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87章 接纳(求收藏)

第87章 接纳(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李子树在为别人推算命格的时候,细致入微,头头是道,但是轮到为自己推算,却又有无限可能。

    人世间,就是在不断的做选择题,哪怕是有判断题出现,也是因为选择才需要判断。

    每一个选择题的选项都有可能改变人生轨迹,而李子树面临的选择,却似乎比普通人更加特殊一些。

    他自认为非常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人生追求的目标是什么。

    而因为他一出生就附带的属性,也让他非常清晰的知道自己应该舍弃什么。

    既然不能给人幸福,又不想如李纯阳那般纵意花丛,那便远离,以免被感情困扰。

    尤其是张芳岚的选择,让他更加清晰的知道,在现代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跟在他身边的女子,是无法获得现代意义上的幸福生活的。

    何涵韵听着李子树平淡如水般娓娓道来,却不由自主代入其中,后来更是泪眼朦胧。

    即便李子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痛苦和任何负面情绪,好像是在叙述不相干人的经历,她还是能够感觉到李子树的孤单和寂寞。

    李子树淡然如水的声音和现在隐隐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冰雪聪明的何涵韵当然知道李子树如此推心置腹,毫无保留的意思。

    她没有放手,而是抬头看向李子树的眼睛。

    在黑暗之中,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呼吸相闻,相距仅有不足二十公分。

    何涵韵看不清李子树的脸色,可那清澈如水的淡然双眸,起码证明李子树表面非常平静。

    她不知道李子树的内心是否跟她一样,心跳加快,血气奔腾。

    反正她现在浑身发热,身体一阵阵感觉燥热无力,脸红不红她看不到,但温度已然很高,好像要将她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焰。

    不但要将她的身体燃烧起来,就连双眼似乎都燃起了火焰。

    如果选择等待,李子树这根木头恐怕到明天早晨也不会有任何行动。

    何涵韵不想选择等待,她的心里,住着的是一头狂野的小猎豹,喜欢速度带来的激情,也喜欢冒险带来的刺激。

    所以,她双手环抱住李子树的脖颈,几乎从驾驶位上站起,主动将娇艳红唇印在了李子树的嘴上。

    柔软,甘甜,清香......不同的感受瞬间让李子树平静的心湖泛起波澜。

    李子树是有机会阻止何涵韵的,哪怕何涵韵速度再快,行动的再果决。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李子树怕伤害到何涵韵,亦或许是李子树实在寂寞太久。

    他没有动,任由何涵韵亲了上来。

    车子微微晃动,车内气氛旖旎,何涵韵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跨坐在李子树的腿上,紧紧依偎在他怀里。

    那长长的湿吻,在迷迷糊糊如升天堂的感受中结束,何涵韵粉面酡红,如同醉酒。

    “子树,从今天开始,就由我陪在你的身边,直到天荒地老......你不许拒绝!我的初吻都献给你了,你要对我负责......”

    李子树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那么淡定,体内的能量驾驭着气血,奔涌如潮,身体的某个部位坚硬如铁,隔着衣服就给何涵韵带去极大的压迫。

    他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被何涵韵白生生的小手按住。

    “你不许说话,我可不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再莫名其妙的睡过去,好像现在的一切又都是一场春梦,我要清清楚楚的记得今天晚上的一切!”

    之前几次莫名其妙陷入沉睡,何涵韵一早就知道了是因为李子树的原因,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她相信李子树对她没有恶意。

    但现在不同,如果再莫名其妙的睡过去,他们两人的关系恐怕就会不进反退,她会不知道如何面对。

    李子树双眸露出笑意,果真没有说话,而是环抱住何涵韵的纤柔腰肢,感受美人在怀的绝妙触觉。

    何涵韵感受到李子树的接纳动作,心中顿时放松,却不知道接下来如何继续。

    身体的燥热使得她时不时有种来自原始的冲动,尤其是李子树身上似乎揣着个硬邦邦的东西,让她羞意上涌,不知所措。

    “喂!”

    何涵韵几乎被自己如同梦呓一般勾魂的声音感到吃惊,可她还是忍不住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

    “子树,把那个硬邦邦的家伙挪一下吧!顶的我好难受......”

    本来李子树还能保持理智和淡定,可美人在怀,说话的声音又如勾魂一般柔媚到了极致,一下子似乎点燃了什么,使他热血沸腾。

    “啊!”

    可就在李子树的手不受控制的游走在何涵韵的娇qu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小镇夜空。

    洛水澜的声音!

    有过目不放,过耳成诵之能的李子树,立刻分辨出尖叫声的主人。

    何涵韵当然也听到了尖叫声,山中小镇夜晚非常宁静,尖叫声便显得格外凄厉。

    李子树立刻平静下来,在何涵韵带着红晕的俏脸上亲了一口,淡然道:“你休息一下,我去看看!”

    打开车门,清凉的夜风吹过,院落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花珍珠的询问:“红波,出了什么事?”

    洛红波吃过饭之后,就被李纯阳以看护病人洛水澜为名赶去静室休息。

    现在,洛水澜在深夜惊声尖叫,最清楚情况的,当然是晚饭后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洛红波。

    “花姐,李先生,水澜情况不对,你们快过来看看!”洛红波惊恐的声音从静室传出。

    李纯阳的声音:“不要急,有我在,不会有任何问题!”

    听到李纯阳平静的声音,李子树顿时安心,有师父在,他刚刚又确认了一下,并没有闯入者,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警惕,立刻运转秘术开启天眼,巡视周围的环境。

    院落中最旺盛的一团闪烁着金光的人形雾气,当然就是他的师父李纯阳。

    旁边三人也很明了,分别是花珍珠,洛红波和洛水澜。

    嗯?

    不对劲啊!

    尽管相隔很远,李子树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一些异样。

    花珍珠和洛红波没有任何问题,出问题的是本来一直处于沉睡中的洛水澜。

    她的灵魂和身体,李子树不久之前还开启天眼反复查看过,比洛水澜自己还要了解。

    可现在,洛水澜的人形雾气团却突然多了一缕灰色。

    这缕灰色,好像是钻入人体中的水蛭,缓慢蠕动吸吮,牢牢的吸附在洛水澜的灵魂中。

    “子树,发生了什么事?我敲门进去看看?”何涵韵放心不下,整理了一下衣衫,下车询问。

    她以为李子树依旧被花阿姨拒之门外,因此自告奋勇进去看看。

    李子树微微摇头,收了天眼秘术,淡淡说道:“大概是有人追踪到了附近,施法到了洛水澜的身上。”

    “不过没问题,里面有我师父在,区区血影寻踪的邪术,随手可破。”

    施法?

    何涵韵顿时来了兴致,自然的挽住李子树的手臂,娇声说道:“子树,难道真的有什么法术存在?”

    “当然有了!”李子树道:“不但有法术的存在,而且法术的种类还有很多。”

    “血影寻踪真正意义上来说,还不能算是法术,只是借助某些邪物作为媒介,来实现某些法术的部分功效而已,最多算是邪术。”

    “这些邪术,真正的修道者不屑为之,过去也只有我国苗疆,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中有人擅长。”

    何涵韵眼前一亮:“是不是电影里面演的降头,蛊毒,情人蛊之类的法术?”

    李子树微微点头,听了听院内李纯阳等人的声音,一切顺利,已经轻松驱除了洛水澜灵魂中的那缕灰色。

    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洛水澜彻底清醒过来,在洛红波的介绍下,正在跟李纯阳和花珍珠道谢寒暄。

    血影寻踪被轻松破解,事情却不算完结,李子树目光冷然,用伤害他身边的人来追踪他的方式,已经点燃了他的怒火,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这样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想要找到施法的人,李子树几乎不用推算,因为这些人很快就会登门。

    他反手揽住何涵韵纤柔的腰肢,几乎是第一次主动对何涵韵有了亲昵的举动。

    这也是他的性格特点之一,既然准备开始牵手,就绝不会再扭扭捏捏。

    从现在开始,他就要对何涵韵负责,而何涵韵,当然也要承担作为女朋友的义务。

    不过,别想歪哦!

    这个所谓的女朋友义务,在李子树脑中的概念,只是相互信任,关心,爱护,忠诚,支持和帮助。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李子树就是这么想的。

    他温柔说道:“涵韵,一会儿有客人到访,我得亲自接待他们,你现在进屋,告诉师父保护好你们。”

    擅长血影追踪这些邪术,李子树都不用想,也知道修炼这些法术的大多并非良善之辈。

    不管是降头,巫蛊,还是其他什么,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可以害人于无形当中的邪恶术法。

    李子树自然不惧,却唯恐照顾不周,让身边的何涵韵受到什么伤害。

    只有把何涵韵送到师父李纯阳身边得到保护,他才能放手给这些家伙一个沉重的教训。

    何涵韵很想留在李子树身边帮忙,却也知道这种事情她帮不上忙,只得叮嘱几句之后敲门进屋。

    双阳镇的夜晚,再次宁静下来,李子树伫立在黑暗中,安静的等待“客人”的到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