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7章 神医?

第7章 神医?

 热门推荐:
    何秋月有些激动,并没有反驳金护士的话,只是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了看李子树,对他微微点头示意。

    秦泰民的情况稳定下来,不再继续恶化,是这几个月来难得的好消息。

    多次专家会诊,都没有什么起色,反而使秦泰民的情况愈发严重。

    眼看照这样发展下去,秦泰民恐怕连植物人的状态都无法维持几个月就会一命呜呼。

    现在,终于迎来了转机。

    “何董,何老先生,你们来了!别围在这里了,到我办公室坐会儿吧!”卢院长赶到,热情的说道。

    何秋月见到了希望,心情开朗了很多,微笑说道:“不打扰卢院长了,我们想进去看看泰民,还需要院长大人的许可。”

    卢院长略觉诧异,这一段时间他可没少跟何秋月打交道,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笑脸。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秦家最近有什么喜事?

    不可能啊!

    半个月前,秦家唯一的儿子出了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半死不活。

    他没想太多,一看何秋月这次来的人不少,不禁为难的说道:“何董,何老先生,你们这次来的人太多了,还是按照惯例,一个人进入探望一下吧!”

    “我院近期还要组织一次专家会诊,邀请京城和国外的专家一起过来为泰民看看,希望能够使泰民得到恢复!”

    请外援,当然要征得何秋月的同意,往返费用和专家费用,还是要秦家报销的。

    这些钱对于秦家来说,并不算什么,何秋月直接点头答应下来:“卢院长看着安排就好,只要能使泰民和政通恢复健康,多少钱我都认花!”

    “不过......”

    何秋月看了看李子树,这次来医院,是李子树决定的,她得尊重大师的意见。

    李子树沉吟了一下,郑重说道:“也好,我进去看看吧!”

    何老先生满脸堆笑,殷勤的说道:“子树大师,布阵可需要什么器物,我也一起进去帮忙吧!”

    金护士刚刚让开房门位置,听了何老先生的话立刻又站了回去,再次堵在特护病房的门前。

    “何老先生,病房里还是不要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秦先生的情况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可不要功亏一篑了!”

    卢院长皱了皱眉头,对何老先生迷信风水之术也有些无可奈何,连忙跟着劝说道:“何老先生,泰民的状况非常不好,还是不要过分打扰他了吧!”

    何久明眼睛一瞪,说道:“这位是子树大师,风水之术神乎其神,你们不懂,泰民今天的状况能够稳定下来,多亏了子树大师破除了天煞绝阳阵。可不是你们的功劳!”

    何秋月眉头微皱,自己的丈夫还要在医院治病,怎么能轻易得罪医生呢?

    她连忙解释道:“卢院长,我爸痴迷风水之道,最近又跟着着急上火,他说什么您别介意。”

    卢院长很久之前就跟秦泰民关系不错,那会儿就对何老先生有些了解,摆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何老是长辈,说什么都行。”

    “何老先生,病人情况稳定下来,我们费心费力,怎么就成了什么大师的功劳!您说的这个,有点儿过了吧!”负责秦泰民的主任医师田主任恰好听到何老先生的话,心里有些不忿。

    李子树眉头微皱,他本想悄无声息的低调进去看看,没想到越来人越多。

    他看向拦路的金护士,淡淡说道:“护士小姐,我没想布什么阵法,只想进去看看秦泰民的情况。麻烦你让开一下好吗?”

    “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大师嘛?年纪轻轻做点儿什么不好,非要搞封建迷信活动骗人,小心被警察抓走!”田主任又高又壮,脾气耿直暴躁,直接将炮口对准了李子树。

    顶头上司与李子树直接发生冲突,刚想让开位置的金护士迟疑了一下,还是挡在门前,没动地方。

    卢院长眉头紧锁,却没有说话,颇有些冷眼旁观的架势。

    李子树摇了摇头,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何秋月,淡淡说道:“何董,破解了风水阵,其实我已经完成了约定,静等你丈夫和儿子醒过来即可。”

    “我进去,也许有办法立刻让你丈夫和儿子恢复神智,加速康复。”

    “如果你认为没有必要,李某转身就走,你如何决定?”

    何秋月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能让她植物人的丈夫和儿子马上恢复神智?

    如果是初见李子树就听到这样的狂言,不用李子树离开,她恐怕就会将他轰走。

    这怎么可能?

    恐怕就算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不敢说这种大话吧!

    但是,经历过李子树一口道破地下所埋之物的神奇之后,她心中竟然隐隐有些相信。

    这种相信让她想要丈夫和儿子立刻醒来的期望越来越强烈,最后不可遏制。

    她还没说话,田主任又开怼了:“小伙子,你怕是还没睡醒吧!你知道秦泰民的病有多重吗?”

    “你知道,半个月前,我们为了保住秦政通的命,费了多大的劲嘛?”

    “你以为你是谁呀?太上老君嘛?一粒九转还魂丹就能让他们醒过来?”

    卢院长不屑与明显年纪不大的李子树交谈,而是郑重的对何秋月说道:“何董,泰民的病情刚刚有些稳定,这边会诊正在准备,你确定让个小伙子进去跳大神,耽误泰民的病情嘛?”

    这时,海阳市名人医院的两位副院长和穆主任也到了。

    而田主任的大嗓门还吸引不少医生护士,甚至患者走出房间,好奇的向这边张望。

    “怎么回事?田主任怎么又跟人怼起来了?”

    “好像有个跳大神的小伙子,准备去泰民实业集团老总的病房里跳大神!”

    “开什么玩笑!跳大神能治病,谁来医院啊!”

    “就是,估计是秦家遇到骗子了吧!病急乱投医嘛。”

    “......”

    李子树无声的咧嘴一笑,对何秋月微微点头,就要准备离开。

    何秋月一咬牙,一把拉住李子树的手腕,坚定的说道:“子树大师,我相信你,求你帮帮我丈夫和儿子。”

    见李子树停下脚步,她看向卢院长,急促的喘息了几次后,带着恳求意味说道:“卢院长,请让我跟子树大师一起进入病房,一切后果,由我自行承担。”

    卢院长的两条眉毛几乎锁到了一起,这种情况是他没有想到的。

    但是,病人家属本就有探望病人的权力,又不是大范围的传染病,医院无权干涉。

    何况,病人家属还愿意为此承担一切后果。

    他板着脸,严肃的说道:“何董,我希望这是你理智的决定,既然你愿意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决定权在你自己。”

    金护士识趣儿的从病房门口走开,只不过,她的目光中和田主任等医生一样,带有几分愤怒和嘲讽。

    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愚昧的相信封建迷信,而不相信科学。

    何秋月郑重点头,表示对卢院长的感谢之后,跟李子树走进了秦泰民的病房。

    特护病房不小,里面装饰的也很豪华,病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除了脸色苍白憔悴之外,外表看不出与一个陷入沉睡的正常人有什么不同。

    这个男人就是曾经在海阳市叱咤风云的商界大鳄,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秦泰民。

    只不过,躺在病床上的秦泰民,也只是一个失去意识的垂死病人而已。

    李子树站在病床前,暗自催动秘法,眉心之上热力涌动,天眼开启。

    眼前的景象出现变化,病床上的秦泰民在李子树的眼中不断变大,身躯变得虚幻。

    不同颜色的光团交织,不同的身体器官包裹在光团之中,呈现出一幅诡异的图像。

    李子树眼底似乎有金光闪烁,眼前的景象再次变换,无数血管一条条展现在他的面前。

    确定头部的病灶之后,李子树一伸手,从自己的腰带上将别在上面的几根银针取了下来。

    经过处理之后,看似随意的一一插在秦泰民的身上。

    何秋月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暗自为自己的丈夫祈祷。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躺了半年毫无知觉的秦泰民,此时竟然动了动,两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李子树开启天眼之后,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包括人的灵魂。

    这几根银针虽然是扎在秦泰民的穴位上,针对的却是秦泰民的灵魂。

    半年的卧床,秦泰民的身体非常衰弱,而灵魂却与肉身若即若离,无法为秦泰民的身体提供良好的恢复能力。

    这几针,又被称作“固魂摄魄”,不但能够使呈现离魂状态的灵魂与身体重新紧密契合,还能够激发灵魂的力量,激活并强化人体自我恢复的机能。

    李子树随手又摸出一根银针,缓步走到秦泰民的床头,眼底金光一闪,右手一挥,按在了秦泰民的头顶上。

    一根银针斜斜的刺入秦泰民的头顶,银针中空,一滴滴黑色粘稠的血液涌出,滴在李子树放在床头的小瓶内。

    不足两分钟,李子树行云流水般拔出银针,收起装了大半瓶的黑红色血液,小心的将银针别在自己的腰带上。

    从进入特护病房,到收起银针,总共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

    何秋月瞪着眼睛,捂着嘴巴,心中震惊异常。

    这特么怎么回事?

    难道风水大师李子树还是一个“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