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45章 第一个挑战题目

第45章 第一个挑战题目

 热门推荐:
    “哼!”

    宋宇博冷哼一声,白胡子翘了翘,继续说道:“小辈,不要小看人,今天我们就要代表海阳市玄学界将你除名!”

    王半仙附和道:“李子树,我们与你切磋,就要花费一场十万元,如果赢了你,还请你发表声名,退出海阳市玄学界,在海阳市范围内从此不得再以风水命理之术示人!”

    拐子刘也向前凑了凑,道:“对!既然技不如人,就要服气,总要付出一点儿代价吧!”

    ......其他大师们也纷纷开口。

    这是他们定的一个策略,交了钱,有了挑战权之后,逼迫李子树答应,一旦输了之后,公开认输并承诺退出海阳市玄学界。

    达到这种程度,对于一个玄学大师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连赖以谋生的饭碗都被打翻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身败名裂了。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这是额外的条件,我可以同意添加,不过......得加钱!”

    加钱?

    宋宇博等人不禁齐刷刷看向李子树,瞪大了眼睛,仿佛在说:你当个人吧!

    这是掉到钱眼里了嘛?

    在意识到李子树绝非是开玩笑的时候,众人收回目光,面面相觑,随即用眼神交流。

    “啪!”

    没错,宋宇博大师又拍了桌子。

    “好!不限场次,只要你输了,不管在哪一场输了,都必须发布声明认输,并退出海阳市玄学界!”

    李子树眉梢一挑,失笑道:“这么严苛嘛?”

    宋宇博老脸一红,知道自己这方提出的条件有失公平,但还是眼睛一瞪,板着脸道:“这是我们海阳市玄学界的底线!”

    “呦!竟然还有底线?这底线也太高了吧!”何涵韵夸张的说道:“你们主动来挑战我家子树,自愿送上钱财,采用车轮战不说,竟然还要我家子树做出承诺?”

    “宋爷爷,是不是你们不管是谁输了,也要做出相应的承诺呢?”

    宋宇博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王半仙等人也不再叫嚣,他们当然不可能做出这种承诺。

    如果输了,他们还要靠着这门手艺吃饭呢!

    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不过,让李子树同意这个条件,也是他们发起挑战的最大底气。

    不然,他们几乎没有赢得胜利的希望。

    何久明避开宋宇博等人求助的目光,老神在在的坐在一边,并没有参与谈条件的意愿。

    宋宇博无奈,道:“李子树,我们已经同意你加钱了,你总不能得了钱还要让我们做什么承诺吧!这也太过分了吧!”

    李子树微微点头,淡然笑道:“这样吧!一题一场,一场二十万,我如果输了,公开发布声明认输,并永久退出海阳市玄学界,如何?”

    这个条件,其实对李子树来说并没有任何约束力。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用风水命理之术去赚取钱财,更不必以此为谋生之术。

    宋宇博等人听到李子树直接提价一倍,从十万一场涨到了二十万一场,竟然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不知不觉,他们被那壹亿元的巨额奖金吸引,逐渐开始有了赌徒的心态。

    不怕输赢,而怕散场。

    他们互相看了看,呼吸不约而同的厚重了一些。

    一场二十万,如果一败涂地,对于他们其中一些人来说,已经有些肉疼了。

    不过,对于赌徒来说,这样才更刺激!

    “啪!”

    宋大师的老手都拍红了,却犹若未觉,大声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老王,拿钱!”

    王半仙也不含糊,再次打开箱子,从里面又拿出一摞红票子放在桌上。

    这次不用李子树发话,方会计便取过来清点,确认无误之后才对李子树说道:“li大师,整十万元,加上先前一笔,总计二十万!”

    李子树微笑点头,随即看向宋宇博等人,淡淡说道:“好,第一场可以开始了,你们谁先来?”

    鲁信元第一个站起身,脸色涨红,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来!”

    对于这人,李子树印象还算不错,毕竟心里还有几分公道。

    他微笑说道:“请出题!”

    鲁信元平复了一下心情,抛出了早就已经想好的题目:“li大师,我出的题目是关于命理,请听好!”

    “我这里有两个女人的生辰八字,都是一九六五年,乙巳年,庚辰月,癸丑日,甲寅时出生,也就是说,这两个女人是同年同月同时,在同一个村子出生,家境并无大的分别。”

    “生辰八字完全相同,也就是说,在我们推断她们两个女人的命运时,所做出的断语,也应该完全相同。”

    “当初,这两个女人同时找到我,给出了生辰八字,我也给出了几乎相同的断语,与两人的生活经历一一印证,结果却大相径庭,险些让我声名扫地,断绝对玄学的信心。”

    “这是我一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命理预测,我也从而相信,很多同年同月同时出生的人,命运轨迹并不相同,甚至有本质的区别。”

    “我的题目就是,请li大师根据这两人的生辰八字推断这两人的命运轨迹,几时结婚,几时工作,人生中有何大的变动,如准确,我鲁信元心服口服,甘愿认输!”

    听了鲁信元出的题目,房间内的人表情各异。

    宋宇博微闭双目,一副高人模样,只有微微上翘的嘴角,透露出老头儿此时的心情应该不错。

    王半仙一对突兀的大眼瞪得溜圆,伸出一只右手,竖了个大拇指。

    何涵韵却听得云里雾里,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却对李子树有足够的信心,温柔的看向李子树。

    何久明却眉头紧锁,嘴角抽动几下,几次都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话。

    只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道命理题,并不容易。

    李子树的表情却依旧淡定,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略一沉吟,他便开口说道:“鲁先生,这个题目很有意思,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的人,生辰八字完全相同,求她们准确的命运轨迹。”

    “在解答之前,我需要见到这两个人,哪怕是她们两个人的照片也可以。”

    鲁信元表情轻松,随手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取出两张照片递给李子树,道:“li大师,我早就准备好了!为了验证我所说真假,我这里还有这两个人的电话,可以请何大师随时拨通询问验证。”

    “这个红衣服的女子,名叫隋春娥,这个黄衣服的女子,名叫龚国珍,两人都生活在海阳市,距离这里并不算很远,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当然,如果li大师还不放心的话,咱们也可以亲自去见这两个人或将她们请到这里来!”

    李子树接过这两个女人的照片,仔细打量了一下。

    哪怕是在照片上,这两位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的女人,也能够看出生活带来的明显差别。

    同样都是四十几岁的女人,隋春娥看起来非常年轻,说是三十岁的少妇,也绝不为过。

    她的身形略显丰满,皮肤白皙,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皱纹,腰杆挺直,自信满满,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和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而龚国珍却像是已经五十几岁,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痕迹。

    她的身高明显高于隋春娥,但却已经显得有些弯腰驼背,皮肤粗糙黝黑,手掌粗大,明显是依靠体力劳动赚钱生活。

    大概是因为生活的艰辛,龚国珍在照相时露出的笑容也带有几分难言的苦涩,眼角的皱纹,有些松弛的双颊肌肉,无神的双眼,都透露出她的生活正处于艰难困顿之中。

    何老先生凑过来看了看这两张照片,不禁轻声咳嗽了一声,道:“信元,准确推断一个人的命运轨迹,单单提供生辰八字和照片,恐怕很难推断准确。”

    “外行人不知道,咱们可都清楚,这不但需要提供准确的生辰八字,还需要手相,面相,骨相,以及阴阳宅风水相结合,才能做到断语基本准确。”

    “尤其这两个女人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单凭生辰八字和两张照片做出准确推断,简直太难了。”

    房间内的气氛有些变化,宋宇博等人看向何老先生的目光都带有些疑惑和质疑了。

    尤其是王半仙,如果何老先生不是壹亿元巨额奖金提供者何秋月的父亲,恐怕都会开口质问。

    你这老家伙到底是哪头的?

    气氛诡异,何老先生当然感觉到了,他哈哈一笑,一拍大腿,继续说道:“你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得,居然能想到这样的题目。真是厉害!”

    随后,他又看向李子树,皱眉说道:“李子树,时间可是有限,如果你认可这个题目,我最多只能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过时,就算输!”

    宋宇博眉头舒展,对何久明的提议非常满意。

    虽然,何久明给出的三个小时他也嫌弃太长,但到底有个限制,能够避免被李子树钻了空子。

    这个题目,鲁信元曾经向他讨教过,他也曾经花费时间和精力研究过,虽有推断,却只有部分准确。

    想在三个小时内,依靠这点儿仅有的信息,将这两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的女人不同的命运轨迹准确推断出来。

    宋宇博认为,绝无可能!

    到底房间内的大部分人,都是擅长玄学的专业人士,都对这方面的事情非常感兴趣。

    轮流传看了鲁信元提供的备用照片,一个个喜上眉梢。

    因为,这道题,他们也不会!

    太难了!

    (道友请留步!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