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70章 炼制符篆

第70章 炼制符篆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70章炼制符篆“呼!”

    何涵韵一口气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为了李子树的事情,这种疯女人,她一点儿打交道的欲望都没有。

    至于韩火凤会不会来,何涵韵并不担心,有李子树这块金字招牌,韩家父女两人又都吃够了苦头。

    只要韩火凤没有真的失心疯了,必然会马上赶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愉悦了,何涵韵联络洛水澜的母亲林秀瑜,感受到得是惊喜和客气,简直享受了和li大师一样的待遇。

    李子树很忙,境界上寻求突破无果,他必须借助其他途径,迅速提升一些生死对决中的本钱。

    这种生死赌战,并没有什么规矩,哪怕是吃些体育竞赛禁用的兴奋剂也是没人管的。

    法治社会,生死赌战本身就属于禁止的范畴。

    而且,比起一般追求刺激,血腥,输赢的地下黑拳,生死赌战还要更胜一筹。

    尽管如此,李子树还是没有选择用兴奋剂之类的药物来临时增强实力。

    这种药物的副作用,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普通人在服用兴奋之后,只感觉非常疲惫,还不能完全了解它的害处。

    如李子树这样的望气境修道者,却能清晰的分辨出这类东西对身体的危害。

    临时提升实力,李子树选择了炼制符篆。

    符篆,其实就是无数符文联结汇聚而成的一个阵法。

    阴阳五行属性符文的不同组合,便可以形成各种不同神奇效果的阵法。

    所谓的风水阵法,也是由不同属性的符文组合而成,只不过是符文阵法的表现形式之一而已。

    而符篆,同样是符文阵法的一种表现形式,所不同的,便是制作的方法。

    李子树盘坐在自己的房间,两手聚拢,环抱于小腹丹田处,掌心之上,是一片指甲片大小的玉石。

    他要在这么小的一片玉石上刻画勾勒一千三百多个符文才能成功组成“壮骨巨力符”。

    每个符文都非常小,用肉眼几乎都无法发现。

    普通人想要看清,只能借助显微镜才行。

    而在这片指甲盖大小的玉石上刻画勾勒符文,却并非借助刻刀或磨玉的工具,而是要用李子树体内的能量来进行。

    此时,在李子树的眼前,指甲盖大小的玉石大如门板,躺在他的“巨掌”的掌心上。

    李子树目前只是望气境巅峰的境界,以自身能量在这么小的玉石片上刻画符文阵法还很勉强。

    玉石片紧贴掌心,一个个普通人肉眼几不可见的符文如同流水般缓缓出现在玉石片上,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芒。

    时间紧迫,李子树不能悠闲自得的徐徐为之,只能全力以赴,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壮骨巨力符”炼制完成。

    体内的能量犹如潮水般向外涌出,很快便所剩无几,天眼所在的眉心处已经隐隐作痛,眼前也开始一阵阵发黑。

    “嗡!”

    玉石片猛然从李子树的掌心弹起不到半公分,闪耀着普通人看不到的光芒,悬停数秒之后才又落回李子树的掌心。

    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也并没有留下任何移动过的痕迹。

    壮骨巨力符,炼制成功!

    李子树小心的收起这枚费尽心血炼制的符篆,软软的躺在一旁,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儿昏迷过去。

    以他的能力,炼制这样的符篆还是有些太勉强了。

    片刻之后,他强撑着起来重又盘坐下来,进入道术功法《真一诀》的修炼状态,强行恢复透支的能量。

    这是李子树总结出来的经验。

    每当透支能量之后马上开始修炼,虽然会有些痛苦,却可以得到更好的修炼效果。

    尤其是在瓶颈期或平台期,可以更好更快的突破屏障,迎来较大进步。

    即将九点。

    “咚咚咚!”

    院门敲响,何涵韵一跃而起,来到李子树的门前,轻声说道:“子树,大概是韩火凤到了!让她进来嘛?”

    李子树眉头微皱,勉强开口:“让她进来吧!”

    声音不对,何涵韵立刻察觉到李子树的声音从未有过的虚弱。

    她强忍住推门进去看看的念头,关切询问:“子树,你怎么了?我听你的声音不对?你没事吧?”

    三连发问,代表着何涵韵急切的心情和对李子树的在乎。

    短短几天,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待在李子树的身边,关注着李子树的一举一动。

    李子树缓了缓,心中似乎涌出一股暖流。

    被人关心,总是幸福的,尤其是他这种从小到大的“孤家寡人”。

    “我没事,你放心!去开门吧!”

    何涵韵却动都没动,任院门被“咚咚咚”有规律的敲响。

    她咬了咬嘴唇,站在门口继续关切的轻声说道:“子树,我必须确认你安然无恙,才能去给她开门。我能进去嘛?”

    李子树降服了韩景洪和韩火凤,使韩景洪服软,使韩火凤俯首帖耳。

    但那是在李子树维持在巅峰状态的情况下,一旦李子树病倒或是发生其他事情,谁敢保证韩火凤不会趁机伤害,甚至折磨李子树?

    这是何涵韵绝不愿看到的情景。

    她在李子树的居所已经住了不只一日,却从来没有进入过李子树的房间。

    这是她的底线,维持自己“大家闺秀”的底线。

    尽管这个底线在别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

    门无声打开,李子树站在门口,除了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疲惫之色外,别无异常。

    “房门又没锁,你随时都可以进来啊!”李子树笑道:“我没事,快去开门吧!”

    何涵韵脸色羞红,神态却没有丝毫扭捏,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子树,又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拍了拍李子树结实的胸膛。

    最后,她才确定李子树的情况虽比平时要差一些,却并没有大碍。

    但她还是脸色古怪的将头从李子树腰间探过去,看了看李子树的房间内部。

    结果大失所望,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画报,没有任何“作案工具”。

    房间内的布置简直堪称简陋,除了一个书架和一个储物柜,只有一个蒲团和一个小茶几,连像样的床都没有一张。

    “好啦!你多注意身体,我去开门!”

    李子树微微摇头,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何涵韵刚刚古怪的脸色和向房内窥视的举动从何而来。

    不过,这种小事他并不放在心上,缓慢走了几步,盘坐在他平常盘坐的蒲团上。

    刚刚坐好,青春无敌长腿小美女何涵韵便如风一般跑了进来,身后并没有跟着韩火凤。

    她柳眉微蹙,显得有些不高兴,见到李子树便质问道:“子树,那个唱歌的陈雯雅来找你做什么?是你约她来的嘛?”

    李子树略感意外,这两天太忙,劳心费力,他还真不知道陈雯雅来找他做什么。

    不过,看到何涵韵一副醋坛了倒了的吃醋模样,他便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涵韵这是吃醋了嘛?好酸好酸!”

    何涵韵嘟着小嘴说道:“我吃什么醋!反正你说不出正当理由,我马上出去赶跑她!”

    呃!

    这种事情,何涵韵还真的能够做出来。

    别看她在李子树面前温柔乖巧,在其他人面前,何涵韵可是令人头痛的百变小魔女。

    李子树收了促狭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涵韵,我也是昨天通过吴海洲才认识的陈雯雅,此外跟她没有任何交流。”

    “陈雯雅过来拜访,大概还是因为昨天她准备求助吴海洲的事情,我今天有些疲累,就不做推算了,你让她进来说吧!”

    何涵韵的小脸缓和了许多,眉梢微挑:“真的?”

    “真的!”

    “嗯!这还差不多,我去请陈雯雅进来。”

    陈雯雅这次出来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在经纪人和助理的陪同下前来拜访李子树。

    她的心情非常低落,眼睛红红的,还顶着一对硕大的黑眼圈,状态还远不如李子树。

    在她和曾朝辉的恋情当中,她一直都是处于弱势的一方,除了还没有将身体献给曾朝辉之外,几乎对曾朝辉言听计从。

    在得到李子树的指点之后,她其实还是在心里抱着一线希望的。

    因为良缘难得,她想尝试得到一种两全其美的结局。

    既想拥有自己热爱并愿意为之全力拼搏的事业,又想拥有两情相悦的幸福婚姻。

    可是,她刚刚向曾朝辉提出自己的想法,便遭到严词拒绝,让她的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而之后的发展,更是让她心寒且悲痛,有种一片真心喂了狗的悲凉感觉。

    当她第一次在曾朝辉面前坚定自己的想法,一向在她面前温文尔雅的曾庆辉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从一个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一下子就成了心地恶毒,语言刻薄的流氓。

    那一句句biao子,那一声声戏子,那露出无耻面目强行上前撕碎自己衣服的狼爪,都让陈雯雅的心堕入了深渊,碎了一地。

    多亏,陈雯雅一直坚持健身,身体素质在女子之中不是一般的强健,这才能拼了命的衣冠不整的逃了出来。

    昨夜,陈雯雅彻夜未眠,一方面是因为伤心,本以为与曾朝辉佳偶天成,天生一对,却没想不过是金钱与美色粉饰下的苍白“爱情”。

    大概自始至终,也只有她投入了百分之百的感情。

    另一方面是因为忧虑,想到她跑出来时曾朝辉歇斯底里的威胁,她便觉得不寒而栗。

    甚至,对自己的未来都失去了希望。

    天一亮,她就坐不住了,推了工作,跑来拜访李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