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50章 先寻物

第50章 先寻物

 热门推荐:
    宋宇博如释重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老脸堆满笑容,道:“是,是,当然管饭,li大师请!”

    随即,宋宇博便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前后迥异,恐怕会被人笑话两面三刀,欺软怕硬。

    可他实在不敢再次得罪李子树,只得请李子树与他并肩之后,咳嗽了一声,这才挺直腰杆,重又成了令人尊敬的风水大师。

    一场风波,随着李子树的“很好原谅”迅速消弭,百香园又恢复了秩序。

    全场爆满,连大厅中都坐满了人,还有不少客人,宁可在外面排队等待,也不去别家去吃。

    百香园的口碑,的确是顶呱呱。

    宋宇博在百香园请客做东,当然不用排队等待,宋庆虎在接到电话的时候,便第一时间给预留出了包间。

    海天一色包厢,足足可以容纳二十人共同就餐,容纳海阳市玄学界的大师们还绰绰有余。

    不过,李子树没有落座之前,包括宋宇博和何老先生的所有人都没有落座。

    “li大师,今日多有得罪,还请上座!”宋宇博放低姿态,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对李子树发出邀请。

    何老先生丝毫也不见怪,如果李子树收他,他宁愿执弟子礼,侍候在一旁。

    不过,此时他却不好显得过于殷勤,一个是他裁判公正的身份,另一个则是自己孙女现在可是李子树的女朋友。

    李子树不喜俗礼客套,微笑说道:“还是请何老先生上座吧!吃饭而已,我就随便坐了!”

    说完,他就老实不客气的坐在距离他最近的座位。

    而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何涵韵,则微笑着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

    何涵韵对座位可没有什么概念,只要坐在李子树身边,坐哪里都好。

    宋宇博见李子树真的对这些不大讲究,这才与何老先生等人互相谦让之后,按照名望,财富等潜在规则排了座次。

    坐定之后,点菜,安排主食,没有点酒。

    打发走了服务员,宋庆虎亲自充当服务生,陪着笑脸,道:“li大师,大伯,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想喝点儿什么酒,我来安排!”

    宋宇博沉吟了一下,道:“我年纪大了,喝酒容易犯困,喝什么酒,你问一下何大师和li大师吧!”

    宋庆虎今天虽然丢了脸,跪了李子树,却对李子树并没有多少记恨。

    能够让韩景洪都服软的人,他宋庆虎跪一下,服个软,也不算太过丢人。

    再加上,李子树并没有刻意羞辱他,在他道歉之后,及时将他扶起,反而让他觉得李子树这个人挺不错,非常平易近人。

    不过,没等他问,李子树便微笑摆手,淡然说道:“今日我不饮酒,宋先生还是问问何老先生吧!”

    李子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保证大脑的绝对清醒。

    应付海阳市玄学大师们的挑战,只在其次,他还要充分利用其余时间,在短时间内,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何老先生与王半仙等人,也都拒绝了饮酒,点了一壶茶水作为饮品。

    毕竟等下还要进行玄学比试,必须保持头脑清晰。

    想到等下还要挑战李子树,众人又不禁有些惴惴不安。

    在之前不知道李子树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只以为他是个单纯的风水大师,兼修医术。

    他们还可以毫无顾忌的对李子树发起挑战,准备踩着李子树登上人生巅峰。

    但现在,得知就连在海阳市几乎无人敢惹的韩景洪竟然也栽在了李子树手下,被迫献上价值超三亿元的东明岛才算平安。

    闻名海阳市的玄学大师们不禁有些彷徨,不知道接下来是否还能向李子树发起挑战。

    不过,巨额奖金的吸引力巨大,他们又不可能轻言放弃。

    拐子刘按捺不住,开口问道:“li大师,我这人直来直去,秦家开出巨额奖金,邀请世界范围内的玄学大师向你发起挑战。”

    “钱,谁也不嫌多,我们近水楼台,离li大师最近,这才能够率先和li大师切磋一下。”

    “我就直说吧!我们中有人在和li大师接下来的切磋中,侥幸胜出,损伤了li大师的声名,li大师将会如何对待?”

    李子树哈哈一笑,道:“诸位不必有什么顾虑,愿赌服输,我还不至于输不起,更不会做出挟恨报复之事。”

    众人这才放松一些,拐子刘更是笑道:“有li大师这句话我就踏实多了。”

    王半仙调侃道:“怎么?拐子刘,难道凭你的本事,还真能胜过li大师不成?”

    拐子刘一拍胸脯,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li大师的本领我拐子刘是十分佩服的,但我也不会妄自菲薄,没准我所擅长,恰恰是li大师的弱项呢!”

    这话说得在座所有玄学大师都有所动,凉了半截的心突然又热切起来。

    李子树是很厉害,但玄学流派众多,博大精深,一个人怎么可能全部精通呢?

    他们也都是海阳市玄学界的代表人物,在各自的流派也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怎么能未战先怯呢!

    饭桌上的话题逐渐多了起来,气氛变得融洽。

    有宋庆虎的特殊关照,海天一色包厢点的菜肴都是优先端上。

    其中有宋宇博喜欢吃的酱爆八爪鱼,王半仙心心念念的猪肚鸡,还有各种海鲜以及百香园厨子拿手的特色菜。

    干饭!

    不喝酒的宴席,总是会早早结束。

    时间并不是很长,菜还没有上齐的时候,大多数人就已经吃饱了。

    何老先生笑道:“酒足饭饱,li大师,周大师,那两张纸已经分别藏好,等下可以请鲁大师和涵韵丫头各自出发藏好,还请两位大师先找物后找人!”

    “两位准备怎样开始寻找呢?需要我提供什么线索嘛?”

    周学文身材瘦削,饭量不大,早就坐在一旁剔牙去了。

    听了何老先生的话,不由得精神一振,道:“何大师,藏好的两张纸你可知道具体位置?”

    何老先生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点头,道:“当然知道。”

    “好!我只需何大师默默想着这两张纸所藏之处随意画上几笔,便可寻踪觅迹,找到它们!”周学文信心满满的说道。

    说完,他看向李子树,傲然说道:“不知道li大师想用什么手段来寻人寻物,需要何大师提供什么线索?”

    宋宇博放下手中的茶杯,注目凝神,看向李子树。

    王半仙也将最后一块猪肚鸡扔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凝神倾听。

    其他人也都停止谈笑,安静下来。

    实在是李子树在第一场时展现的命理之术太过神奇,让他们望而止步。

    想要在玄学方面胜过李子树,只有找到他的弱项。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才有可能获胜。

    因此,李子树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会额外关注。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不必,我不需要何老先生提供什么,不过是找两个东西而已,轻而易举之事!”

    众人无言,心里全都浮现出一个字“狂”。

    这可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助人寻物,只需断出大概方向,大概距离,大概多长时间可以找到。

    而是在一座数百万人口的中型城市里面,找到两张纸。

    十四位玄学大师,甚至将何老先生囊括在内,大概也就只有最擅长卜算的周学文,才敢出这样的题目来进行挑战。

    换做其他人,虽未必就肯定找不到,但花费的时间必然会很长。

    周学文挺了挺没有多少胸大肌的胸脯,取出随身的纸笔递给何老先生,道:“何大师,请想着这两张纸的所在之地,随意的划上几笔,写什么都行!”

    何老先生接过纸笔,闭上双目,略微沉吟了一下,在那张纸上随意写了两个字。

    字体龙飞凤舞,飘逸飞扬,足见何老先生的书fa功底,一个字是“天”,一个字是“地”。

    周学文接过纸笔,皱眉看着这两个字,右手置于胸前,大拇指在另外四指上飞快的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他的速度非常快,像极了在算数考试中利用手心算的小学生。

    很快,他就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组成了几个特殊的符号,似乎有所收获。

    李子树坐在不远处无动于衷,似乎并没有把寻物的事情放在心上。

    大概是为了避嫌,他没有看向周学文的方向,而是又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有了!”周学文兴奋的大叫一声,随即飞快的收起纸笔,对着鲁信元点了点头,道:“鲁大师,等下你就单独离开,藏在商量好的地方吧!”

    鲁信元应了一声,道:“寻人寻物决出胜负之后,记得立刻给我打电话,我还要回来观战的!”

    第一场的命理比试,鲁信元有了很大收获,他当然不能错过下面的挑战比试。

    之所以提醒要通知他,是唯恐还没用找到他,寻人寻物便已经分出胜负,但却把他忘在一边苦苦等待,错过下一场比试。

    周学文挥了挥手,道:“放心吧!不管输赢,到时候我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鲁信元跟李子树及其他人打了招呼,自行离开。

    周学文回头看到李子树依旧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动作,不禁心有不满,以为是李子树蔑视他的存在。

    “li大师,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出发寻物,你不安排一下让何小姐觅地隐藏嘛?”

    李子树这才抬头,微笑说道:“不必了,我没有车,还要靠涵韵给我当司机呢!”

    (道友请留步!顺手来个收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