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8章 的确是大师

第8章 的确是大师

 热门推荐:
    这几乎超出了何秋月理解的范畴,这位商界女强人也不禁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与何老先生的想法一样,以为李子树进入病房,是准备布置一个风水阵,利用风水的手段使她丈夫的身体迅速好转。

    但是,李子树的做法让她大吃一惊,险些惊叫出声。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银针已经插在了她丈夫的身上,她反而不敢再发出声音干扰李子树接下来的动作。

    认识李子树只不过短短一天,她却莫名的对李子树有种信任的感觉。

    她觉得,没准这位年轻的子树大师,能够再次给她带来惊喜。

    李子树收起银针之后,将那小瓶黑色血液递给何秋月,淡淡说道:“不要碰他的身体,可以简单聊几句,十分钟之后出来请大夫进去。”

    何秋月一头雾水的接过小瓶,聊几句,和谁聊?

    不等她发问,李子树一转身,施施然出了特护病房。

    随即,她便感应到什么一般向病床上望去,心脏仿佛突然间要炸开一般。

    昏睡半年的秦泰民,几乎被断定为植物人的丈夫,竟然睁开了双眼,正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的看着她。

    她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将马上脱口而出的尖叫声堵了回去。

    下一刻,眼泪没有任何预兆的冲出眼眶,何秋月几步上前,扑倒在病床旁,双手颤抖着想要拥抱病床上的秦泰民。

    好在,她还记得李子树的叮嘱,强行压抑住,没敢触碰秦泰民的身体。

    “泰民......泰民,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呜呜呜......真是太好了。”

    秦泰民几次努力,想要伸手安抚一下自己的妻子,却都没有成功,只能声音微弱的说道:“秋......月,别......别哭,我......没事了。”

    这两口子喜极而泣的时候,从特护病房出去的李子树却有些烦恼。

    他刚一出门,何老先生就凑了上来,殷勤说道:“子树大师,可是缺了什么器物,我帮你去准备?”

    老先生对风水之道还有更高的追求,李子树明确不会为他指点迷津,他便想通过李子树布阵的器物自己钻研。

    他的小本本里面,已经将秦家别墅和阴宅挖出的各种物品和方位全部详细记录了下来。

    现在,他更是不耻下问,恨不得执弟子礼为李子树跑前跑后,充当助手。

    李子树对这老头儿颇有些头疼,又不好开口训斥,只好摇摇头,拒人千里一般说道:“不用了,已经完成了,等待即可。”

    何老先生一脸失望,跟在老先生身旁的何涵韵却有些气不过,用一个好看的白眼狠狠的瞪了李子树一眼,带着几分怒气说道:“喂!你有什么了不起!对老人家这么没礼貌!”

    李子树直接无视了她的话,无心做任何无谓纠缠,走向不远处的座位,准备坐下来等待。

    何老先生有意跟过来,却被气嘟嘟的何涵韵拉住,想想凑上去也是碰一鼻子灰,便待在了原地。

    张芳岚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大眼睛也有些发红,明显哭过。

    今天去秦家阴宅,李子树连同乘一辆车的权力都给她剥夺了,冷淡的好像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她虽明白李子树的用意,却还是不禁哭了一鼻子。

    她很委屈,明明她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李子树却似乎已经要把她给甩了。

    这让她很生气,她的目光虽然偶尔还是追随着李子树的身影,却已经大半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此时,卢院长,王院长等人并没有走,而是到一旁的医生办公室准备讨论秦泰民的病情和接下来的专家会诊。

    负责秦泰民的田主任和长期护理秦泰民的金护士也都在其中,病情一直不断恶化的秦泰民终于稳定下来,第一次出现向好现象,他们当然也要向卢院长汇报一下。

    他们刚刚进入医生办公室,李子树就出来了。

    田主任意见很大,尤其是何老先生屡次卖弄风水之术,这次又当众将秦泰民病情稳定下来的功劳归功于一个所谓的风水大师。

    这些都让田主任感到愤愤不平,他眉头紧皱道:“院长,那个江湖骗子出来了,何秋月却没出来。”

    金护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说道:“田主任,院长,这个江湖骗子这么快就出来,不会是搞砸了想跑吧!”

    卢院长一拍大腿,很为自己的朋友秦泰民感到糟心,本就沉疴难愈,家人还胡乱求医问道。

    他也认定李子树小小年纪被称作大师,肯定是骗子,立刻吩咐道:“马上拦住他,立刻确定一下病人情况,穆主任,你打电话给保安室,让他们来几个人。”

    “一会儿确定一下情况,如果确定对病人及病人家属有所损害,金护士,你负责报警!”

    田主任本就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口,听了这话转身直接上前要拦住李子树。

    可他还没开口说话,李子树便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没有丝毫理会他的意愿。

    卢院长此时也从医生办公室走出,见到李子树淡然自若的坐在那里,眉头不禁皱得更紧。

    田主任居高临下看着李子树,有些阴阳怪调的说道:“子树大师是吗?用风水给病人治病是吗?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是不是黔驴技穷,发现你那点儿手段无法让病人苏醒,骗不了人,想要趁机逃跑啊?”

    “我告诉你!你跑不了了!”

    李子树没有生气,反而微笑说道:“我是姓李,并不算是什么大师,风水之道与医术虽有相通之处,却并不能替代,治病救人,应当是医生的天职。”

    田主任气极反笑,低头凑近李子树,道:“你是不是骗不下去了,现在治病救人又成了我们医生的天职了!”

    “刚刚一副装逼的样子,非要进病房看看的不是你嘛?现在认怂,晚了!等着警察来抓你吧!”

    穆主任驱散了看热闹的病人,走过来对卢院长说道:“院长,保安马上就来,用不用先把人控制住?”

    卢院长摆摆手,道:“不必,只要别让他离开这里就行,一切等何秋月出来,确定一下病人情况再说!”

    一旁的副院长王程指了指金护士,道:“金护士,你进病房看看,别惊扰病人,把家属先请出来!”

    金护士点点头走向特护病房:“好的,我这就去!”

    这番操作让李子树不禁有些不满,合着这帮大夫不但把自己看成了骗子,还准备将他“绳之以法”啊!

    田主任还在口吐芬芳,挑战李子树的耳朵,似乎李子树不低头认错,他就要说个没完。

    李子树一脸嫌弃的挪到旁边的座位上,皱着眉头说道:“拜托,请注意卫生,不要喷溅口水!”

    “几位,我也曾学过几天医术,并没有任何藐视医院,轻视诸位大夫的想法,还请互相尊重好嘛?”

    田主任一脸鄙夷,再次开怼:“你学的那叫骗术,不要侮辱医生的神圣,你不配,知道不!”

    这时,特护病房的门再次打开,金护士如同梦游一般跟着眼圈红红的何秋月走了出来。

    何秋月直到现在还有些如在梦中,见到何老先生和女儿秦月轩,不由得再次喜极而泣。

    何老先生吓坏了,一把拉住何秋月,着急的说道:“怎么了?秋月,别哭啊!”

    “爸!泰民醒过来了!”何秋月反手握住何老先生的手笑道。

    “什么?”

    特护病房门前附近的人都惊呆了,很多人的眼球都差点儿夺眶而出。

    这特么怎么可能?

    卧床半年的植物人,竟然毫无预兆的醒过来了?

    秦月轩本来和张芳岚站在一旁,此时也来到特护病房的门口,紧张的抓住何秋月的手臂,急急问道:“妈!你说什么?我爸醒过来了?”

    何秋月将秦月轩揽在怀里,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你爸爸醒过来了!”

    田主任清醒过来,再也顾不上怼李子树了,看向梦游一般的金护士,几步上前,紧张的询问:“金护士,病人什么情况?真的醒了吗?”

    金护士一个激灵,这才如梦初醒,却依旧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田主任,秦泰民醒了!状态很好!”

    卢院长也很意外,却没有丝毫慌乱,立刻指挥道:“穆主任,维持秩序,保持安静。”

    “老王,老李,田主任,我们一起看看泰民的情况,先来一次院内的会诊。”

    说完,他看向淡然自若坐在座椅上的李子树,心知秦泰民这时候醒来必然和李子树有关,又交代一句:“穆主任,你跟李......大师交流一下,请子树大师等我们出来。”

    几人急匆匆进入特护病房,何秋月竟然有些不放心,跟着金护士,再一次进了特护病房。

    诊断,拿药,点滴,再到所有人离开特护病房,每一个人都震惊非常。

    何秋月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诊断,她从几位院长的嘴里,得到了丈夫康复有望的结论。

    她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了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一正两副三个院长难以形容内心的震撼,几根银针竟然就将他们眼中几乎根本无法解决的医学难题给解决了?

    这怎么可能?

    卢院长突然有些理解何老先生了,这个子树大师,的确是值得推崇的真正大师!

    田主任更是感觉自己撞到了厚实的南墙,想想不久之前怼李子树的话,就感觉自己的胖脸有些疼。

    打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