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0章 代言人

第30章 代言人

 热门推荐:
    韩景洪嚣张跋扈,睚眦必报不假,但他能够在仇家众多的海阳市依旧潇洒快活,却与他的小心谨慎和对危险的敏锐感知分不开的。

    他平时很少外出,一般都会龟缩在自己的地盘,以最大限度的保证自己的安全。

    诸事亨通公司总部,在海阳市市郊,靠近海边,占地足有数百亩,是一个巨大的庄园式建筑。

    如果不是他对韩火凤非常偏爱,他绝不会深夜出门,来到名人医院,在他自己的地盘,餐饮,住宿,娱乐,商场应有尽有,就像是他自己的一个独立小王国。

    而他,当然就是这个小小独立王国的国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他除了对视作掌上明珠的女儿韩火凤没有办法之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即便是深夜出行,韩景洪也做了周密的安排,韩火凤病房的窗帘几乎二十四小时拉得严严实实,任何人都无法从外面窥探病房内的情况。

    而且,从韩火凤住进名人医院开始,韩景洪便以强硬的态度占据了多达十五间病房,跟随韩火凤的春桃,夏竹等人全部住进了单间。

    并不是韩景洪对属下好到这种程度,受伤了便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

    而是病房多了,既可以保证韩火凤的病房可以随时转换,也可以使他来探望的时候避免被仇家打黑枪。

    这是他第三次来名人医院看望韩火凤,也是韩火凤第三次调换病房,而这十五间病房的区域,连医护人员进来,都必须征得韩景洪的同意才行。

    病房外面,韩景洪的小弟足有三十几人,将整个病区守卫的水泄不通。

    在这样的保护下,韩景洪才能安心,也有足够的自信,就算遇到再大的变故,他也能够从容的安全离开。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深夜中,有人能够从病房的楼体之外直接攀爬到八楼这里,并准确的找到韩火凤的病房所在。

    窗子轰然断裂向病房内飞落,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而入,李子树轻飘飘站到他的对面,韩景洪才反应过来,伸手摸向腰间的手枪。

    李子树目光森然,右手一摸腰带,拈出四根银针,手臂一振,银针荧光一闪,无声无息的飞出。

    韩景洪的手还没有碰到插在腰间的手枪,左右肩头,两边的大腿根部几乎同时一麻,身体的力气好像突然被什么一下子抽离,浑身上下立刻酥软无力。

    一瞬间,韩景洪突然明白了女儿韩火凤的感受。

    这一刻,他竟然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似乎有人硬生生的将他的手臂和大腿在不知不觉之间偷走了。

    “啊!”

    韩景洪恐惧莫名,不由自主的大喊一声,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他的身体,双手也不能给他提供任何支撑。

    他轰然摔倒,四肢软绵绵,呈现诡异的角度,右臂压在身下,仍然保持着准备拿枪的姿势,左臂甩出,压在他自己的脸上,膝盖弯曲,两个小腿压在大腿之下,好像跪地之后身体后仰着地,类似舞蹈中的姿势。

    病房内,并非只有韩火凤与韩景洪两人,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穿着时尚的美貌女子站在靠门的地方。

    她是韩景洪的秘书兼情人,同时也是韩景洪的贴身保镖米红香。

    米红香此时才反应过来,娇呼一声,上前试图将狼狈不堪的韩景洪扶起来,却因为韩景洪的腿部软绵绵没有一点儿支撑的力量,尝试了两次都没能扶起来。

    就在她暗中将手握住韩景洪腰间的手枪时,李子树淡淡说道:“你最好把枪放下,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不然这世间就又多了一个四肢残废的女人!”

    米红香身形一顿,迟疑了一下,看向韩景洪。

    她是韩景洪的人,命运掌控在韩景洪的手中,违抗韩景洪的命令,她的下场,将比死还要痛苦。

    韩景洪多少次经历生死,见惯风浪,此时命运不能自主,竟然咧嘴笑了起来。

    “哈哈哈!厉害!厉害!li大师,韩某人对你心服口服!红香,扶我起来!”

    米红香暗自松了口气,因为出汗已经湿漉漉的手掌慢慢放开韩景洪腰间的手枪,再次用力,将韩景洪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好。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段凯急切的询问:“洪爷,出了什么事?”

    韩景洪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回答道:“没事,你们守住楼道入口就行。”

    他四肢瘫痪,目前等同于落在李子树手中,手下小弟闯入,只能让他死得更快。

    段凯立刻发觉不对,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吩咐众人远远围住,他自己联系小兰赶来名人医院。

    病房内,李子树淡淡说道:“韩先生,你是商界大亨也好,是亿万富翁也好,与我并无关系,我也没想替天行道,提前收了你的狗命,你为什么咄咄逼人,与我为难呢?”

    韩景洪一愣,他今非昔比,再也不是从前那个需要喋血街头的小混混,而是身家数十亿的亿万富翁,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了。

    现在,竟然有人敢当面说他韩景洪的命,是狗命?

    不过,他并没有生气,生命握于他人之手,他哪里还有资格生气。

    他压下心中的怒火,收起多年来养尊处优形成的上位者姿态,努力挤出一丝“狰狞”的笑容,道:“li大师,卢修明院长是我的老哥哥,他对你推崇备至,极力劝说我答应你的条件,我也正在考虑当中,准备在li大师给出的三天之内的时间给出答复。”

    “li大师,三天未至,你用这种方式突然造访,不要说韩某人不服,恐怕也太不给我老哥哥卢修明的面子了吧!”

    我尼玛!

    李子树简直要被气笑了。

    这韩景洪真特么的是神逻辑啊!

    合着给你三天时间是让你用来召集人手,聘请杀手来对付我的?

    而且,你派出了手下,召来了杀手,我还必须等着他们来杀,必须给你们足足三天才行?

    李子树不屑于解释,更不想做口舌之争,只是目光更冷,道:“你不服气又能如何?”

    韩景洪微微失神,这特么不是我经常用的台词嘛?

    在海阳市,竟然还有人敢用这句话来鄙视他韩景洪?

    他很想硬气一些,甚至反过来威胁李子树。

    但是,感觉不到自己四肢存在之后,他连坐在椅子上都坐不安稳,没有米红香的搀扶,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一想到没有李子树的医治,他和韩火凤都可能再也无法站起来,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韩景洪便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没有了反抗李子树的勇气。

    成了不能动的废人,他和韩火凤的下场几乎可以预见的凄惨,哪怕想苟延残喘度过余生都绝无可能。

    韩景洪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子树,紧咬钢牙,心中再无侥幸,沉声说道:“li大师,我韩景洪认栽!只要你放过我们父女,让我们恢复健康,东明岛,我给你!”

    李子树微微摇头,淡淡说道:“现在,东明岛的分量不够了!”

    这倒并不是李子树贪心不足,想要就地起价,贪图富贵钱财。

    不要说已经投资了三亿的东明岛,就是一元钱硬币,李子树带在身上都会带来莫名其妙的倒霉事情。

    钱财对于李子树来说,是世间最有害无益的东西。

    最初,他承诺只要韩景洪让出东明岛三十年使用权,就为韩火凤医治身体,并为韩景洪化解生死之劫。

    那是建立在韩景洪愿意舍弃恶行,主动散财积德的前提下。

    结果,韩景洪不但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反而派出大量地痞流氓和杀手,甚至还有个望气境的高手,严重威胁到了李子树的安全。

    这已经触及了李子树的底线,岂是你低头就能轻易放过?

    韩景洪再次钢牙紧咬,东明岛他已经真金白银投了三亿,连同他深厚背景的震慑,有很多人主动献金出力,实际投入价值已经接近五亿,马上就可以成为诸事亨通公司的聚宝盆。

    他没想到,李子树的胃口竟然这么大,东明岛都无法满足,这是想要他的命啊!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李子树甚至都不用再出手,只需袖手旁观,他韩景洪很快就会被仇家撕成碎片,而他颇有姿色的女儿韩火凤的下场恐怕会更加凄惨。

    韩景洪的身体不自觉的有些颤抖,眼睛变得通红,呼吸粗重急促。

    即便他身家数十亿,但一下子舍弃东明岛已经是极限,再要被迫将自己拼杀出来的财富拱手奉上,简直比杀了他还令他难受。

    舍命不舍财的人毕竟是少数,韩景洪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即便血灌瞳仁,还是咬牙说道:“好!li大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钱财虽好,也要有命享受才好,更何况,只要他韩景洪不死,这些钱迟早还能赚回来。

    躺在病床上的韩火凤,从李子树闯进病房那一刻起,便好像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一声不吭。

    似乎之前一直叫嚣要杀了李子树的并不是她,似乎她并不是以前嚣张不可一世的“海阳公主”。

    此时的她,紧紧抿着薄薄的嘴唇,狭长的双眸满是恐惧,似乎是陷入了恐惧的回忆当中。

    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的韩火凤的确是怕了,这种可以被人随意支配的感觉令她再次感到无可抵抗的窒息。

    李子树略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韩火凤,这嚣张的女人竟然这么安静?

    他沉吟了一下,重又看向韩景洪,说道:“第一,我要你女儿韩火凤从今天开始完全听从我的命令,成为我在东明岛的代言人。”

    (道友请留步!求点击求收藏求对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