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69章 亲自经历才相信

第69章 亲自经历才相信

 热门推荐:
    李子树的手,按在了地下室的门锁处,双脚踏地,身体从脚跟处向上猛然一抖。

    如同握住一根鞭子的手柄抖动一般,李子树的身体一震,按在门锁上的手向前一推。

    地下室的防盗门的门锁处向内凹进,与门锁结合处的墙壁碎裂,大门轰然大开。

    刘成本要上前阻拦李子树的大手才伸到一半,便停在了半空。

    他愕然的张大嘴巴,眼珠几乎都要瞪出眼眶。

    这......这特么怎么可能?

    这不是纸糊的!

    这可是防盗门!

    这可是水泥钢筋!

    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徒手打破?

    众人惊愕之间,李子树已经将藏匿在里面的顾大川拎了出来。

    刘成这才如梦初醒,立刻召集人手,接过顾大川的同时,搜索他刚刚藏身的地下室。

    李子树拍拍手,缓步走到历天南身边,指了指被破坏的门锁和墙壁,道:“我身无分文,还请厉先生负责赔偿!”

    厉天南哭笑不得,点点头之后,急迫问道:“li大师,顾大川所说的炸弹是否存在?必须保证安全才能停止疏散!”

    这时候,抓到顾大川固然重要,但确认炸弹是否真的存在,更是关乎群众生命安全的大事。

    李子树在这种事上反应并不慢,立刻回道:“据我推测,顾大川所说的炸弹并不存在。但这事关系重大,厉先生还是谨慎从事为好!”

    厉天南听李子树这么说,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尽管从他见到李子树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才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但是,李子树在他面前展现出来未卜先知的能力,几乎已经让他完全信服。

    只是,这个时候可不是他对李子树表达感激的时候,对李子树点了点头以示感激之后,历天南的一道道命令立刻发了出去。

    “刘成,立刻将顾大川弄醒,马上对他进行讯问,确定炸弹是否真的存在!”

    “冯新志,快过来给我解开!没看到顾大川已经被抓到了嘛!”

    “唉!广泰,顾大川是抓到了,但炸弹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疏散计划不能停!全员上阵,全力疏散,务必保证大家的安全!”

    “......”

    李子树看着所有人都开始忙碌,似乎只剩下他一个闲人无所事事的站在一旁。

    这时候,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是他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但这次却不行,他必须得到厉天南的准许,才能离开。

    从地下室出来之后,顾大川被带上一辆警车,十五号楼的居民陆续揉着惺忪的睡眼涌出单元门,被疏散到周围。

    此时,华景小区十五号楼周围的几栋楼的居民也被惊动,不少灯光亮起,阳台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哪怕有很多警员和物业人员负责维护秩序,但人实在太多,现场还是不时发生混乱。

    厉天南是个闲不住的人,安排了各方面的事务之后,正要去看看顾大川的审讯情况。

    恰在这时,一辆摩托车从人行路猛然窜出,大灯突然打开,正好照在厉天南身上。

    摩托车突如其来的巨大轰鸣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在刘成等人的惊呼声中,飞快的冲向了厉天南。

    车上有两个人,都戴着头盔,看不清面容,但看身形,应该都是身强力壮的男性。

    就在摩托车距离厉天南不足十米时,乘坐在摩托车后座的男子,右手已经亮出了一柄一尺多长的短刀,顺着惯性斩出。

    李子树并没忘记厉天南还有断腿之厄,无所事事的他暂时主动成了厉天南的跟班,一直待在距离厉天南不远的地方。

    他看到摩托车冲了出来,反而松了口气,这个历天南还不错,既然赶上了,就再帮他一把。

    厉天南也并非泛泛之辈,哪怕是仓促疲惫之中,也有所警觉,可摩托车的速度实在太快。

    眼看已经来不及避开,唯有低头躲过车后座那人的斩首一刀。

    电光火石之间,厉天南突然想起李子树的警告,不禁苦笑,看来起码得被撞断双腿。

    危急时刻,两根银针不知道何时已经拈在李子树的两指之间,屈指一弹,两点微光一闪,刺入驾驶摩托的男子双臂根部。

    随即,在摩托车前轮即将撞到厉天南时,一把抓住厉天南的腰带,将他带离摩托车撞击的范围。

    同时,他顺便抬起腿,踹在乘坐在摩托车后座男子的腰上。

    三个动作几乎同时完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改变了这三个人的人生轨迹。

    厉天南的双腿并没有骨折,只是被印上了摩托车轮的印记,最多也只是有些软组织挫伤而已。

    人的命中有灾难,几乎不可能完全去除,最多也就如现在这样,从双腿骨折化解为只被印上了摩托车轮的印记。

    驾驶摩托车的男子双臂失去知觉,本正准备来个一百八十度大甩弯,在重创控制厉天南的同时,做好立刻逃离的准备。

    却彻底失去了掌控摩托车的能力,狠狠的甩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树干上,七荤八素,直接昏厥了过去。

    乘坐在摩托车后座的男子则被李子树一脚踹了下去,腰部以下直接失去知觉,奋力脱下头盔后,一边哀嚎一边呼救。

    李子树将惊魂未定的厉天南放到地上,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淡淡说道:“厉先生,恭喜啊!安全渡过一劫。”

    厉天南苦笑一声,心中对李子树充满感激,从这时起,他才真正由衷的佩服李子树。

    “li大师,原本我以为传言失真,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准确预测未来的人!没想到,li大师的本领比传言中更加神奇!”

    刘成这个时候才跑过来,带人先将现场保护好,将机车二人组控制住。

    这两人根本没有能力逃跑,所谓控制,更大程度上是控制住他们的伤势,避免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亡。

    李子树对历天南夸奖的回应只是淡淡一笑,一边走到驾驶摩托车的男子身边取回自己的银针,一边道:“厉先生,我想接下来用不到我了,如果方便的话,派个人送我回去吧!”

    厉天南略一思索,接下来事情繁琐,都是他们的专业范畴,确实不必再由李子树出手。

    他紧紧握住李子树的手,由衷感谢道:“li大师,今天多亏了你,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改天我亲自登门致谢。”

    “刘成,马上安排车,送li大师回去,顺便接回娇娇!”

    刘成这次再也没有阴阳怪气的讥讽,眼神中也再也没有半分不屑。

    自从李子树将地下室的门和墙一下子打出个窟窿,刘成对李子树的态度就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从百般看不惯,到从心底佩服。

    心态上发生改变,再看到李子树超然淡泊的姿态,他不但没有了半分看不惯,竟然生出牛bi人本该如此的感觉。

    听到历天南的吩咐,他再也没有半分抵触,屁颠屁颠的吩咐:“小罗,你开的车好,你送li大师回去!”

    安排人去开车,他处理了手边的事情,还热情的来到李子树身边,随历天南一起笑送李子树。

    厉天南对李子树态度的转变,还相对自然。

    刘成对李子树态度的转变,却堪称一百八十度。

    李子树的态度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在微笑中乘车离去。

    回到居所,何涵韵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酣睡依旧。

    那个名叫娇娇的姑娘随车离去之后,李子树探查了一下周围,便继续有规律的生活。

    看书,打坐,修炼,睡觉,起床,打拳,洗澡,做早餐。

    “咚咚咚!涵韵,起来吃早餐了!”

    何涵韵拍拍自己的脑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房间睡觉的。

    她郁闷的嘟起小嘴,恨恨的低声说道:“死李子树,你就算不喜欢听我说话,也没必要把我打晕啊!”

    莫名其妙的睡着,何涵韵严重怀疑是李子树在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她给打晕了。

    可是摸摸自己的脑袋,却没有任何疼痛的地方,反而因为一夜好睡,精神特别健旺。

    早餐还是两碗粥,四个鸡蛋,两个水果,只是熬粥的配方经常变化,水果也几乎每天都有所不同。

    何涵韵没有纠结很长时间,走出房间的时候似乎早就已经忘了昨晚的事情。

    她气质高雅,温柔端庄,一举一动俨然是个大家闺秀。

    吃过早饭,李子树负责洗碗,清洁,何涵韵也没有闲着,开始按照李子树昨天的吩咐,联络东明集团董事长韩火凤。

    对于韩火凤,何涵韵在之前多多少少是有些畏惧感的,并不愿意和骄横霸道,不讲规矩的韩火凤打交道。

    但现在不同,韩火凤横行霸道的倚靠韩景洪都在李子树面前服了软,韩火凤也只能选择服从。

    何涵韵通过关系找到韩火凤的电话,拨通过去:“韩火凤小姐......”

    “你是谁?为什么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没有一个让我不收拾你的充分理由,你最好洗干净屁gu等着!”何涵韵刚刚说话,就被韩火凤一顿抢白,外加粗俗的威胁。

    何涵韵的鼻子简直都要被气歪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这韩火凤是一条疯狗嘛?

    逮到谁都想撕几口?

    她几次深呼吸,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才继续说道:“韩火凤,我是何涵韵,我家子树让你九点之前来见他!”

    “记住,是九点之前,你最好在一个小时以内赶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