儿,她才说道:“唉!子树这孩子比你还有主意,他若是决定去做一件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恐怕就是你这个做师父的去劝,他也未必会听。”

    “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在背后默默支持,老李,你有空多炼制一些厉害的阵法什么的,也算是对子树的支持......”

    ......

    李子树踏上返程的时候,金还猜等人在医院经过紧急治疗包扎,却拒绝住院,在李子树返程之后不久,转道南州,向海阳市进发。

    金还猜的双腿膝盖碎裂,出行只能依靠轮椅,在医院不惜重金,买了一辆续航超一百公里的电动轮椅,在银都吉安岑和帕里猜的帮助下,被抬上了面包车。

    银都吉安岑的伤势也不轻,肋骨断裂三根,胸骨也受到损伤,肌肉严重拉伤,却依旧一声不吭,如影子一般跟随在金还猜身边。

    克里帕松的脚踝断折,后背也被石头砸伤,依仗身体异常结实,又修炼的是可快速修复身体的尸虫蛊毒,倒也能够行动自如。

    为了行动更加方便一些,他的手里也多了两根制作精良的合金拐杖。

    古里哈都脑门这一下,本来伤得并不重,但跌下沟渠,却在脸上和身上留下很多新的疤痕。

    依仗着身上脂肪较多,骨头没有什么明显损伤,但全身却被纱布裹成了个粽子,看起来颇为可怖。

    巴松查在古里哈都面前却颇为得意,他被打中后腰,当时确实疼痛欲死,昏了过去。

    可他清醒之后,却意外的伤势并不重,简单治疗之后,便可以行动自如了。

    至于其他人,咖斯香阿婆和她的姐姐阿香,帕里猜和古剑昆四人更无大碍。

    重又回到车上,离开了医院,金还猜等人大多却仍不甘心。

    与李子树正面硬刚,他们已经没了这个胆子,钱财虽好,却不能真的拿命去拼。

    明知道没有一点儿胜算,他们也不能自取其辱,甚至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

    金还猜脸色阴沉,坐在轮椅上看着众人,恨恨说道:“诸位,太丢人了!全军覆没不算,还被李子树欺辱,简直是欺人太甚!”

    “我决定了,马上请人,请高人出山来对付李子树!你们几个怎么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