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49章 请道歉到令我满意

第49章 请道歉到令我满意

 热门推荐:
    早在一路走来的时候,李子树便注意到了。

    百香园的选址非常好,真真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背后有靠,门前有财,青龙高起,白虎伏低,建筑也暗合风水聚财的布局,的确是做饭店的好地方。

    李子树停下脚步,淡然一笑,道:“很好。”

    很好?

    宋庆虎不由得哈哈一笑,道:“这位小兄弟眼光不错,慧眼识珠,我这里可是海阳市最好的风水大师布局,堪称风水宝地啊!”

    宋宇博却很不满意,瞟了一眼李子树,道:“这里竟然只得到li大师两个字的评语,未免太过敷衍了吧!”

    李子树眉梢一挑,笑道:“这可是宋大师出的题目?”

    呃!

    宋宇博不禁语塞,你特么不会说些客气话嘛?

    花花轿子人抬人你不懂嘛?

    你小子这样以后会没有朋友的!

    宋庆虎没有在意,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以为自己的大伯正在教导年轻人,还以百香园的风水布局作为题目。

    可是,李子树的下一句话,却让宋庆虎大吃一惊。

    “如果这是宋大师出的题目,还请先行缴纳二十万元,我自然会对百香居详细解读,保证让宋大师满意!”

    什么?

    二十万?

    宋庆虎有些迷糊,难道这年轻人不是大伯教导的弟子?

    解读个风水布局,竟然敢开口向大伯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万?

    他立刻怒了,伸手指向李子树,大声斥责道:“李子树是吧!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嘛?我大伯宋大师可是堪称海阳市第一的风水大师!”

    “这样的大师指点指点你,你应该感到荣幸,应该主动献上尊敬和费用,竟然还敢开口要钱?你算什么东西!我呸!”

    宋庆虎不明缘由,开口怒斥李子树,宋宇博没有阻拦,反而觉得身心舒爽。

    与李子树的交锋,他还从来没占过便宜,直到此刻,才觉得稍稍出了口恶气。

    李子树不擅长口舌之争,更不愿意在莫名其妙的争执中动气。

    那样就是在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因此,他对宋庆虎的怒斥报以微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不要说这样斥责一位风水大师,就算是一个普通的顾客,也早就怒了。

    脾气大的,一定会针锋相对的争执,甚至开打。

    脾气温和的,大概率也会甩手离开,从此不再登门。

    但李子树不同,他只在宋庆虎大声斥责完,迎着玄学大师们审视的目光和周围食客异样的眼神,面对宋宇博,淡淡说道:“宋大师,我可以认定这是你对我的挑衅吧!”

    “我只等三分钟,如果没有令我满意的道歉,我有把握,不但让百香园变成一块死地,还能让宋家从此在海阳市成为过街老鼠!”

    “请你深思,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开玩笑!”

    “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开玩笑!”

    平淡的语气,却似乎酝酿着狂风暴雨,微笑的表情,却似乎能够给人带来极大恐惧。

    三分钟,扯什么淡?

    宋庆虎大怒,他宋家是什么人都可以威胁的嘛?

    你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你以为你是谁?

    竟然敢口出狂言,让百香园变成一块死地!

    让宋家从此在海阳市成为过街老鼠!

    真特么的是找死!

    “王东,你特么死哪去了,召集人手,把这个......”

    “住嘴!”

    话还没说完,宋庆虎的手臂就被人紧紧抓住,耳边传来怒斥的声音。

    他怒火更炽热,可抬眼一看,怒斥他的竟然是何老先生。

    宋庆虎顿时没了脾气,百香园经营的的确是风生水起,宋家在海阳市也算是有头有脸,家资不菲。

    但是,这得分跟谁比,跟何家比,便如同小巫见大巫,跟何家背后的秦家比,更是难以望其项背。

    他经营饭店多年,性格相当油滑,怒目金刚立刻成了笑面虎,脸上堆满笑容,反手扶住何老先生,道:“何伯伯,您怎么了,是不是我惊扰到您?”

    何老先生瞪了宋庆虎一眼,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宋宇博,一脸严肃的低声说道:“宋老哥,时间紧迫,我只说一句,你自觉比秦家如何?”

    宋宇博此时脸色阴沉,正处于极度愤怒之中。

    他是有纵容之嫌,是想借此奚落羞辱李子树,但并非我直接斥责你,你凭什么要我当众道歉!

    还要道歉到你满意为止?

    还竟然敢口出狂言,让百香园变成一块死地!

    让宋家从此在海阳市成为过街老鼠!

    太欺负人了!

    可何老先生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淋下,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宋家怎么可能比得了秦家?

    连秦家想对付李子树都要用悬赏挑战的方式,难道李子树有能够让秦家都忌惮的能力?

    他正惊疑不定之际,何老先生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宋老哥,你我关系亲厚,我才多说一句,你自觉比韩景洪如何?”

    宋宇博倒吸一口冷气,猛然想起近几天关于韩景洪的传闻。

    韩景洪也许没有秦家有钱,但是,绝对比秦家有势力。

    并且,得罪了秦家,秦家的报复顶多是来自于商业上的合法竞争,而没有其他隐忧。

    但得罪了韩景洪,大概就只有抛家舍业,背井离乡,付出巨大代价,才能摆脱韩景洪的报复。

    就是这样的韩景洪,听说前几天得罪了什么人,突然病倒,献出了辛苦经营的东明岛才得以脱身。

    宋宇博看向何老先生,伸出右手指向李子树,低声问道:“你是说,逼迫韩景洪献出东明岛的就是李子树?”

    何老先生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最多还有不到一分钟,你自己决定吧!”

    宋宇博一下子心凉了,如堕冰窖。

    特么的!

    老头儿心里大骂。

    我要知道你是这种狠人,我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找你的麻烦!

    他看向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百香园的大门周围挤满了人,有迟来的客人,有被争执吸引来的食客,有百香园的服务人员,足有上百人。

    并且,身边还有海阳市玄学界的大师们在场。

    宋宇博心中苦涩,当着这么多看热闹的人,向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道歉,还要道歉到他满意为止,他的老脸怕是要丢光了。

    可看着不远处淡然而立的李子树,他心中突然又怒气勃发。

    不过,他当然不敢再对李子树发脾气,而是抬脚踹在了宋庆虎的大腿上,狠狠的骂道:“你这个畜生,竟然敢对li大师出言不逊!”

    “你给我马上跪下,立刻向li大师道歉,求得li大师的原谅!不能得到li大师的原谅,你就给我在这里跪到死!咳咳咳......”

    宋庆虎虽然还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到自己最敬重的大伯声嘶力竭,不顾形象的大骂自己,还是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可让他一个快五十岁的“大”老板当众下跪,跪的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这也......太过分了吧!

    王半仙一直就在何老先生身边,刚刚的话他当然也听的明白,一对突兀的大眼看向李子树,飞快的在心中盘算。

    怪不得秦家只能公开对付李子树,并且开价高达壹亿元。

    原来,李子树不但轻松从秦家拿走了价值三千万的迎客居,还从韩景洪那里拿走了价值超过三亿的东明岛。

    这样的人物,如果挑战不成功,也绝不能得罪。

    他迅速做了决定,在宋庆虎将跪未跪之际,开口说道:“庆虎,不是我说你,li大师是什么样的人物,也是你能够出言不逊的?”

    “赶快,听你大伯的,立刻给li大师跪下,道歉认错,求得li大师的原谅!”

    这事儿,王半仙做的非常巧妙,既双方都不得罪,还向李子树释放了善意。

    其余大师们,也都是分析局势,见风使舵的高手,纷纷出言缓和。

    但是,没有人劝说李子树,而是一致劝说宋庆虎立刻跪倒道歉,求得李子树的原谅。

    宋庆虎面向李子树跪倒在地,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太特么丢人了!

    当着自己的员工,当着百香园的常客,当着众多看热闹的人,他竟然不得不跪倒向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道歉!

    “li大师,对不起,我不是人......”

    “起来吧!我原谅你了!”李子树伸手扶起宋庆虎,淡淡说道。

    嗯

    所有人都呆住了?

    刚刚说得那么恐怖,三分钟之内不道歉到满意为止,就要将百香园化为死地,让宋家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怎么?

    一句对不起就原谅了?

    宋庆虎也愣住了,预料当中的羞辱没有如期而至,就这样被原谅了?

    随即,他便又意识到了什么。

    他将近二百斤的身体,自己没用半分力气,就像腾云驾雾一般站了起来。

    这李子树的力气,也太大了吧!

    这使他更加惶恐,作势又要跪下,却怎么也跪不下去,李子树扶住他手臂的手,好像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壁一般。

    宋庆虎不住躬身点头,这次道歉的诚意更足:“li大师,刚刚实在对不住......”

    李子树微笑摆手,淡淡说道:“承认自己的错误即可,做人做事,需要一个正确的态度。”

    随后,李子树便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了看忐忑不安的老头儿宋宇博,淡然说道:“宋大师,我肚子都饿了,你不是说要管饭嘛?”

    (道友请留步!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