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53章 风水增福

第53章 风水增福

 热门推荐:
    李子树淡然一笑,道:“哦!那周大师不用继续推算了,我已经找到了!”

    啊!

    周学文彻底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

    我到了这火山公园有一会儿了,却仍在推算当中。

    你刚刚找到这里,比我还慢,你就敢大言不惭的说找到了?

    他很快醒悟过来,眉头紧皱,不悦的说道:“li大师,请你千万不要开玩笑!我需要安静的环境进行推算,告辞!”

    这回轮到李子树愣住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谁跟你开玩笑了?

    他哭笑不得的拦住周学文,向前一指,道:“周大师,你看那里!”

    周学文惊疑不定,停下脚步,顺着李子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却见不远处的小湖边,有石雕,有绿树,有鲜花,有游人,根本看不到什么纸张。

    可是,这个方向......周学文隐隐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却还有一层隔膜难以勘破,整个人如同身在浓雾当中,迷失了方向一般的难受。

    李子树面带微笑,淡淡的说道:“周大师,还没想到嘛?北方之火,水畔之火,虽弱却有光。”

    “啊!”周学文大叫一声,道:“我想到了,那张纸必然藏在湖边的灯台里!我找到了!哈哈哈......”

    小湖的边缘,有一座石雕,石雕手中举着一个灯台,写有“马到成功”四个字的纸就藏在灯台里面。

    面对兴奋跑去的周学文,李子树没有阻拦,而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目送他去拿“马到成功”。

    何涵韵有些焦急,晃着他的手臂催促道:“子树,你怎么能让那家伙去拿,一会儿他不承认是你找到的怎么办?”

    李子树淡然一笑,与何涵韵如同情侣散步一般走在湖畔小路上,道:“那又如何?结局已经注定,他能改变什么。”

    淡然的态度,却让人有一种不可否决的确凿。

    何涵韵对李子树,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信任和依赖。

    似乎不管是李子树说些什么,她都会确信无疑。

    两人就这样,一边轻声谈笑,一边缓慢悠然的前行。

    周学文在雕塑手上的灯台拿到了那张纸,展开之后,就看到了他自己亲手写上去的“马到成功。”

    狂喜之后却伴随着巨大的失落,那张纸的确是在他手中,却并不是他依靠自己的能力找到的。

    也就是说,这一场,他让李子树占到了先机。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他迎向李子树两人,略带尴尬的笑道:“li大师,这是你找到的,我帮你取了过来!”

    李子树笑了笑,从周学文手中接过那张“马到成功”,道:“周大师如果不是太急躁,乱了心绪,没准早就找到了。在下只是险胜!”

    周学文的心情一下子又晴朗了不少,笑道:“我还有机会,li大师,我一定会在你前面找到旗开得胜!”

    还找旗开得胜?

    肯定是宋宇博这些大师们怕影响周学文的发挥,还没有将李子树已经找到“旗开得胜”的事情告诉周学文。

    何涵韵撇了撇嘴,道:“周大师,你已经输了,我家子树早就找到写有旗开得胜的那张纸了!”

    啊!

    恍如被人打了一闷棍,周学文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失措。

    这特么怎么可能?

    我几乎马不停蹄,一路奔波,连“马到成功”这一张纸,最后都失之交臂。

    李子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旗开得胜”和“马到成功”都找到呢?

    这世间,竟然真的有人能做出这么神奇的事情嘛?

    玄学大师不同于街头算命求温饱的所谓算命先生,他们的档次更高,收入更多。

    他们早就不必再为生活奔波不休,而是有了更高的追求。

    周学文就非常享受前来问事的普通人,用惊诧的眼神看向他,将他所作之事当做神迹,将他当做半仙来对待。

    可是,今天,他自己在面对李子树的时候,竟然也产生出这种想法。

    这李子树,怕不是真的拥有神仙手段吧!

    震惊过后,周学文还算保持了大师的风度,苦笑说道:“li大师神乎其技,我实在是自愧不如。我......认输了。”

    他并没有等到见到那张“旗开得胜”再认输,也没想着打电话向何老先生或宋宇博进行求证。

    当他看到李子树淡然的表情,深邃的目光,他就知道,何涵韵绝对没有说谎。

    与其纠缠不休,吹毛求疵,最后落得依旧无可奈何,人人嫌弃,被判失败,还不如干脆认输。

    起码,还能多少算是有些风度。

    李子树淡淡笑道:“胜败乃是常事,周大师不必放在心上。”

    周学文点了点头,这时再看李子树身边巧笑嫣然的何涵韵,他才猛然醒悟,原来从始至终只有寻物这两局。

    李子树根本就没有让何涵韵去藏到哪里的打算。

    也就是说,他和李子树,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人家让自己一只手,自己也远不是对手。

    一时之间,周学文不禁有些心灰意冷,似乎再也看不到自己这一方松散的联盟取胜的任何希望。

    第二场,以出题人周学文认输结束。

    在打电话召回了躲藏起来的鲁信元之后,海阳市的玄学大师们,十几辆车停在一起,开始了第三场挑战。

    第三场的出题人,是抓阄抓到二号的王半仙。

    王半仙擅长的正是风水之术,而在他们的印象当中,李子树赖以成名的也是风水。

    因此,王半仙颇有点儿未战先怯的意思。

    直到即将出题,依旧有些犹豫不定。

    何老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小王啊!真觉得没有希望,你可以弃权啊!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没想到,何老先生劝退的话反而使王半仙坚定了心思。

    十四个人,二百八十万,是早就凑到一起的,他畏缩怯战,钱也已经回不到他手里了。

    与其背负不战而降的名声,还不如来个背水一战呢。

    想到这里,王半仙笑道:“多谢何大师规劝,能够挑战li大师,乃是我的荣幸,正可以和li大师取取经,学习一下。”

    说完,他也不再墨迹,直接从他掌管的手提箱内取出二十万,交给了方会计。

    钱收了,李子树收起手中的书,淡淡说道:“王大师,我们要加快进度了,请出题吧!”

    王半仙道:“li大师,我这个题目是关于风水,俗语云,福地福人居,福人居福地,就算风水轮流转,有福之人自会福来祸去。”

    “我的题目是,如何用风水之术让福薄之人增幅,快速变成有福之人!”

    李子树目光一凝,深深看了王半仙一眼,这已经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挑战了,这是想来偷师学艺。

    一个人的福德,几乎在出生的时候便已经注定,很难改变。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命”排在了第一位,是后面所有的基础。

    所谓算命,本身就是对一个人今后将遭遇的人生大事进行预测。

    而算命的手段,无外乎利用生辰八字的四柱预测,根据容貌的面相预测,根据手部形状纹路的手相预测,根据骨骼的骨相预测等等。

    其中,根本无法后天更改的,便是人出生的年月日时。

    就算是依靠现代科学,选择剖腹的时间,你总不能在孩子出来之后再塞回去吧!

    一旦落生,生辰八字便无法更改。

    这八个字便如同八个符文组成的阵法,从一个人出生开始,时时刻刻吸纳宇宙中与阵法相对应的能量。

    这些能量,从这个人出生到死亡,时时刻刻影响着这个人的人生,调整这个人的运势,决定着这个人是否有福。

    至于面相,手相,骨相等方面,虽然也相对固定,但却还是能够通过后天的锻炼和生活习惯,甚至是整容来更改,以至于改变命运的轨迹。

    除此之外,后天改变命运的方式,最主要的手段就是所谓的好风水,积阴德和读好书。

    但是,想用风水之术让福薄之人快速变成有福之人,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有这样的好事,李子树其实也很想让自己先尝试一下。

    他淡淡说道:“这么说,王大师已经掌握了用风水之术为福薄之人快速增福的方法了?”

    王半仙尴尬的一笑,搓了搓手,道:“li大师,你也知道,我们虽美其名曰为玄学大师,每个人也都有些预测的手段。”

    “但是,能医不自医,不是每个人都有何大师这样持之以恒的心性,为了改变命运,不惜一生来用联姻的方式追随在贵人身边。”

    “我们其实有的时候非常尴尬,经常会有人调侃,你们这些大师这么能算,为什么不给自己算算,什么时候能够大富大贵!”

    “但福德有限,生辰八字不可逆转,即便拼了命的将预测到的好处抓在手里,上天也会从你身边拿走更多,让你得不偿失。”

    “都说积阴德获福报,但普通人又有几个能够达成,王某不才,有些想法,就是想跟li大师切磋一下风水增福!”

    得,王半仙非得用这个题目发起挑战,李子树无法拒绝,也只好迎战。

    不过,李子树虽然不一定能够做到用风水之术为人快速增福,但他相信,一定可以比王半仙做得更好。

    如果不求解决这个挑战字面上的问题,而只求胜利,对李子树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道友请留步!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