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91章 双生噬阴蛊(求收藏)

第91章 双生噬阴蛊(求收藏)

 热门推荐:
    古剑昆魂飞天外,裆部一湿,一股热流喷涌而出,再也无法遏止。

    他的脚不由自主的离开油门,身体僵硬有些不听使唤,颤抖着嘴唇急切说道:“李......li大师......我......我你原谅我吧!”

    和平年代,从小生活无忧,古剑昆的生活,从来没有如今夜这般刺激,对死亡的恐惧让他彷徨无助,无所适从。

    李子树淡然微笑:“请拨打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遭遇重大车祸,总要收拾残局!”

    “啊!好......我这就打!”古剑昆茫然的答应下来,颤抖着双手,费尽力气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喂!我......我要报警!我这里出了事故......”

    惊恐无助的心情逐渐平复,古剑昆对李子树和煦春风般的微笑印象尤其深刻,多年之后,今天的经历竟然也成为他聊天吹牛的最大资本。

    另一边,帕里猜的心却依旧提到嗓子眼,感觉一张嘴就能把心脏吐出来。

    在他眼里如同神仙一般的金还猜,古里哈都,以及他的叔叔巴松查,竟然三两下就被李子树全部打倒。

    他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伙子,又能怎么样?

    “噗通!”

    帕里猜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在李子树微笑看向他的时候,十分干脆的跪了下来。

    “尊敬的li大师,求你饶恕我因无知犯下的过错......”

    李子树微笑点头,指了指车下躺着的金还猜等人,淡淡说道:“是你将秦家发布一亿元巨额奖金挑战我的事情告诉他们的?”

    帕里猜亡魂皆冒,刚刚稳定下来的身体又开始颤抖,哆嗦的就像风中的残竹。

    那些大师,包括他的叔叔巴松查,怎么可能会闲的没事上网冲浪,第一个得到有人发布一亿元巨额奖金进行玄学挑战的,当然是他帕里猜。

    为此,他还得到了叔叔巴松查的夸奖和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的奖励。

    就在他心中恐惧忐忑的时候,李子树淡淡的声音再次传来:“车祸的危害真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那些人都是你的长辈吧?还不把他们都弄上车?”

    帕里猜如蒙大赦,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这才跑下车,却一不留神,被巴松查的身体绊倒。

    摔倒在地,帕里猜反倒有些平静下来,将就此逃之夭夭的想法按捺下来,脱下外衣,罩在叔叔巴松查身上,准备将他第一个抱上车。

    这些大师的身上处处都有可能藏有蛊毒,就算帕里猜也开始修炼蛊毒之术,却也必须小心行事。

    甚至,正因为他略懂蛊毒之术,在他的心中,反而比一般人对蛊毒之术更加恐惧,也更加谨慎。

    载客十九人的面包车上。

    咖斯香阿婆的脸色很不好看,层层堆叠的皱纹也显得更加深如沟壑,她那与年龄并不相符,相对清澈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李子树。

    “我们并没有对你做什么,你不会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和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做什么吧?”

    李子树目光微凝,深深的看了这两人一眼,微微摇头,道:“老太婆和小姑娘?你们两个是双生姐妹吧?”

    “啊!你怎么知道?”一直都很少开口的可爱小姑娘阿香捂住小嘴惊讶的说道。

    咖斯香阿婆恼怒的看了看阿香,一伸手将她护在身后,自己则挺了挺干瘪的胸膛:“李子树,有什么事!冲我来!”

    阿香却拨开咖斯香阿婆的手臂,沉稳的说道:“小妹,在li大师面前,还是坦诚一点的好!”

    随即,她不再理会咖斯香阿婆,而是好奇的看向李子树:“你很厉害,比我们所有人都厉害!可你是怎么看出我们两个是双生姐妹的?”

    “很简单啊!”李子树淡淡说道:“双生噬阴蛊只有双生姐妹才有可能修炼成功。我没说错吧!”

    “你知道双生噬阴蛊?”阿香更加惊讶,黑白分明的双眸中竟然还有遮掩不住的惊喜意味。

    她不顾咖斯香阿婆的阻拦,上前两步,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就要去抓李子树的手。

    李子树眉头微皱,一侧身,避开阿香,淡淡说道:“看来你们姐妹还曾有伤心往事,大概是因为这个才开始修炼双生噬阴蛊的吧!”

    阿香停下脚步,收回双手,点头说道:“不错,li大师,你说的都对,我和小妹幼年时,的确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当年,我父母得罪了我们当地的巫蛊师,在逃亡途中,小妹不慎中了蛊毒,命在旦夕。”

    “我父母无奈,只有去求颇有善名的乌茶颂与大师,可惜,乌茶颂与大师也无力回天,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传授只记录于古籍之中的双生噬阴蛊给我们。”

    “天可怜见,小妹终于因此保住了性命,但却从此开始早衰,而我从那时开始,就不曾有过任何变化。”

    “乌茶颂与大师对这种现象也无能为力,li大师,你既然这么轻易的就分辨出双生噬阴蛊,可有办法使我小妹停止早衰,重拾青春?”

    呃!

    李子树有些无语,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阿香。

    这冒牌小姑娘绝不止是十六七岁,怎么会说出这么天真的话?

    就在不久之前,你们气势汹汹而来,不惜施展邪术伤害洛水澜的灵魂,只为找到这里来发起挑战,甚至想要自己的命!

    现在被打倒一片,只剩你们两个女人无处可逃,不哭泣示弱求饶也就算了,竟然还厚颜开口请求帮助?

    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咖斯香阿婆一把拉住阿香,怒道:“姐,不要求他,他不会帮我们的,我这样也挺好!”

    “是啊!能够一直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多活几十年,也是极好的。”李子树略带揶揄的说道。

    随即,他脸色一沉,悠悠说道:“我不想亲手打晕你们,自己撞吧!撞晕自己,你们才能脱离我的魔爪!”

    阿香却还不死心,自从成了巫蛊师,她们姐妹两个就开始寻求解决咖斯香阿婆早衰的办法。

    可不管是现代医学,还是拜访一些德高望重的巫蛊师,以及博学多闻的名人,亦或是翻阅古籍,都没有找到任何解决办法。

    甚至,绝大多数人,连双生噬阴蛊都没有听说过,更别提解除早衰的办法了。

    为此,阿香姐妹还专门学了汉语,想在历史悠久的华夏寻找到解决之道。

    十几年来,不到三十岁的阿香,还是十六七岁的模样,而小妹却已经被人叫了多年的阿婆。

    这么多年以来,除了乌茶颂与大师之外,李子树是第一个一口叫破她们姐妹身份的人,也是第一个了解双生噬阴蛊的人。

    她不能眼看着相依为命的妹妹就这样老死,希望就在眼前,她必须做点儿什么。

    “li大师,阿香求你了,之前有得罪之处,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两个弱女子计较!”

    “只要li大师能够帮助我们姐妹,让小妹重拾青春模样,阿香愿为奴为婢,侍候li大师一辈子。”

    阿香一边说,一边上前跪倒,同时还拉着咖斯香阿婆的手,让她也一同恳求。

    李子树眉头微皱,淡淡说道:“一码归一码,别的暂且不提,你们做了错事,就该付出代价,我最后问一次,你们是选择自己撞晕,还是选择被石头砸晕?”

    呃!

    天下竟然有如此铁石心肠的人?

    你难道是柳下惠嘛?

    你难道看不到一个绝色美女小萝莉在向你苦苦哀求嘛?

    阿香很不甘心,她竟然在一个年轻男人面前失去了魅力!

    咖斯香阿婆却没有她的这种心理优越感,听了李子树的话,立刻明白现在需要她们付出什么代价。

    “阿香,自己撞吧!还能不留下疤痕,我的事,可以以后再登门来求li大师!”

    “砰!”

    阿香到底也知道轻重,知道李子树的话不容违抗,咬了咬牙,狠狠的撞在车厢上。

    “哎呀!”

    尽管她用尽全力,头疼欲裂,眼冒金花,却还是没能马上晕过去,娇呼一声,蹲了下去。

    可还没等她在心里诅咒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之心的李子树,就觉得脖颈一痛,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而咖斯香阿婆则没有阿香那么多顾及,自杀一般撞在车子里的铁栏杆上,当时就头破血流,昏倒在地。

    刚刚把最后一个大师克里帕松搬上车的帕里猜险些吓得掉头就跑,身上的力气顿时被什么抽取一空,将克里帕松扔在一边。

    他自己也虚脱一般摔倒在座位上,身体颤抖,大口喘气,如同被扔到岸上的鱼。

    见李子树淡然的目光转向了他,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立刻站了起来,躬身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辆载客十九人的面包车,原本的连司机带乘客总共九人,现在只有他和古剑昆还是清醒状态。

    古剑昆是司机,又负责报了警,他帕里猜当然也要和别人一样,撞晕在这里才行。

    帕里猜身体半蹲,为自己壮了几次胆,才低吼一声撞向车厢。

    “砰!”

    头没破,只是肉眼可见的鼓起一个大包,人应该也没晕,但帕里猜却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李子树微微摇头,没有理会他,又将目光看向古剑昆。

    古剑昆的脸顿时哭丧下来,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从驾驶位猛然窜起,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大概是选的角度不错,恰巧将挡风玻璃撞得开裂,开始有些车祸现场的架势了。

    古剑昆当然没有晕过去,但他瘫软在驾驶位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具死了半天的死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