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76章 磕着磕着就变了(求收藏)

第76章 磕着磕着就变了(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76章磕着磕着就变了万同金迟疑了。

    这个时候,所谓的面子已经不重要了,不要说让他跪拜他的母亲,就算是给李子树磕几个响头,他也会毫不犹豫。

    但是,一口气磕八千多个,还必须把头磕出血,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他脸色阴沉,大声质问:“李子树,你在耍我嘛?你如果不愿意救我妈,你可以直说,没必要这么折磨我们!”

    李子树脸上的淡淡笑意悄悄敛去,声音也有些清冷:“这里所有人都可以见证,你诚心诚意的叩首八千三百九十五次,我保证你的母亲可以恢复神智!”

    “你知道为什么是八千三百九十五次嘛?那是从你降生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你大学毕业,你母亲抚养了你整整二十三年!”

    “这二十三年,不管她怎样伤心,怎样痛苦,怎样劳累,却从来没有短过你的吃穿用度,整整八千三百九十五天,每天一个头!”

    “这并不是让你报答你母亲的养育之恩,而是给你一个向你母亲赎罪的机会!”

    “如果不是你忤逆不孝,用家庭暴力报答你的母亲,她又怎么会受伤?又怎么会去寻短见?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万同金如同见了鬼一般,表情惊骇,眼睛都要瞪出眼眶,颤抖着嘴:“你......你怎么知道?”

    这话一出口,等于是他自己承认了做过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万同金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捂住了嘴巴,哆嗦着看向四周。

    看到的情形让他绝望,不光是李子树身后的何涵韵向他投来鄙夷的目光,就连跟他一起过来的人,也全都不屑的看着他。

    那目光,仿佛是在看一坨令人作呕的狗屎。

    李子树淡淡说道:“怎么?你不想救你的母亲了?我一分钱都不收你的,只需你满怀歉疚和诚意,在你的母亲面前磕满八千三百九十五个响头,自然就可以让你的母亲恢复神智!”

    万同金嘴唇颤抖,脸色一片灰暗,无力的瘫坐在地,磕八千三百九十五个响头,必须见血,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嘛?

    本想让老妈最后发挥一下余热,替自己再赚一笔钱,顺便看看李子树能不能把老妈治好。

    如果能治好,让老妈继续打工,自己不是也能多一份收入嘛。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最后还想挣扎一下,看着李子树说道:“li大师,我磕八千三百九十五个响头,你确定能让我母亲恢复神智?”

    李子树点点头,随即对何涵韵说道:“涵韵,用手机给他摄像,要求态度恭敬,姿势标准,头头见血!”

    何涵韵兴奋的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对准万同金,鄙夷的说道:“你不要想蒙混过关,也别想偷工减料,好好赎罪吧!”

    万同金心一横,牙一咬,为了雇主的酬金,或者为了能多一份收入,拼了。

    规规矩矩的跪在他老妈的轮椅前,就要开始磕头。

    李子树眉头一皱,淡淡说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万同金一头雾水,看了看面前的老妈,看了看四周,却没有想起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何涵韵娇哼一声,伸出手指指向天空越发炽热的太阳:“你磕头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会结束,这么热的天气,你热死了活该,你难道也想将你老妈热死?”

    “还有,很快就到中午,你不为老人准备午饭嘛?”

    这些事情,李子树最开始也提起来过,经何涵韵一提醒,万同金立刻想了起来。

    搭个遮风挡雨的帐篷非常容易,他们在来之前,就有了驻扎在李子树居所附近的打算,车上都预备了这些。

    而且,也带了饮用水和食物,在其他病人的家属帮助下,万同金很快将帐篷搭好,为他母亲遮住了烈日。

    随后,他又拜托一起来的一名中年妇女,代为照顾他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

    磕头正式开始。

    万同金真的下了狠心,特意在自己面前放了一块扁平的石头,他猛然俯身,额头与石头发生了亲密接触。

    “嘣!”

    一声轻微的闷响。

    万同金顿时眼冒金花,脑袋嗡嗡作响,晕头转向,险些摔在一旁。

    从小到大,家中虽然不太富裕,但万同金哪里受过这种罪,眼泪鼻涕几乎同时涌出。

    可即便如此,还是模模糊糊听到何涵韵的声音:“根本没出血,这个头不合格,不能算数!”

    我屮艸芔茻!

    能不能讲点儿人道主义精神?

    我是一个人啊!

    万同金心中呐喊,却不敢多说什么,刚刚只是疼出来的眼泪,却再也止不住了。

    他流着眼泪,又一个头磕在了石头上。

    这一次,他咬着牙,特意在粗糙的石头表面摩擦了一下。

    火辣辣的疼痛感觉袭来,他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但总算破了皮,多少有些红色的鲜血渗了出来。

    见了血之后,之后每磕一个头,便可以头头见血了。

    三五个头之后,万同金突然想起小时候,他父亲为了救他和母亲,在那个漆黑夜色中推开他们,自己却倒在车轮下,躺在了血泊中。

    他只不过是破了皮就如此疼痛难忍,父亲流了那么多血,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万同金开始磕头,马上又一个中年女人跳了出来,怀里抱着个三四岁的女童,哭哭啼啼的央求道。

    “li大师,我女儿才三岁啊!一年前突然开始疯疯癫癫,本来已经什么话都会说了,现在却只会咿呀乱叫!还请li大师救命啊!”

    李子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名叫吕婷婷的女人,随即微微摇头,淡淡说道:“你知道要我帮忙的方式,准备磕头吧!”

    吕婷婷一愣,她就是仗着病人是她的女儿才敢迫不及待的跳出来。

    儿子跪老妈,天经地义,你总不能让我跪自己的女儿吧!

    她迟疑说道:“li大师,病人是我女儿,你总不能让我跪拜自己的女儿吧!”

    李子树瞟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吕女士,你跪拜磕头的人是你的婆婆,这是你虐待婆婆的第十个年头了吧!”

    “要求一样,头头见血,磕满六千六百六十六个,我保证你的女儿恢复正常!”

    吕婷婷脸色一变,抱着孩子就扑向李子树,嘴里还尖声道:“你算什么大师?你凭什么污蔑我虐待婆婆!你不给我道歉,我们娘俩就撞死在你这里!”

    这竟然是一个典型的泼妇!

    一言不合就要撒泼挠人!

    李子树不慌不忙,淡淡说道:“吕婷婷,你不想你的儿子也变成疯子吧!”

    吕婷婷的指甲距离李子树的脸已经不足一尺,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尤其是在女儿疯了之后,吕婷婷几乎将所有的爱和心血都倾注到儿子身上。

    她已经够不幸了,儿子绝不能再出现任何问题。

    触及到了她的核心利益,为了赚取酬金来对付李子树便只能放在第二位。

    “你说什么?我儿子也会疯?”

    李子树淡淡说道:“你家的房子处于逆地,西高东低,而且正东方和东南方有奇形怪状的污水池,两个孩子体弱多病不说,精神也不振奋。不要说孩子,你觉得你自己正常嘛?”

    吕婷婷收回手,抱紧自己的女儿,满脸震惊:“你......你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我家的情况?”

    李子树微笑摇头,继续说道:“我想,之所以污水池会靠近你家的房子,依照你的脾气和面相进行推断,这些污水应该就是你家排过去的吧!”

    “若我所料不错,你的公公,应该是在前年因为脑疾去世,你的丈夫,这两年也饱受眩晕之苦吧!”

    吕婷婷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停后退,嘴里还喃喃自语:“这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

    自己的老底被一个从来不认识的人如数家珍,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会感觉到震惊。

    更别说吕婷婷本就有些迷信,更是有些不敢继续招惹李子树。

    可让她和万同金一样,跪在那里磕头见血,她又不甘心。

    只好暂时先持观望态度,等待万同金磕完头,看看结果如何。

    病人和病人家属们都安静下来,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不敢继续鼓噪闹事,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道万同金身上。

    万同金一直在磕头。

    三五十个头之后,他的脑袋已经有些迷糊。

    脑海中浮现出来,父亲临死时看向他的目光和将他抱在怀里哭得撕心裂肺的母亲。

    那时,他还懵懂无知,并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三五百个头之后,万同金的脑袋反而不觉得那么疼了。

    可是,他的眼泪却再也止不住了,口中还不由自主的念叨起来:“妈!您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

    “妈!儿子不是人,从来不知道您赚钱原来这么辛苦!妈!您快好起来吧!”

    三五千个头之后,万同金早就已经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眼里只有面前的老妈存在。

    无数记忆碎片不停在他昏昏沉沉的脑海中闪现,他依旧不停念叨,却因口齿不清而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妈......妈......”

    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头磕在石头上的力量越来越大,溢出来的鲜血流在脸上,滴在身上,看起来相当凄惨。

    万同金的意识也明显有些混乱,迷糊不清,但却能够清晰的让人感觉,他的确是在对他的母亲真心忏悔。

    六千个头磕了下去,却还远远不到八千,万同金实在支撑不住了,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他的面前,轮椅上的浑浑噩噩的老妈,此时早已泪流满面,一边挣扎想要摆脱束缚,一边哭喊道:“同金,同金,你怎么了!你别怕!妈在这呢!妈会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