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1章 傀儡符

第31章 傀儡符

 热门推荐:
    什么?

    病房内,韩景洪,韩火凤,米红香都吃惊的瞪大眼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都没有想到,李子树的提出的第一个条件竟然是要人。

    而且是要韩火凤!

    并且,是要韩火凤成为他在东明岛的代言人。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子树淡淡一笑,没有做任何解释,而是继续说道:“第二,不管是你韩景洪本人,也可以是你的诸事亨通公司,追加五亿交由韩火凤,并由韩火凤单独组建东明集团公司,完全与诸事亨通公司摆脱从属关系。”

    五亿!

    韩景洪对这个数字本有预料,可是预料当中如同割肉一样的疼痛感却没有如期而至。

    将钱交给他的宝贝闺女,不过是左手倒右手,没准还能帮助自己的女儿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他只是奇怪李子树如此强势出场,令他毫无还手之力,难道只是为了韩火凤?

    一念及此,韩景洪的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韩火凤似乎也从恐惧的回忆中摆脱出来,狭长的双眸看向李子树,目光复杂难明。

    李子树继续说道:“第三,从现在开始,每年诸事亨通公司百分之三十的纯利润交由我来支配,代理人也是韩火凤。”

    韩景洪刚刚挂上笑容的脸色立刻僵住,李子树竟然要诸事亨通公司百分之三十的纯利润,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就算是今后自己的女儿当家,东明岛再加上五亿追加投入就足足有接近十亿,对韩景洪以及诸事亨通公司都已经相当于伤筋动骨了。

    并且,诸事亨通公司可并非他韩景洪一个人的,他还有不少老兄弟,这些人几乎人人都有权利分红,每年的纯利润,韩景洪自己也最多占据一半左右。

    如果每年将公司纯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分给李子树,那相当于李子树或者韩火凤一下子成了诸事亨通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

    韩景洪转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韩火凤,又看了看淡然的李子树,不禁疑云四起,各种念头在心中滋生。

    他眉头紧皱,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道:“火凤,老爸就你一个女儿,今后所有的财产都会交给你,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着急了?”

    李子树的三个条件,简直就像是大家族中谋夺家产的戏码,由不得韩景洪不多想。

    不要说大家族,就算是普通家庭,因为三五万的家产争夺都有可能亲人反目成仇。

    更何况,他韩景洪资产数十亿,目前虽只有已经故去多年的原配妻子留下的独女韩火凤一人,且被他视作掌上明珠,非常宠爱。

    但是,韩景洪固定的情人就有十几个,与他有染的女人更是不少,每个女人都使尽手段争宠,以期生下一男半女来争夺韩景洪的家产。

    因为这种事,韩火凤本就没少在韩景洪面前撒泼闹事,不止一次扬言,在韩景洪百年之后必须独得全部遗产。

    韩火凤此时心中也觉得非常奇怪,不知道李子树这样做的用意。

    不过,她不敢当面质疑李子树,却忍受不了韩景洪的冤枉。

    独得财产是她的诉求,但她目前为止,绝对没有和李子树有过任何勾连。

    她立刻反驳道:“那些都是我应得的,我用得着耍手段嘛?我,我跟他没关系!”

    李子树笑了笑,脚步轻松悠闲的走到韩景洪面前,挥手收回自己的银针,重新别在腰带上后,淡淡说道:“我不屑于强人所难,韩先生,祝你们父女还能安度余生!”

    说完,他便向病房房门走去。

    韩景洪见李子树丝毫没有做戏的样子,表情淡然,似乎根本没有将接近十亿的东明岛,以及诸事亨通公司每年三成的纯利润放在心上,成与不成如同这顿饭是吃米饭还是馒头一样,只是无关紧要的选择。

    他隐隐有些后悔,开始相信老哥哥卢修明劝说他的那些话。

    可是,后悔也晚了,他将付出更沉重的待机。

    韩景洪在李子树即将握住门把手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急声说道:“子树大师,你的条件,我都答应了!”

    李子树微微一笑,转头看向韩火凤,道:“韩小姐,你父亲答应了,你可是心甘情愿在今后的岁月里完全服从我的命令?”

    三天之前,如果有人敢这样对韩火凤说话,韩火凤必然火冒三丈,让对方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亦或者说,即便是现在,换一个人敢这样对她说话,她也要让对方受尽折磨,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但是,李子树这样对她说话,她却内心战栗,不敢反驳,有些鬼使神差一般轻轻的哼了一声。

    并不是不屑的冷哼,而是带有撒娇意味,蕴含“同意”潜台词的娇哼。

    韩火凤自己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反应,想要辩解一下却唯恐被李子树误会,白皙的小脸都被憋的通红。

    李子树眉头微皱,略微提高了音量:“韩火凤小姐,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韩火凤羞恼不已,内心深深的为李子树的情商着急,却又不敢不回复,只得说道:“我,我同意!。”

    “你同意什么?”李子树的声音锲而不舍的幽幽传来。

    韩火凤的脸色更红,索性大声说道:“我韩火凤,心甘情愿在今后的岁月里完全服从李子树的命令!”

    李子树微笑点头,缓步走到韩火凤的病床前,道:“好!不要停,看着我的眼睛,重复这句话,直到我命令你停下为止。”

    四目相对,韩火凤只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被李子树宛如黑色深潭的双眼吸引,如坠其中,难以自拔。

    精神也一下子变得恍惚起来,口中喃喃低语:“我韩火凤,心甘情愿在今后的岁月里完全服从李子树的命令!我韩火凤......”

    李子树伸手用两根手指从衣服唯一的口袋里面拈出一枚黄豆粒大小的玉石符篆,按在了韩火凤的眉心处。

    普通人也许看不出什么,在李子树眼中,这枚符篆却是闪烁火光,形似一只展翅飞翔的小鸟。

    当然,如果牵强一点儿的话,也可以抽象的看成一只“火凤”。

    这是一枚火属性的“傀儡符”,是李子树前两年费了不少心血炼制而成,今天恰好有了最合适的实验对象。

    李子树的指尖,其实也有微光闪烁,似乎是有什么随着光芒的闪烁涌入了符篆之中,并随之烙印在韩火凤的眉心内。

    一旁的韩景洪紧张的盯着李子树的一举一动,却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李子树在搞什么名堂。

    米红香也很好奇,看着一脸迷醉的韩火凤,立刻联想到了传说中的“催眠术”,不由得对李子树更加提高了警惕。

    “好了,不用再说了!”李子树淡淡说道。

    韩火凤好像在睡梦中受到了惊扰,突然从床上坐起,随即她便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睛,抬起双手仔细的看了看。

    她的双手,竟然恢复活动的能力了!

    她迫不及待的翻身下了病床,光脚踩在了地板上,欣喜的露出了笑容。

    不等她说些什么,李子树的声音悠悠传来:“韩火凤小姐,马上回到病床上坐好。”

    韩火凤眉毛一竖,狭长的双眸闪烁寒光,身体的康复,让她故态重萌,一句“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命令我?”就要脱口而出。

    这就犹如条件反射一般的所想,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哦!我这就到病床上坐好。”

    轻手轻脚,十分顺从的爬上病床,乖乖的坐好后,韩火凤才反应过来,我这是怎么了?

    韩景洪也觉得不可思议,他的女儿他了解,就算是他的命令,韩火凤也不可能这样乖乖的服从。

    他不由得有些沮丧,心中更是认定韩火凤女生外向,在这之前,暗中与李子树有勾连之处。

    李子树露出满意的笑容,不再关注韩火凤,转而看向韩景洪,淡淡说道:“韩先生,请你马上做出安排,将东明岛以及岛上的一切产业的归属产权等过户到韩火凤小姐名下,并立刻将五亿追加资金汇入韩火凤小姐的账户。”

    “再有,也请顺便将诸事亨通公司的分红新计划敲定,与韩火凤小姐签署正式文件,必须有双方律师参与制定合约,以保证分红计划可以顺利执行。记住,所有文件当中,不要出现我的名字。”

    韩景洪没有办法,只好让米红香拨通电话,强忍着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开始联系相关人员。

    “闵慧啊!不是,我今晚不去你那,你马上起床,带上电脑,马上来名人医院!快点儿!老子有急事!”

    “赵律师,我是韩景洪,你马上醒醒酒,我在名人医院,立刻带着东明岛的所有文书过来,有要紧事!”

    “老三,马上来名人医院!......”

    “段凯,马上进病房,我有事吩咐你去做。”

    ......

    这间特护病房的面积并不小,韩火凤一个人住显得非常宽敞。

    可是,络绎到来的人群很快将这间病房几乎挤满,使整个病房显得热闹异常。

    只是,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对李子树透露出浓浓的敌意。

    李子树不喜欢热闹,这些事情他也不愿意操心,即便是涉及到超过十亿元巨款的超大项目,他也是兴趣缺缺。

    不过,他只孤身一人来到医院,也没有手机可以联系他人,只好冲韩火凤一点头,道:“韩火凤小姐,你去请卢修明院长马上来这里。”

    (道友请留步!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