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5章 何老先生的推论

第35章 何老先生的推论

 热门推荐:
    李子树也有这种错觉,他虽然能够亲眼看到这种不同景象,却还无法理解。

    还处于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有很多都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被认定为封建迷信的东西。

    如果用学校中学到的知识,根本无法解释这种真实存在的现象。

    李子树也只能将这种现象推测为,这个世界中,存在着不同的重叠空间,或者存在着不同的维度。

    而修道,便是可以看到不同空间或者不同维度同时存在的东西,并加以理解,吸收,利用。

    就比如现在,小个子杀手的灵魂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就是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

    只因为,看不见摸不着,并且用现代科学仪器也探查不到它的存在。

    但是,在李子树的面前,小个子杀手的灵魂,却真实存在。

    他一招手,已经将小个子杀手的灵魂完全束缚住的拘魂符锁链,自动飞出一根落入李子树的手中。

    所谓纲举目张,拘魂符锁链好像一张渔民的手抛网,牢牢的将小个子杀手的灵魂当做大鱼束缚在网中,而渔网的总纲绳就握在李子树的手中。

    抓住拘魂符锁链,李子树没有回去走电梯或楼梯,而是走到楼顶边缘,飘然消失在夜色中。

    “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不是死了嘛?”

    “你的中文发音很古怪,你是哪里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控制不了自己?”

    “回答我的问题!”

    “哼!我是大东岛帝国的犬养独行!”

    “东岛国?谁雇佣你来杀秦泰民?”

    “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呃!呃!......我也不知道雇主是谁,这是组织交给我的任务!”

    “你隶属于什么组织?”

    “哈!呃!”

    “回答我的问题!你已经自杀过了,想彻底魂飞魄散,你得通过我的同意才行。”

    “你杀了我吧!我不能说!呃......斩龙......我是斩龙组织的。”

    “斩龙?没听说过,是东岛国的民间组织嘛?”

    “啊!杀了我吧!......”

    “你已经死了!不用再害怕了!”

    “不是......斩龙并不是单纯的民间组织,而是东岛国专门针对你们国家,由松岛议员领导的国家隐秘组织。”

    “哦?秦泰民不过是个企业家,是个商人,你们为什么非要置他于死地呢?”

    “钱!斩龙组织需要经费,有人出钱,组织就会接下任务,然后派我们来执行!”

    “你还有同伴?”

    “这次没有,杀一个商人,我一个人绰绰有余......组织没想到会遇到您这样厉害的对手!”

    “把你知道的,都说说吧!如果你能让我认为你还有存在的价值,我会将你的灵魂妥善保存的,否则,你将承受无尽痛苦之后,魂飞魄散。”

    “阁下,我已经死了,只剩下灵魂,还想回去看看家人,求您饶恕!”

    “你还有最后一次开口的机会!想清楚再说话!”

    “......阁下,我在......”

    ......

    秦泰民的病房内。

    秦政通,秦月轩,何秋月,何秋生,何涵韵,以及何久明老先生都在。

    这次的刺杀事件比半年前的突然病倒更加恶劣,如果真的如李子树预测的那样,破除了天煞绝阳阵,秦家父子恢复健康,对方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图穷匕见了。

    到底是什么人,这样苦心积虑的想要杀了秦泰民?

    这件事情关系到与秦家及与秦家关系密切的每一个人。

    因为,秦家一向与人和善,并没有什么生死仇家,而对方的目的明确,矛头直接对准秦泰民,秦政通父子。

    甚至,还包括何秋月和秦月轩母女。

    而秦家父子如果身死,留下上百亿资产,必然会引起一场关于遗产及泰民集团公司的争夺大战。

    谁有资格参与这场争夺大战,谁就有布置天煞绝阳阵和暗杀的作案动机,也就有可能是幕后真凶。

    秦泰民的身体没有大碍,多亏李子树的提醒,他时时穿着高价购买的防弹背心,这才幸免于难。

    只是,他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又曾在不久前还卧床半年之久,子弹虽没有打透防弹背心的保护,却也让他受伤不轻。

    他坐了一会儿便疲累不堪,何秋月贴心的又将他身后的被子整理了一下,扶他靠在软软的被子上。

    靠好后,他顺手拉住何秋月的手,环顾病房内的几人,笑了笑,道:“爸,秋生,咱们都是一家人,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们。”

    “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不是li大师提醒,恐怕这次我绝难生还,必死无疑。”

    “li大师是神仙中人,他通过涵韵传来警示,不但又救了我一命,还断定在秦家布置天煞绝阳阵,还有这次雇凶杀人的幕后真凶,是有资格继承秦家资产的家人。”

    何久明老先生眉头紧锁,靠在小沙发上,手指有规律的轻轻敲击扶手,道:“li大师既然这样说,幕后真凶必然是秦家的亲族。”

    “但是,别人我不敢保证,今天这间病房内的人,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泰民,你好好捋一下,到底谁有嫌疑。”

    “不管涉及到谁,是你秦家的人,还是我何家的人,一定要将他挖出来,绝了这个后患。”

    秦泰民点点头,道:“我和秋月,秋生一起商量了一下,明天天亮开始,秋月清查泰民实业集团中有亲戚关系的人,秋生排查泰民实业集团公司之外的所有亲戚。”

    何久明老先生若有所思,道:“可惜,li大师没能亲自前来,否则,以他未卜先知的神仙手段,没准能够轻易推算出幕后真凶。”

    “唉!我钻研风水之术和命理这么多年,却还是未能真正精通,不然,也不会使秦家遭受这么大的波折。”

    何涵韵道:“爷爷,您看了子树写的望气境学习理论,不是说已经茅塞顿开了嘛?您也是海阳市有名的风水大师,不如您尝试推算一下,看看到底是哪个可恶的家伙,胆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此言一出,病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何老先生身上。

    在半年之前,甚至在李子树出现之前,何老先生都自认在风水命理方面不输于人,哪怕是在秦泰民病倒之后产生迷惘,却依旧对自己相当自信。

    而其他人,包括女婿秦泰民,女儿何秋月,儿子何秋生等人,都对他非常信任,甚至敬仰。

    因为,他何久明可不是什么江湖骗子,数十年来,经他调理的风水,推算过的命理,在时间的流逝中,都有很多现实的案例可供验证。

    其中,他最成功的,当然就是千挑万选,为女儿挖掘出秦泰民这样一个金龟婿。

    当时的穷小子,现在已经是身家百亿的大富豪,而且重情重义,对自己的女儿不离不弃。

    想到这里,何老先生看了看周围期盼的目光,心头不禁一热,道:“也好,看了li大师的大作,我的确有些领悟,很多疑惑豁然开朗。”

    “既然你们还信任我,我便尝试着推算一下,就算找不出幕后真凶,也要测出大概的方向。”

    秦泰民笑道:“爸,我们洗耳恭听!想当初,我和秋月因您相识,我可是把您当做活神仙呢!”

    何秋月伸手握住秦泰民的手,脸上露出笑容,目光深邃,似乎穿透现在,看到了当初刚刚与秦泰民相识时候的情景。

    何久明老先生哈哈一笑,被骚到了痒处,心中颇为畅快,道:“好!反正今夜也不能回家,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便看看是不是宝刀未老!”

    说着,他看向何涵韵,伸手指了指,道:“涵韵这丫头,是个小鬼灵精,第一时间找到了li大师,并在li大师与张芳岚分手之后,成了li大师的女朋友。”

    何秋生皱了皱眉,狠狠的瞪了何涵韵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老爹何老先生用眼神制止。

    何涵韵并不惧怕何秋生,吐了吐香舌,做了个鬼脸。

    何老先生畅快一笑,继续说道:“我对li大师的命格并不了解,无从推断,但只看li大师如何对待张芳岚,便觉得涵韵若真的与li大师结成连理,绝非坏事。”

    “今天傍晚,涵韵给我带来li大师的大作,虽内容并不很多,有很多还牵涉人体结构和医术,我却如醍醐灌顶一般,多年迷惑豁然开朗。”

    “泰民的生辰八字,我在二十多年前就一清二楚,也曾推算出泰民在今年会遭遇劫难,却并未放在心上。”

    “按照泰民的命格,今年命中注定会有不顺之事,却并不能有实质性伤害,我的轻忽无知,却被有心人利用,险些铸成大错。”

    “我原本认为,一个人的命格决定于出生的年,月,日,时和地点,而忽略了其他,看了li大师的观点,我才知道曾经的狭隘......”

    随着何老先生的滔滔不绝,秦泰民,何秋月的脸色逐渐变得略有些奇怪,何涵韵伸出白生生的小手在何老先生眼前晃了晃,道:“爷爷,你跑题了!说点儿我们明白的事情吧!”

    呃!

    何老先生哑然失笑,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又犯了老年人的通病,见到小辈们,就喜欢唠叨。

    他略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我马上就说到我的推论了,我认为,幕后真凶应该在距离海阳市较远的地方,很可能在国外!”

    (道友请留步!顺手来个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