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51章 旗开得胜

第51章 旗开得胜

 热门推荐:
    何涵韵挺了挺高耸的su峰,一脸的傲娇,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哈哈!

    在关键时刻,她可是李子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地位相当重要!

    “哼!”

    周学文自觉受到了轻视,不自觉的冷哼一声,道:“既然这样,li大师,我可先出发了!你可要当心,别太小看我了!”

    李子树微笑点头,道:“周大师,还请抓紧时间,何老先生可是定好了每一场的时间,不要超过三个小时哦!”

    三个小时?

    在三个小时内找到藏在海阳市市区的两张纸,这是在开玩笑嘛?

    周学文的脸色一变,有了时间的限制,难度将直线上升。

    他紧盯着李子树的双眼,道:“三个小时?li大师确定?”

    李子树笑道:“当然确定,何老先生可是你们提议请来的裁判,他定下的规矩,我们当然应该遵守。”

    拐子刘皱眉说道:“li大师,那是第一场的规矩,现在情况不同,在海阳市这么大的地方,找到两张纸和一个人,三个小时的时间,实在太紧迫了一些吧!”

    第一场的时候,何老先生给李子树规定了三个小时的时限,超过三个小时没能完成,即算自动认输。

    当时,他们还暗中窃喜,认为这是在为难李子树,给了他们更大获胜的希望。

    没想到,李子树竟然要将这个规矩延续下来,在第二场也继续限制时间。

    宋宇博哈哈一笑,道:“有时间限制也好,不过,li大师,这次是寻人寻物,三个小时的时间找到两样,恐怕会有些紧迫。”

    “既然限制了时间,那便将获胜的规则修改一下,如果不能找到其中之二,那便以占据优势的哪一方获胜,你看如何?”

    李子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道:“也好!总之,一定要速战速决,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周学文看向何老先生,问道:“何大师,第二场是不是从现在开始计时?”

    何老先生看了看表,又瞟了一眼李子树的表情,见他淡然的模样,心中有了谱,道:“现在是下午一点三十五分,开始计时,四点三十五分的时候统计结果!”

    “好!”周学文低头看了一下手表,确定了一下时间,道:“我这就出发,大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目送周学文大步离开,被司机接走,众人的目光再次汇集到李子树身上,不知道这个家伙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何涵韵见李子树还在优哉游哉的喝茶,心中不由得也开始有些急躁,轻声说道:“子树,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发了?”

    李子树不紧不慢的又喝了口茶水,这才站起身,却不急着出发,而是看向何老先生,笑道:“何老先生,那张旗开得胜,是不是放在了你乘坐的车里面?”

    宋宇博,王半仙,拐子刘等人一头雾水,茫然的看向何老先生。

    何老先生则一脸震惊,张口结舌,怎么也没想到就这样被李子树找到了一张。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顾不上端起大师和裁判的架子,几步走到李子树跟前,道:“li大师,我明明用五行之物乱了那张纸的气场,扰乱了推算,你是怎么知道那张旗开得胜在我的车上?”

    众人皆惊!

    这......这样就找到了?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寻物嘛!不过是方位和距离,来百香园的路上,无聊起了几卦,根据卦象显示,旗开得胜处于移动当中,并且距离一直很近。”

    “这就证明,那张纸一直都在我们同来的车上,最有可能的,就是在何老先生的车上。”

    “而来到百香园之后,卦象随之变化,旗开得胜停了下来,方位距离就在何老先生的座驾所在之处。”

    何老先生眉头紧皱,还是不相信光靠卜算就能如此轻易的找到他精心藏好的东西。

    宋宇博,王半仙等人呆若木鸡。

    就这样......找到了?

    可随即,他们便有人狐疑的看向何老先生,目光在何老先生与何涵韵之间不停流转。

    显然,他们认为其中有作弊的可能。

    李子树当然没有作弊,以他的水平,也根本用不到作弊。

    不过,找到旗开得胜这张纸,倒也并不是如他所说,通过卜卦的方式才能这么快找到。

    诚然,采用卜算的方式,水平高超,能够快速辩证得出正确结果的高手,也能很快找到。

    但是,对李子树来说,他还有更直接的方式。

    对他来说,或者对所有的望气境修道者来说,天地间存在的每一样物品,每一种生物,每一个个体,都由不同的“气”来组成。

    透过现象看本质,是所有望气境开启天眼后都有的能力之一。

    当周学文在那张白纸上写下旗开得胜四个字的同时,也为这张白纸赋予了与众不同的气场。

    再加上李子树画下的五道如风般的笔画,将这面旗子正式吹开,附加了特殊的符阵气场,更使这张纸成了特殊的存在。

    如果何老先生并没有在交给助手时掉包,而是真的由助手带着远离藏好。

    也许李子树还真的要多费一番手脚才能找到。

    但是,何老先生选择带在身边,放在自己乘坐的车上,这张写有旗开得胜的纸,便好像暗夜烛光一般,轻易的便被李子树发现。

    何老先生神色变换,看向李子树的目光中充满热切,如果不是当着宋宇博等人,他又是裁判身份,他一定再提拜李子树为师。

    不过,他看了看依偎在李子树身边的何涵韵,心中不自觉的欣喜,有亲孙女的支持,还愁从李子树这里学不到东西?

    他咳嗽一声,看向宋宇博等人,郑重说道:“诸位,写有旗开得胜的那张纸,的确就在我的车上!”

    “大家一起走吧!一起去验证一下!”

    宋宇博,王半仙等人心中对何老先生有所质疑,却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

    拐子刘却直接开口道:“何大师,这不合规矩吧!你将旗开得胜那张纸藏在自己车上倒也没什么,但你孙女何涵韵与李子树关系密切,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暗语是我们不知道的吧!”

    何老先生眉头一皱,脸色一沉,冷冷说道:“拐子刘,你这是质疑我的人品嘛?”

    “我可没这么说!但在自己亲孙女面前,何大师的人品是不是能够保持就不一定了吧!”拐子刘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到有人因为自己质疑爷爷的人品,何涵韵怒了,她大声说道:“刘大师,我爷爷可是你们自己请来的!不是他自愿来当这个裁判的,如果你们输了就怪裁判,那趁早收起你们的钱滚蛋!”

    “我家子树每天都很忙,哪有空陪你们搞什么挑战!他一开口,海阳市有的是大企业家主动登门送钱,怎么可能在意你们这点儿小钱!”

    宋宇博见发生了冲突,而何老先生一脸怒色,不似作伪,连忙插言道:“大家都别激动,拐子刘,何大师是我亲自出面去请的,事前也是征得了你们的同意。”

    “我相信何大师绝不会做出不公正的事情,你不要乱说,现在,马上向何大师道歉!”

    拐子刘脖子一梗,横了宋宇博一眼,道:“事关重大,我有质疑的权力!再说了,我可不是你侄子,你凭什么让我道歉!”

    这一句一下子戳到了宋宇博的痛处,老头儿血气上涌,脸色涨的通红,伸出的手指都不自觉的哆嗦起来。

    王半仙赶紧过来搀住宋宇博,怒声说道:“拐子刘,你犯浑不挑时候嘛?你不行,li大师就不行嘛?有本事,你现在就挑战li大师!”

    拐子刘眼睛一瞪,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李子树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向自己。

    顿时,他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起来,想要驳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当然不想现在就向李子树发起挑战,因为还没有找到李子树的弱点,根本就没有胜算。

    李子树见他不说话了,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刘大师,我觉得宋大师说得对,你必须向何老先生道歉!”

    “你当然有质疑的权力,但是,在质疑之前,你必须有何大师作为裁判,不公平不公正的证据!”

    拐子刘很想甩袖子离开,却又不敢真的得罪李子树。

    虽然这次李子树并没有说出他不道歉会有什么后果,但他不敢赌。

    思前想后,拐子刘只得收敛自己的倔脾气,不情愿的低头说道:“何大师,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哼!”

    何老先生冷哼一声,迈步就走,道:“时间宝贵,别在这里耽误li大师的时间了!”

    “都过来验证一下吧!亲眼看看,也好让你们心服口服!别能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宋宇博好不容易顺过了气,狠狠的瞪了一眼拐子刘,一边跟着向外走,一边说道:“走吧!看看li大师的推断是否准确,也好跟着学习学习!”

    写有旗开得胜的那张纸,当然就在何老先生的车上,除了不在场的周学文和鲁信元,所有人都亲眼见证。

    李子树也不再多说,说了一句“告辞!”便带着何涵韵离开。

    他还要再找到那张“马到成功”,才能锁定胜利。

    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让何涵韵藏起来让周学文来找。

    因此,在他的想法当中,找到“旗开得胜”这张纸,才只算是一比一平。

    决胜,当然是要找到“马到成功”。

    (摆碗蹲一边,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