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52章 我已经找到了

第52章 我已经找到了

 热门推荐:
    一语破天机第52章我已经找到了写有“马到成功”的那张纸,的确是被何老先生安排人带走了,李子树现在也得依靠卜卦的方式来确定方位,远近,具体位置。

    不过,他却没有如周学文那样,需要何老先生心中所想,在纸上画出无意识信息来起卦。

    当何老先生在为周学文提供的那张纸上写出“天”“地”二字的时候,李子树便根据何老先生当时散发出来的气场卜出两卦。

    第一卦为六十四卦中的“天雷无妄”,恰恰印证了李子树对写有“旗开得胜”那张纸的推断。

    那第二卦“坎为水”就是为找到写有“马到成功”那张纸指明了方向。

    李子树略一推算,便淡淡说道:“涵韵,开到爱民大街之后,一路向北,到火山公园停车。”

    经过分析,李子树将范围圈在了位于海阳市区北部的火山公园。

    这个公园占地不小,公园内部有几座存在年代久远的山丘,其中还有一处远古火山喷发留下来的遗址。

    虽然这里经过专家勘测之后,证实再也没有火山喷发的可能,但这个公园还是被命名为“火山公园”。

    不得不说,周学文在卜算之道上还是很有水平的。

    在李子树向火山公园出发的时候,周学文已经来到火山公园门口。

    他卜算起卦的方式虽然与李子树不同,但却也将范围圈定在火山公园内。

    吩咐司机将车停在了公园门口,周学文徒步走进公园,在公园小广场中间停下,取出三个铜钱。

    随即,他双手合十,将三个铜钱合在掌心,闭上双眼,默默的冥想了片刻,这才两手扣在一起,开始上下摇动。

    这是卜算中的六爻预测法,心中想着想要预测的事情,让自身的磁场与手中的铜钱产生信息交融,连抛六次,根据铜钱正反面成卦。

    六爻预测有一定的准确性,除了成卦之后的正确分析推断,最重要的还是成卦过程中信息交融的准确性。

    李子树对六爻预测,包括用铜钱摇卦的方式也有研究。

    不过,他的看法,就不是简单的所谓信息交融,而是磁场和能量的交融。

    铜钱也好,筷子也好,简单的几个字也好,不管是哪种起卦方式,都在释放一种与结果相关的能量。

    这种能量,也是以各种不同颜色,不同属性的“气”来展现。

    如周学文这种只依靠学习钻研理论的所谓大师,在没有突破到望气境的时候,内心中其实有时候也是迷惘而不自信的。

    因为,他们总会遇到预测时准时不准的情况,甚至同一个卦象,同一个事情,结果却大不相同。

    这其实就与成卦之前,没能得到正确的信息交融或者磁场能量交融,最后得出了错误的卦象。

    对于李子树来说,几乎不存在这种情况,因为这种磁场或能量的交融,是肉眼可见的。

    不过,周学文将卜算存在的失误称为成功率或失败率。

    成功率高于失败率,就是卜算的成功。

    而自己亲自寻物,就要能够承受一定的失败率,也就是试错成本。

    有了三个小时的时间限制,试错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

    因此,周学文的动作很快,成卦之后,立刻开始进行分析推算,好像一个学生在紧张的演算一道复杂的数学题。

    “方向东南,距离约三十里?不对不可能那么远,总不能是三十米吧!先向东南看看......靠!这边没有路......再推算看看......”

    在周学文紧张推算的过程中,表面是个清纯温柔的小白兔,实则内心狂野得如同一头小猎豹的何涵韵大小姐,驾驶汽车一路狂奔,风驰电掣一般载着李子树来到了火山公园大门口。

    李子树有些无语,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让何涵韵担任自己的司机是不是一个错误决定。

    多亏他身体健康强壮,如果换了何老先生或宋宇博乘坐何涵韵驾驶的车辆,不管车有多高级,恐怕都会把两个老头摇晃散架了。

    这且不说,就这一路惊险,饶是何老先生和宋宇博都有大师之名,那一刻大概也会觉得自己生死未卜啊!

    下了车,李子树活动了一下身体,平心静气,收敛心绪,带着何涵韵一起走进火山公园。

    他的选择与周学文几乎一样,也停留在火山公园的小广场中间。

    不同的是,他没有拿出铜钱来卜卦,而是眉心一热,开启了天眼。

    万物在他眼前变得虚化,五颜六色的各种不同的“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景色。

    写有“马到成功”四个字的纸上还有李子树随手画上的几道线。

    别小看这几道简单潦草的线,仔细打量,就会觉得很像是一个火堆或者一根火炬。

    马本身就是火属性,再有李子树的火上浇油,并在同时形成了一个最简单的火属性符咒。

    这个符咒画在这张纸上,普通人看不出这张纸与其他纸张有什么不同。

    但在望气境的修道者眼中,却会看到这张纸附近的火属性能量被牵引汇集到一处。

    虽然,这样一个符咒的能量有限,被它吸引汇聚的火属性能量也不会太多。

    起码远远达不到可以将这张纸点燃的程度。

    但是,有它在的地方,周围的“气”的颜色会发生一些变化,显得与众不同起来。

    哎!

    没有难度啊!

    这算不算欺负人呢?

    李子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走吧!涵韵,我们绕过这个小湖,到对岸去看看。”

    何涵韵伸出白皙纤嫩如新剥小葱一般的手指,指向在数百米外徘徊的周学文,道:“子树,你看!周学文在那里。”

    李子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周学文,却并未在意。

    见何涵韵也发现他了,便笑道:“涵韵好眼神,我们走过去,吓他一跳!”

    “好!”幼稚又充满恶趣味的提议立刻得到了何涵韵的响应。

    两人不再说话,轻手轻脚却又速度不慢的向周学文靠近。

    周学文此时正有些焦头烂额,几次推翻先前的推算,竟然暂时陷入了僵局。

    实在是有了时间的限制之后,又有巨额奖金的诱惑,周学文的心情很急躁。

    可是,越是急于求成,心里面越是烦躁,越是烦躁,在推算中越是容易出错。

    这与解答一道繁琐的数学题一样,先前算出的数字是错误的,之后即便程序完全正确,得出的答案也肯定是错误的。

    周学文便陷入了这样一个小小困境,本来通过试错可以得出正确结果的题目。

    此时,这道题,对他来说,有点难!

    “周学文!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哇呀呀呀......”打劫的经典语录,声音却如燕语莺声般清脆悦耳。

    正是李子树与何涵韵两人到了,这段打劫的经典语录,正是何涵韵在周学文背后喊出。

    “啊呀!”

    周学文的精神正处于高度集中并焦躁不安的状态,被从背后一喊,不由得惊叫出声,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一抖。

    灵魂都险些飞出体外,周学文缓缓回头,正看到笑嘻嘻的何涵韵和淡然微笑的李子树。

    紧张情绪一去,周学文这才感觉到浑身的力气被抽空,身体竟然有些软绵绵的,脚下更是如同踩在棉花上。

    一股羞恼的情绪猛烈的冲了上来,周学文脸色通红,大吼道:“你们做什么,人吓人,吓死人不知道嘛?”

    何涵韵一脸愕然,随即大眼睛眨了眨,小嘴扁了扁,眼泪迅速蕴满眼眶,委屈的马上就要垂泪一般。

    她小心的退后两步,来到李子树身边,伸出白生生的小手牵住李子树的衣角,带着哭腔低声说道:“子树,他怎么了?”

    李子树啼笑皆非,明明知道何涵韵这个状态绝对是装出来的,心中竟然有些隐隐心疼,自然而然升起一股保护欲。

    不等他向周学文兴师问罪,刚刚还怒发冲冠的周学文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脸色变换了几次,终于挤出笑脸。

    “这个......那个......何......小姑娘,我不是故意凶你的,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何涵韵立刻破涕为笑,挽上李子树的手臂,娇笑说道:“子树,你就是个大木头,为什么每次你都不会怜香惜玉,像这样跟我道歉?”

    变脸之迅速,简直快过了孙猴子的七十二般变化。

    李子树还好,毕竟早就领教过了,并且在对他施展的时候,还能自带免疫。

    但是,周学文可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的年纪又已经不小,很多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呆在了那里。

    李子树没有理会何涵韵的问题,而是带有几分歉意,对周学文说道:“周大师,唐突冒犯,还请不要见怪。”

    面对李子树,周学文的知识,经验,阅历,智慧,又都回到了身体内。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咳嗽掩饰刚刚的尴尬,道:“算了,小孩子家家的,我就不计较了。”

    何涵韵却不服气的说道:“你说谁小孩子家家的?”

    李子树赶紧拦住何涵韵,避免她跟周学文再发生冲突。

    虽然以何涵韵的家庭背景,完全可以不惧周学文,但当街争吵,总是不太好。

    随后,他看向周学文,郑重说道:“周大师,不知道你找到写有马到成功的那张纸了嘛?”

    周学文立刻一脸警惕,道:“还没有,我正在推算!”

    李子树淡然一笑,道:“哦!那周大师不用继续推算了,我已经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