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89章 尸虫蛊毒(求收藏)

第89章 尸虫蛊毒(求收藏)

 热门推荐:
    古里哈都大怒:“哪里有人?你是不是眼花了?”

    他的个子不高,刚才车辆急刹车的惯性很强,直接将他的头磕在了前面座椅后面的扶手上。

    狼狈不堪,头上还火辣辣的疼痛,让古里哈都恼羞成怒。

    巴松查本来也非常不满,但碍于古剑昆是金还猜的人,只能闭口不言。

    此时见古里哈都如此狼狈,又不顾金还猜大师的面子开口斥责古剑昆,不禁在一旁幸灾乐祸。

    “古老弟开车四五个小时了,难免困倦,看错了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古里哈都,你至于这么小气嘛?”

    金还猜却没有理会古里哈都和巴松查,而是面色凝重,警惕的将目光从前面车灯照耀的地方挪到了车身周围。

    两只胖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两样东西,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左手是一杆碧绿色的小旗子,旗杆只有一尺长,是由一根黑漆漆的木头雕琢而成,碧绿色的旗幡上满是古怪的纹路。

    右手则是一柄好像工艺品的匕首,没有锋利的刀刃,却非常花里胡哨,满是各种“装饰”,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五颜六色。

    咖斯香阿婆阴沉着脸,狠狠的瞪了古里哈都和巴松查一眼,没有说什么,却警惕的将阿香小姑娘抱在怀里。

    似乎是在安慰受到惊吓的阿香。

    克里帕松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双眼却精芒四射,两只耳朵不自觉的动了几下。

    “吼!”

    他猛然发出嘶哑而古怪的吼声,撞破车窗跳了出去。

    “李子树,快过来让我打死!”

    李子树刚刚在电光火石之间跳上了面包车的车顶,开启天眼,仔细观察车内的九人。

    本来还有些疑惑,待看到克里帕松,听到他叽里呱啦说着古怪的语言,以及用古怪声调说出的“李子树”三个字。

    他立刻明白了过来。

    这些家伙竟然不是来自国内,而是来自国外。

    那就更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可不等他发动攻击,克里帕松几下助跑,一脚蹬在刚刚他撞破的车窗上,身体迅捷跳起,随即便稳稳的站在了李子树的对面。

    这家伙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如同一具僵尸,但双眼寒光如刀,杀意凌厉。

    才一站稳脚跟,克里帕松的身形便如鬼魅般移动,拳脚齐出,对李子树开展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李子树目光微冷,嘴角微微上翘,这人实力不错,可在他的面前,却还远远不够看。

    “啪!”

    克里帕松每一拳都可以打爆一个沙袋,每一脚,都可以踢断一根木桩。

    一般对手,就算是穿了护具,也绝不敢硬接他的招式。

    可他的腿,却不知道为何,竟然被李子树准确的抓在手里,如同被铁箍固定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这怎么可能?

    难道李子树不是血肉之躯?

    克里帕松震惊,迷惑,难以理解,却丝毫也不惊慌,反而在震惊之后,目光之中有了些奸计得逞的意味。

    “嗯?”

    一股腥臭气味扑鼻而来,李子树眉头微皱,一抖手,将克里帕松高大健壮的身体甩了出去。

    这味道,绝不是脚臭味,而是蛊毒!

    “啊!”

    被直接摔下车的克里帕松发出嘶哑的惨叫,如同野兽受伤之后的嘶吼。

    他的脚腕,直接被李子树抖断,身体飞在空中也完全无法自控,实拍拍的摔在路旁的岩石上。

    若不是他身体不是一般的强壮,换做一般身体素质较差的人。

    这一摔,就可以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呃!”

    克里帕松嘶吼着爬起来,声音更加嘶哑:“都出来!李子树中了我的尸虫蛊毒,别让他跑了!”

    他和李子树的交手,兔起鹘落,几乎也就是眨了两下眼睛的功夫,便分出了胜负。

    金还猜一脚踹开车门,挥舞着那柄花里胡哨的匕首,蹿了出来。

    身高高达两米的银都吉安岑紧随其后,好像就是为了保护金还猜而存在,如同影子一般跟随在主人身边。

    古里哈都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一伸手,从口袋中取出一柄模样怪异的“手枪”,一脸警惕的蜷缩着身体,趴伏在车辆的大门处。

    刚刚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以至于古里哈都还无法分辨出李子树到底在什么地方。

    巴松查本也想追着金还猜一起出去,却被古里哈都插了队,还堵住门口,没办法出去。

    他可没有克里帕松那样的身手,可以轻松跳窗出去。

    只好取出一柄镶金嵌玉的一尺长弯刀,蹲在老冤家古里哈都的对面。

    同时,他还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土黄色的罐子,用刀尖撬开瓶塞,口中念念有词。

    在古里哈都的冷眼中,四五个小指指甲盖一半大小的五六个小虫飞出罐子,潜入夜色之中。

    而咖斯香阿婆没有理会这两人和缩在座椅上的帕里斯和古剑昆,搂着阿香小姑娘,如同漂浮一般从破碎的车窗来到了外面。

    一老一少的行动频率几乎完全相同,不知道是因为年迈的咖斯香阿婆护着年幼的阿香小姑娘,还是充满活力的阿香小姑娘搀扶咖斯香阿婆。

    这两人出来后,没有拿出任何武器或法器防身,只是同时嘴里轻声嘀咕,似乎是游荡在夜色中的蛇虫飞鸟的叫声。

    “哈哈哈......”

    克里帕松单腿跳回到马路上,望着站在车顶一动不动的李子树,嘶哑的声音带着难以压抑的兴奋。

    “都别动!围着别让他跑了就好!李子树中了我的尸虫蛊毒,必将死在我的手里!”

    李子树曾经抓住克里马松脚腕的右手,此时肉眼可见的有一点黑色在持续扩散。

    曾经的腥臭气息,也迅速变得腐臭,好像腐肉的味道。

    而且,他的手也快速的麻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飞快的抽取他的力量,并在他的手掌上啃噬,痛痒难当。

    这已经不是在挑战他,而是想要他的命!

    李子树对出现这种情况虽然早就有所预料,却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壹亿元巨额奖金的吸引,使人的欲望迅速膨胀,进而萌生出违背法律,践踏生命的恶行。

    他虽早已看透人世间的很多事情,却还是低估了在面对巨大诱惑时,一部分人的贪婪。

    尸虫蛊毒,如果是一般人,哪怕只是沾染了一点点,若没有当机立断砍下沾染部位,也会痛苦哀嚎而死。

    即便是李子树,也不可能马上去除尸虫蛊毒,使右手得到恢复。

    他只能一边全力催动体内的能量涌向右手,一边看着克里帕松淡然说道:“将自己炼成一具尸体,任尸虫啃噬,真的值得吗?”

    克里帕松的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目光之中却满是疯狂:“哈哈哈!李子树,这会儿求饶也晚了!你最多还有半个小时,乖乖去死吧!”

    巴松查一脸懵,李子树竟然这么简单就让克里帕松弄死了?

    古里哈都比巴松查要博闻一些,忌惮的看着不远处的克里帕松,决定今后见到这个家伙一定要绕道走。

    一个用自己的身体为蛊的家伙,该有多疯狂!

    怪不得这个家伙总是一副僵尸脸,原来皮囊之下都是尸虫!

    金还猜也不动声色的挪动了脚步,离克里帕松远了一点儿,唯恐一碰到克里帕松的身体,就会有尸虫从毛孔中溢出,沾染到他的身体上。

    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可就太冤了。

    他却是能够完全听懂李子树说的话,知道克里帕松有了误会,以为李子树正在求饶。

    一个都知道尸虫蛊毒如何炼制的家伙,在沾染尸虫蛊毒之后,不当机立断砍下右手,反而依旧云淡风轻的人。

    怎么可能是在求饶?

    这其中一定有诈!

    “克里帕松,有什么后手快拿出来,彻底杀了他,你就能获得五千万了!”

    第一要务,还是以击杀李子树为主,金还猜唯恐再出现什么变故,只有出言催促。

    至于奖金的分配,只要杀了克里帕松这个尸鬼,还不是由他金还猜说了算。

    克里帕松心中暗恼,没看到老子的脚断了嘛?

    这里是山区,慢慢看着李子树在眼前死去就不行嘛?

    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再想着抢老子的功劳?

    “金还猜,李子树已经中了我的尸虫蛊毒,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死透,你急什么!”

    金还猜咬牙切齿,心中骂着白痴,口中却郑重说道:“克里帕松,我可没有半点儿争功多分钱的想法!”

    他抬手指了指李子树,道:“你没看李子树中了毒没有半点儿反应嘛?他在拖延时间,他可以解毒!”

    克里帕松猛然抬头看向李子树,竟然有人可以解除他的尸虫蛊毒?

    这怎么可能?

    他可以为了炼成尸虫蛊毒,历尽千辛万苦,丢了半条命才勉强成功。

    怎么可能有人中了毒没有半点儿反应?

    李子树左手抬起,如同驱赶苍蝇蚊子一般,快速的挥动手臂,屈指轻弹。

    指尖荧光闪亮,弹飞了几个趁着夜色飞向他的小小飞虫。

    这几个,可不是普通飞虫,也是蛊虫之一,身带剧毒,可以咬人致死。

    击杀了这几个蛊虫,李子树这才再次看向克里帕松,微微摇头,不无怜悯的说道:“每天忍受尸虫噬咬,只为了将自己化作杀人的工具,这又是何苦呢?”

    他的声音似乎并无异样,了解他的人却知道,此时李子树的声音,要比平时缓慢悠长一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