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46章 夏虫不可语冰

第46章 夏虫不可语冰

 热门推荐: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李子树脸上,似乎想从他的脸色上看出什么。

    但是,李子树却依旧云淡风轻,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容,手中拿着隋春娥和龚国珍的照片,看不出任何为难的表情。

    宋宇博手掌发痒,很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喊一声:“不行就认输!”

    王半仙脸上肥肉抖动,似乎比李子树本人更加紧张十倍百倍,一对突兀的大眼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鲁信元却还算淡定,两手重叠置于身前,目光平和而有求知欲,似乎是在等待着李子树的答案来解答自己的迷惘。

    ......

    此时。

    在李子树眼前,他们却都不存在。

    李子树将他们全部略过,眼前却出现了两个从虚幻逐渐转换为实体的人。

    一个身穿红衣,皮肤白皙,略显丰满,正是隋春娥。

    一个身穿黄衣,皮肤粗糙黝黑,身材略显佝偻,正是龚国珍。

    而她们两人的生辰八字也仿佛首尾相连成了一个宽宽的腰带,缠绕在她们两人腰间。

    随着李子树的大脑高速运转,他的眼前不断出现新的隋春娥与龚国珍,在李子树的脑海中排成长队,似乎一下子出现了四十几个隋春娥与四十几个龚国珍。

    不过,同样是一个人,她的面貌却逐渐有了极大变化。

    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小,排在队伍最末端的,是两个似乎刚刚呱呱坠地的女婴。

    在这两人从出生截止到照片上的年纪,每一年的形象都固定下来之后,李子树脑海中的景象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有一些两人之外的其他人,开始出现在两个女人各自的身边,并表现出类似与不同的特质,被李子树赋予了在两个女人身边各自代表的意义和标签。

    如父母,兄弟,姐妹,贵人等等。

    随后,隋春娥与龚国珍不同年份的人像身边,出现了形式不同的房屋,以及不同的房屋格局。

    这些景象整合起来,便如同是各自以隋春娥与龚国珍为女主角的两部电影一般,演绎了她们各自四十几年的人生。

    “呼!”

    李子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环顾四周,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何老先生,宋宇博等人又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笑了笑,对鲁信元微微点头,道:“鲁先生,这两人生平大事,我已尽知,你的题目,已解!”

    鲁信元先是一愣,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随即收敛惊容,严肃的微微躬身拱手,道:“请赐教!”

    “哼!”

    宋宇博冷哼一声,脸色一沉,道:“李子树,言语不可试探,从现在开始不要询问信元任何问题,将你的断语直接说出即可!”

    就像现代客服行业,推销行业等一样,玄学界也有自己的“话术”,而且应用之早,远超其他行业。

    面对难以推算的命格,没有把握的推算,一般都会采用专用话术来进行套话,从而印证自己的推断或干脆套出客人的生平。

    这些都是所谓大师们惯用的伎俩,宋宇博当然怕李子树将这种手段用在性格刚直的鲁信元身上。

    李子树淡然一笑,不用宋宇博说起,他也不会做出向鲁信元套话的这种拿不上台面的事情。

    他也没卖关子,道:“这两人命运轨迹看似不同,却有类似之处,性格也是如此,都不是非常安于现状,喜欢另辟蹊径,在工作的同时,兼做第二职业,并且都有刚柔相济,能屈能伸的特质,并信奉佛道。”

    鲁信元点头道:“一点儿不错,的确如此,但这些我当时也有所推断,还请li大师说出她们命运的不同断语。”

    王半仙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凑到宋宇博耳边笑道:“宋大师,这位li大师的所谓断语,也太敷衍了吧!就这水平,恐怕这第一题就把他难倒了!”

    宋宇博伸手捋了捋胡子,脸上的阴云散了一些,略显轻松了一点,点头说道:“不管他有多大本事,今天咱们都要让他一败涂地!”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以打击李子树为能事。

    李子树丝毫没受到什么影响,见众人喧闹,便没有开口,只淡然看着众人。

    这种淡然,好似身在云端,俯瞰众生。

    宋宇博手又痒了,心里好像又多了一块石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李子树表现出来的超然姿态总是有深恶痛绝之感。

    他不敢深究自己的内心所想,唯恐自己是因为嫉妒,是因为这是他永远无法拥有的心境。

    无人响应,众人便也都讪讪住口,看向李子树的目光,不由得心中一恍,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自惭形秽之感。

    李子树淡然微笑,继续开口说道:“两人都在一九九一年结婚,婚后生活还算幸福。”

    “九八年,两人的工作都有很大变动,隋春娥成为公职人员,龚国珍进入私企。”

    “同年,隋春娥的儿子在公园游玩落水,经抢救并无大碍,龚国珍的儿子遭遇车祸,落入水池,却没到医院便已经身亡。”

    “零一年,两人命里同时遭遇桃花旺盛,隋春娥与丈夫的表现是夫妻更加恩爱,家庭幸福,龚国珍却因为失去了儿子,与丈夫的感情淡漠,在桃花旺盛的时候,感情有了新的寄托,从而导致最终与丈夫分道扬镳!”

    “从此,两人的命运在表象上的分歧越来越大,隋春娥家庭幸福,工作稳定,还有一份额外的副业收入,在去年,他丈夫的职位还得到了升迁,儿子留学海外,目前已经定居。”

    “而龚国珍遭遇丧子之痛,婚姻坎坷之后,从事了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工作,虽在工作之余,也有一份副业收入,但却因感情坎坷,入不敷出,同样是去年,她与第三任丈夫结婚,嫁到了农村,应该经营了一家不小的农场!”

    李子树娓娓道来,犹如亲见。

    鲁信元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脸上惊诧的表情遮掩不住。

    宋宇博的脸色越发阴沉,这两个人的命理推断,因为鲁信元曾经请教过他的缘故,他也通过鲁信元知道了这两个人的生平故事。

    如果不是李子树与鲁信元没有任何其他交流,他都以为是李子树事先已经得知细情。

    因为,李子树的话语虽然简短精炼,却将这两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的女人的命运,说得分毫不差。

    玄学大师们,大都擅长察言观色,通过鲁信元表情的变化,王半仙,拐子刘等大师们心中不由得一沉,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何老先生则面无表情,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只有看向李子树和何涵韵的时候,目光才会变得柔和。

    他现在越看李子树越顺眼,尤其是自己的孙女坐在李子树身边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他的心中就不由得乐开了花。

    房间内随着李子树的讲述完毕,突然变得静悄悄,只有粗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嗯哼!”

    何老先生打破安静,轻声的咳嗽了一声,看向鲁信元,道:“信元,你先说说吧!需要验证的话,可以由凌律师拨通电话!”

    宋宇博,王半仙等人也都顺着何老先生的视线看向了鲁信元,等待最终的结果。

    鲁信元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弯腰鞠躬施礼,道:“li大师,鲁信元拜服!你说得一点儿不差,说得就是这两个女人的人生经历。”

    “但是,为什么?仅凭生辰八字和两张照片,li大师为什么就能下如此断语,犹如认识这两个人很多年一样。”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民间为什么把四柱八字预测,手相,面相,等玄学手段俗称为算命?”

    嗯?

    突如其来的反问,不禁让鲁信元一愣,他略一思索,恭谨回答,道:“大概是来自于我们都有掐指计算的习惯吧。”

    掐指一算这个动作,是学习四柱八字等预测手段,为了便于记忆和推算总结出来的手段。

    看起来有几分神秘,其实与儿童启蒙学习算数的时候掰手指,所谓的手心算并无太大区别。

    李子树微微点头,道:“这就对了,所谓算命,趋吉避凶是也!本质并非玄学,更不是什么封建迷信,而是算学,是可以划归数学的范畴的!”

    “你给出的这两个女人的信息虽然不多,其实已经囊括了完成这道数学题的必要条件,按照公式推算,当然就可以得出准确的结果。”

    数......数学题?

    鲁信元又楞了,甚至有些茫然失措。

    有恍然明白的感觉,也有轰然崩塌的感受,两种思绪交织,却使得脑袋越来越乱。

    “啪!”

    牵扯到玄学的本质,宋宇博宋大师忍不住又拍了桌子。

    “简直是胡说八道!李子树,如果你愿意交流一下心得,便说些真知灼见,如果不愿意说,也没必要说这些来忽悠我们!”

    第一场,连他都觉得很有把握的题目,竟然被李子树轻松破解。

    而且,竟然被李子树说成是做数学题一样,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

    你凭实力赢了,我们认,但你不能耍人啊!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庄子云,夏虫不可语冰,宋大师,我所说是妄语,还是真知灼见,见仁见智,因人而异。”

    “对此,我不想辩驳,更不屑于辩驳,并且,提醒一下,宋大师,我是在回答鲁先生的问题,与你无关!”

    (摆碗蹲一边,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