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82章 你好命苦啊!

第82章 你好命苦啊!

 热门推荐:
    这时,坐在他们前面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胖子转回头,看了看两人,道:“巴松查,古里哈都,还有我们大家,都是来求财的。”

    “壹亿元啊!哪怕是平分,也能让我们一起富贵!何必自己人打自己人?”

    他一开口,古里哈都嘿嘿冷笑却不再说话,巴松查的脸色也略微缓和了一些。

    在这辆面包车上的十几个人当中,高大白胖的金还猜威望很高,就算桀骜的古里哈都也必须听取他的意见。

    金还猜满意的环顾四周,继续说道:“李子树跑了,可海阳市认识他的人却不少,以我们的本事,想要通过他们找到李子树,并不为难,我们......”

    ......

    海阳市北部,高速公路旁的一座山峰上,一个男人身穿宽松长袍,黑亮的长发披散在后背,深邃的目光定定的看向远方。

    他的身边,是个一身淡青色武士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孩,一脸肃穆,神情敬仰的看向长发男人。

    “峰上先生,李子树望风而逃,不知去向,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峰上先生收回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女孩,淡淡开口:“等!这个国家日益强盛,重回巅峰,即便是民间也是藏龙卧虎,不是我们可以兴风作浪之地。”

    “李子树并不是望风而逃,而是因事离开,必然会在短期内返回海阳市,晴夜,我们只需坐等,就可以迎来与他公平一战的机会!”

    晴夜有些不服,却不敢当面反驳峰上先生,目光闪烁一下之后,笑道:“峰上先生既然都这样说,我们便在海阳市等李子树回来!用支......这里的一句话就叫做守株待兔。”

    峰上先生摇了摇头,再次将目光投向远方,静立不动,不知道是不是将他自己当做了兔子跑来撞昏头的那个木桩。

    良久之后,他才说道:“晴夜,我们的国家毕竟是个岛国,就连文明的传承都是来自你看不起的这个国家。”

    “而这个泱泱大国的文明,传承五千多年从未断绝,不知道还有多少传承或惊天秘闻,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我们不能因为他曾经摔倒过几次,甚至摔倒在我们面前,就看不起他,巨人一旦站起来,就绝非我们可以匹敌。”

    “你要记住,我们这次的任务和那些人不同,钱财只是其次,我们要抱着学习的心态,将他们传承的文明,变成我们的。”

    晴夜躬身受训,再也没有半分抵触心理,郑重说道:“嗨!晴夜知道错了!谨遵峰上先生教诲!”

    ......

    海阳大酒店,总统套房,龚宏斌舒服的靠在沙发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品尝着美酒。

    他从来都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哪怕是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也绝不会亏待自己。

    更不要说,经过多年造势,他早就有了“小神仙”的美名,出入豪车接送,游走在达官贵人之间,备受推崇。

    这一次来海阳市,他是受邀而来,却并不是给邀请人拐子刘的面子,而是为了那壹亿元的巨额奖金。

    拐子刘败在李子树手中,心中却一直不怎么服气,依旧对那壹亿元的巨额奖金有觊觎之心。

    在甩袖离开的当晚,便立刻致电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的“小神仙”龚宏斌,力邀他来斗一斗李子树。

    他与龚宏斌有过数面之缘,切磋数次,都比龚宏斌棋差一着,输了一筹。

    在他的玄学生涯中,除了令他愤愤不平的李子树之外,见识过最厉害的玄学大师,便是眼前这位只有二十五岁的小神仙龚宏斌了。

    “小神仙,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李子树只是带洛青山的闺女洛水澜去看病,并不会离开海阳市。”

    “大概也就三两天,便会回来,只是得请小神仙多等候他两天了,让这家伙再嚣张两天!”

    龚宏斌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看着杯中猩红的酒液,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刘大师,听说你们海阳市本地玄学界已经挑战过李子树了?”

    这个并不是秘密,牵扯的人太多,也不可能封锁什么消息,海阳市本地玄学界全军覆没,一败涂地的消息这两天迅速传播,很多人都知道。

    拐子刘讪讪笑道:“没办法,技不如人,徒增笑谈。”

    尽管他不想承认不如李子树,但没办法,谁叫他们十四个人,在玄学的各个方面都对李子树无可奈何呢!

    李子树在他们面前,目前就是一座无懈可击,不能攀爬的巨山,全方位碾压他们,根本不可战胜。

    不然,他也不会请外援,将赚取壹亿元巨额奖金的机会拱手让人。

    龚宏斌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般舒服。

    “刘大师,龚某可没有半点儿轻视和取笑的意思,你千万不要多想。正因为李子树非同凡响,我才要好好向刘大师求教!”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人也是一样,不管是谁,在茫茫人海之中,总会遇到某个相处感觉特别舒适的人,也会遇到某个“一见钟情”的人。

    这并不一定特指男女之间的一见钟情,而是超越性别,看着就觉得那么顺眼的人。

    龚宏斌斜斜的瘫卧在沙发上,笑容虽然和煦,语言虽然客气,却绝谈不上对拐子刘的尊敬。

    可没办法,拐子刘就是看他顺眼,那动不动就犯的驴脾气,从来就没在龚宏斌面前耍过。

    听着龚宏斌客气的话,就觉得特别的有诚意,立刻便道:“小神仙客气了,说来惭愧,我们海阳市玄学界几乎都是李子树的手下败将。”

    “既然小神仙觉得我能够提供一些参考价值,我拐子刘,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好!刘大师,我想知道你们海阳市玄学界挑战李子树的全过程,越细节越好,最好能仔细描述李子树的所有言行举止......”

    ......

    李子树等人顺利摆脱绝大部分麻烦,离开了海阳市,一路向北,脱离城市群,一头扎进群山之中。

    只有林志辉和林志明兄弟两个追踪定位器显示的位置,依旧远远的跟在后面。

    也多亏这两个人个性相对稳重,在何涵韵一路飙下高速的时候没有自乱阵脚,这才没有被那些灵觉敏锐的家伙推算到。

    双阳镇,距离海阳市也不过只有四百多公里,是地处群山之间的一个小镇。

    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当地政府已经着手准备开发旅游产业,为安静的小镇带来了不少外来务工人员和游客。

    淳朴的乡民既有山里人的善良和固执,以及在文化水平限制下,略显无知和愚昧,但却也热情好客。

    李子树指引何涵韵来到双阳镇的一处院落门前,随即淡淡招呼:“都下车吧!涵韵帮帮洛女士,扶洛小姐下车。”

    何涵韵不满的嘟了嘟嘴巴,嘴里嘟囔:“真是狠毒无情的男人,人家开车几百公里,竟然连一句好话都不肯说。”

    嘟囔归嘟囔,何涵韵还是第一时间跑到车的另一侧,帮洛红波搀扶洛水澜下车。

    李子树对何涵韵的抱怨充耳不闻,径直来到院门前,有节奏的敲门。

    “来了!来了!等一下!”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出。

    不一会儿,院门打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貌少妇一见到李子树,立刻就要关上大门。

    “哎呦呦!你这个穷神倒霉蛋怎么又来了!李子树,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李子树有些尴尬,没有理会何涵韵揶揄偷笑的目光,态度诚恳的对门内的女人说道:“花阿姨,不,花女士,我没带任何礼物,也身无分文,这次绝不会给您带来任何灾祸!”

    “我这里有个朋友,急需我师父为她诊治,请花女士帮帮忙,让我进去吧!我保证,待我师父诊断完毕,我们立刻就走!”

    美貌少妇没有回答,只是再次打开大门,狠狠的瞪了李子树一眼,随即便把目光看向何涵韵等人。

    “呦!这女娃怎么长的这么水灵啊!来来来,快进来,一路上累了吧!快进来喝杯水,歇歇乏!”

    她没有理会李子树,快言快语,快手快脚的请何涵韵,洛水澜进入院内,随即一把扯住想要进院的李子树。

    “你不许进去,这我就得焚香祷告三天才能去除晦气,你若进屋,我还不得晦气三年!”

    李子树还刚想说些什么,院门就“哐当”一声关得严严实实。

    何涵韵不禁有些担忧,她没有单独出远门的经历,进入深山之中,最大的倚仗就是有李子树在身边。

    这时见李子树被拒之门外,内心不由得忐忑起来。

    同时,她也很好奇,在海阳市无所不能,受人敬仰的李子树,怎么就成了这位花阿姨口中的穷神倒霉蛋。

    “花阿姨,你怎么管子树叫穷神倒霉蛋啊?”

    洛红波更是警惕,一进门就仔细观察四周,扶着洛水澜和花阿姨保持距离,唯恐是掉入了人贩子的陷阱之中。

    花阿姨笑吟吟的,透着那么亲切,丝毫也没有面对李子树时的横眉冷对。

    “小妹妹怎么称呼啊?子树子树叫的真亲切,是不是李子树那个兔崽子正在追你呀?”

    何涵韵内心毫不放松,脸上却笑颜如花,小嘴更是抹了蜜一般的甜:“我叫何涵韵。花阿姨说对了!我和子树现在已经使男女朋友了。”

    听到何涵韵亲口承认,花阿姨不由分说上前拉住何涵韵的小手,道:“娃呀!你好命苦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