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90章 狂风扫落叶(求收藏)

第90章 狂风扫落叶(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90章狂风扫落叶尤其是何涵韵,如果没有睡着的话,一定会觉得李子树声音的不同之处。

    似乎,她每次莫名其妙昏睡过去,就有类似这种声音的功劳。

    克里帕松一愣,尽管知道李子树有可能是在用这种方式拖时间,却不知怎么心神恍惚,忍不住看向金还猜。

    他只能听懂简单的“你好”,却听不懂李子树的话。

    金还猜却大为震惊,就在刚刚,他竟然也在李子树说话的时候,心神恍惚了一下。

    他见克里帕松竟然还在犹豫,不禁急切大声说道:“克里帕松,赶快出手!”

    说完,他再也不管是否会引起克里帕松的误会,从而现在就发生内斗,立刻摇动左手碧绿色的小旗子。

    暗夜之中,一股轻风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受到了碧绿色旗幡的召唤,恰好在金还猜身边涌动。

    金还猜右手的匕首随之而动,隔空向李子树刺出。

    明明还距离十几米远,李子树却一脸郑重,这胖子武力值虽然不高,却分明是个望气境的高手,不容小觑。

    在他眼中,金还猜左手碧绿旗幡闪烁着淡绿色的幽光,旗幡上古怪的纹路,正是符文法阵“招风阵”。

    而金还猜右手的匕首,也是一件刻画了符文法阵的“法器”,只不过这件法器催动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法术或道术,而是蛊毒!

    如果在普通人眼中,金还猜的形象大概就跟跳大神的相仿,左摇右晃,双手挥舞,并无任何威力可言。

    却不知,他释放的蛊毒已经融入空气中,犹如一条巨蟒,猛扑向车顶站立的李子树。

    李子树正处于逼出尸虫蛊毒的关键时刻,无法移动躲避,只好伸左手,从衣袋中摸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符篆,屈指一弹。

    符篆应指而碎,化作比灰尘还要小的颗粒,瞬间激发“神风斩”的威力。

    飓风如刀,当头斩下。

    漫天而来的蛊毒被这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动,倒卷而回,一条巨蟒瞬间被肢解的零零碎碎。

    金还猜大惊失色,来不及提醒正单腿前冲的克里帕松,非常狼狈的连滚带爬躲到一旁。

    而克里帕松却正好被这阵突如其来的风吹个正着,鼻孔,眼睛,脚腕伤口等所有人体容易侵入的地方瞬间麻痒难当,他心中大骇,知道已经着了道。

    他虽有些莫名其妙,却直觉必然与金还猜有关,虽慌不乱,迅速扑倒,手脚并用,来到金还猜身边。

    “金还猜大师,是不是你?”

    金还猜此时却没工夫给他解释,铁青着脸,手忙脚乱的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打开瓶塞,倒出两颗圆溜溜,小指肚大小的黑色药丸。

    他先毫不迟疑的扔进嘴里一颗,随即将另外一颗扔到克里帕松怀里:“赶紧吃下去,我也着了道!”

    刚刚,金还猜的速度虽然不慢,却还是吸入了药粉,身体瞬间有了反应。

    好在蛊毒都是他自己亲手炼制,解药也都随身携带,只要吃下去,暂时对他们倒也没有大的影响。

    可李子树露了这么一手,金还猜简直心胆俱裂,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宁愿没有来到过这里。

    壹亿元巨额奖金虽好,却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

    他穷尽数十年之功,好不容易机缘巧合经高人指点,进入到了一个莫名的境界,可通灵,可施法,可杀人......

    却没想到,李子树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掌握了“仙术”。

    这不是要他的命嘛!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已经彻底得罪李子树了,再也没有转圜的可能。

    只能,拼了!

    “你们躲在一旁干什么?趁现在,拼了!”金还猜一脸狰狞,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为今之计,也只有一鼓作气,趁他病要他命了。

    金还猜左手碧绿旗幡挥舞,右手的大拇指按在匕首柄部一颗土黄色的宝石上,再次催动。

    克里帕松四肢发达,头脑却不简单,几乎是立刻领会了金还猜的意思,吞下黑色药丸,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把飞刀。

    一抖手,两把飞刀一前一后,寒光闪烁,飞斩李子树。

    他的巫蛊之术,只是为了配合他练拳,因此都是近身发动,甚至需要触摸,才能发挥作用。

    被迫退出拳坛之后,克里帕松背后的大老板抛弃了他,任由克里帕松的仇家寻上门。

    克里帕松险些丧命,身体遭受重创,几乎无法继续练拳,也几乎不可能再重回巅峰状态。

    他只有狠下心,以自身为尸,修炼尸虫蛊毒之术,既强化肉身,使身体重回巅峰,甚至更加强大。

    同时,尸虫与他的身体几乎融合为一体,完美的寄生在他的皮肤中,使他自己成了一个“毒”人。

    只要他想,触碰到他皮肤的人,都将身中尸虫蛊毒,凄惨死去。

    可是,在巫蛊师中,不能远程攻击,始终是个弱点。

    克里帕松便利用自身体质的优势,练习射击和飞刀,弥补了这个缺点。

    李子树淡然一笑,身形一转,跳下了车顶。

    就在刚刚,他彻底解除了尸虫蛊毒,身体得到完全恢复。

    这些人,不会再有机会了。

    克里帕松的飞刀提醒了他,既然这些家伙的身体触碰不得,那就请他们体验一下双阳镇石头的滋味吧!

    在暗夜之中,他的速度很快,快到金还猜等人,转眼便失去了他的踪影。

    正在警惕的环顾四周,紧张的各自防备的时候。

    “啊!”

    刚刚从车上蹦下来的巴松查一声惨叫,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拳头大的石块砸中了后腰,身子一歪躺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紧接着,其他人也纷纷发出惨叫声。

    克里帕松的脚踝本就断折,而他手里捏着的另两把飞刀还没有机会扔出去,后背就被一个石块砸中,当时就昏迷了过去。

    狡猾谨慎的古里哈都也没能幸免,被一个石块打在脑门,血流满面,看起来凄厉异常。

    他挣扎着没有马上晕倒,却东倒西歪再也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眼前也看不清周围,最终一脚踩空,摔到了路旁的沟渠里。

    金还猜白白胖胖的大脸几乎疼的扭曲,两个石块分别打中他的膝盖,让他再也没办法站起来。

    膝盖的疼痛,让他几乎确定,他的膝盖骨已经被这两个石块打得粉碎。

    而他手中的碧绿旗幡和匕首也在剧痛中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他的仆人银都吉安岑狂吼连连,却无济于事,根本来不及为金还猜阻挡飞来的石块。

    “咦?”

    银都吉安岑敏捷的身手让李子树感到有些意外,这个身高两米的家伙不但动作迅捷,反应也相当灵敏。

    并且,这个家伙的力量竟然出奇的大,在营救金还猜无果后,愤怒的银都吉安岑立刻从路旁举起一块起码二百多斤的巨大石块,猛然向他投掷过来。

    这家伙,天生神力嘛?

    李子树好胜心起,一边谨慎的防备着蛊虫或蛊毒的存在,一边沉肩坠肘,猿臂轻舒,双掌向前,轻轻的接住银都吉安岑全力投掷过来的巨大石块。

    天生神力,可是他出生便具备的天赋。

    随着年纪的增长,力量也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再加上修道和有效的力量锻炼,李子树的力量堪称超越人类极限。

    石块稳稳的被李子树接住,显然超出了银都吉安岑的意料。

    他没想自己的石块可以伤到李子树,但更没想到李子树能够如此轻松的接住他投掷出去的石块。

    这特么怎么可能?

    重力加速度,接住这个石块,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银都吉安岑愣住了!

    随即,他便看到,他抛出去的石块又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

    他没办法躲避,时间不过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金还猜就在他的身后。

    为了金还猜不被这块巨石砸死,银都吉安岑只能大吼一声,双臂几乎肉眼可见的粗大一圈,身体猛然前倾,双手前推,接到了石块。

    接到,却未必能够接住。

    银都吉安岑青筋暴起,双腿一前一后,双手紧抓住石块,双臂却迅速靠近自己的身体。

    “嘭!”

    双臂的力量,还是无法将石块拒之在外,石块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胸前。

    “哇!”

    银都吉安岑一口鲜血喷出,大长腿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为了不伤到金还猜,他索性抱住石块向外翻滚而出。

    等到石块终于稳定,老老实实的掉落在地面,银都吉安岑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昏死了过去。

    咖斯香阿婆和阿香小姑娘本来还在低吟浅唱,诵念咒语一般发出可以扰乱人心神的声音。

    眼前就发生了巨变,让她们两个措手不及,更再也没有什么信心可以击败李子树。

    两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一般,行动的频率好像预演了无数遍,步调一致的快速回到了面包车上。

    “开车!快开车!”

    古剑昆如梦初醒,一脚踩在油门上,拉着仅剩的几个人就要向双阳镇狂奔。

    他实在是吓坏了,脑海中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快把车开到警局,寻求警察叔叔的保护。

    可,油门他是踩了,车子也开始轰鸣,却没向前走一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驾驶的这辆载客十九人的面包车的轮子前,已经被塞进了几块大石头,难以向前行走半步。

    他正想向咖斯香阿婆求助,却见到咖斯香阿婆和阿香小姑娘颓然坐在座位上,帕里斯站在车内,浑身颤抖。

    而李子树,正看着他,嘴角挂着淡然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