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6章 大师风范

第6章 大师风范

 热门推荐:
    何老先生又一次有了被一句话怼到窒息的感觉。

    可他没有像最初那样怼回去,也没有怒发如狂。

    李子树在他心中的形象有了根本的变化,从一个江湖骗子成了一个超高水平的风水大师。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东西都是李子树使用手段埋进去,然后再挖出来,当做神迹一般展现出来。

    但是,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贵族庄园小区严密的安保和二十四小时监控,都在秦家的掌控之中,秦家更是有自己的监控系统和安保人员。

    理论上,没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点。

    并且,这些被挖出来的东西,一看就不是近期被埋在地下,而是有了些年头。

    何老先生脸色变换,努力了几次,终于挤出笑脸,拱手说道:“子树大师,所谓关心则乱,我也是因为关系到女儿女婿的利益才对大师产生质疑,还请子树大师原谅!”

    李子树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何老先生,贵族庄园小区建成五年,这些东西也埋在地下五年。”

    “秦家的别墅是由何老先生亲自监工,如果我是何老先生,我现在就三缄其口,暂时不再说话以避嫌!”

    何老先生一愣,随即脸色变得很难看,本来仍旧挺拔的身躯也有些佝偻,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十几岁。

    对啊!

    不久前他还口口声声说过,贵族庄园小区是他亲自设计,秦家的别墅是他亲自监工建造。

    现在挖出了几年前就埋在地下的东西,并很可能是因此组成“天煞绝阳阵”害得女婿秦泰民父子都成了植物人状态的元凶。

    而最有可能做这些的人,竟然就是他自己。

    有口难辩啊!

    院子中全都清理完毕,何秋月打发走工人,心中对何老先生的怀疑更深。

    可是,当她走过来的时候,却恰好看到何老先生沮丧的表情。

    她停下脚步,丈夫和儿子相继出事,使得她遇事更加沉稳,也越发不会感情用事。

    这半年以来,何老先生跑前跑后,殚精竭虑,短短半年头发全白,她全看在眼里。

    在内心里,她是万分不愿意相信,想要用风水阵伤害自己丈夫和儿子的人就是自己的老父亲。

    但是,眼前事实具在,她看向何老先生的目光还是充满了戒备。

    李子树将这父女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突然微笑道:“何董,事实证明,天煞绝阳阵在建造小区的时候便有人故意布置在秦家。”

    何老先生双手颤抖,昏黄的双眼看向李子树,有挣扎,有哀求,却张口结舌,没有说出一个字。

    何秋月的脸色更加阴沉,心情更加复杂,一边是一直爱护她的老父亲,一边是性命都岌岌可危的丈夫和儿子。

    马上,她就即将面对重大抉择,怎么选都痛苦的抉择。

    如果有可能,她宁愿不知道这一切。

    甚至,在某个时刻,她都有不让李子树继续说下去的冲动。

    李子树继续说道:“这件事,作为这栋别墅的监工人,何老先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贵族庄园小区清新的空气好像突然凝结一般,何老先生与何秋月同时感觉到窒息。

    一个是百口莫辩。

    一个是心痛如绞。

    “怎么可能?我爷爷是不会害我姑姑和姑夫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何涵韵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说道。

    李子树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你爷爷当然不会害你姑姑和姑夫,但监工不利,被人当面布阵,也是有责任的。”

    何老先生猛然抬头看向李子树,这件事他几乎没办法跟女儿解释清楚,李子树动动嘴就能让他百口莫辩,只能背上黑锅。

    他万万没想到,李子树竟然主动为他撇清,还给他清白。

    真乃是......大师风范!

    不过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喘气,老头子的心脏病都差点儿发作,老命都丢了一半。

    何秋月心中突然一阵轻松,好像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突然被搬开,呼吸也顿时顺畅了起来。

    她惊诧说道:“难道有人能在我父亲眼前做这种事?”

    李子树笑道:“何董,布阵之人看似手法粗糙,却善于利用万事万物,大巧不工,何老先生于风水之道不过习得十之一二,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想要蒙蔽他,容易得很。”

    若在平时,有人敢于批判何久明的风水之术,一定会让老头儿暴跳如雷。

    他虽不算特别有名,但在八百万人口的海阳市中,也算是有名的风水大师。

    但今天,被他一直看不顺眼的李子树驳斥为小学生一般的水平,他却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反而心里觉得很舒畅,看李子树也突然觉得眉清目秀起来。

    经过挖掘出围绕秦家十处地点的东西,验证了李子树神乎其神的风水之术,大大提高了何秋月对李子树的信任。

    同时,也大大提升了何秋月对于丈夫和儿子能够得到恢复的期望和信心。

    现在,她不必再与老父亲决裂,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听到老父亲被调侃,嘴角甚至露出久违的笑意。

    不过,想到暗中布阵对付秦家的人,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道:“子树大师,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子树淡然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先去阴宅,再去医院。”

    这时,秦月轩插口说道:“子树大师,外公,妈,先吃早点吧!王姨都准备好了,有子树大师喜欢的杂粮药粥哦!”

    何秋月轻轻锤了锤自己的脑门,道:“抱歉,子树大师,我这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先吃点儿早点吧!”

    让过了李子树,她又看向何老先生,温和的说道:“爸,早饭就在这吃吧!涵韵,扶你爷爷进去。”

    “哎!”

    ......

    海阳市名人医院,海阳市最牛的三甲医院。

    院长卢修明,国际有名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曾经为很多政界大佬和名人做过手术。

    最近,卢院长却总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很要好的朋友,海阳市的优秀企业家秦泰民突发脑溢血,第一时间送到海阳市名人医院,他却无能为力。

    年年体检,年年保养,怎么会突发脑溢血?

    并且,病情如虎,来势汹汹,差点儿就要了秦泰民的命。

    他本来信心满满,初期治疗明明非常顺利,却依旧控制不住病情继续恶化。

    在弟妹何秋月的要求和助力下,海阳市名人医院开始寻求外援。

    但是,不论什么样的名医到来,都无法遏制秦泰民病情的恶化。

    甚至,从秦泰民入院到现在,他们一次都没能让秦泰民的神智恢复清醒。

    这已经是第n次准备秦泰民的专家会诊了,现在又加上了秦政通,卢院长眉头紧锁,没有进展啊!

    “院长!何董又来了!”内科副主任童彦龙亲自跑来汇报。

    没办法,秦家有钱,又愿意花费巨额资金为秦家父子治疗,由不得医院不高度重视。

    卢院长推了推鼻头上的眼镜,眉头紧锁,道:“知道了,通知王院长,李院长,田主任,穆主任到特护病房,你也一起,专家会诊之前,我们先再摸摸底,也好给家属一个交代。”

    童彦龙点点头,道:“我这就去,院长,何董这次来,随行的人不少,何老爷子也跟来了。”

    卢院长不禁头疼不已,挥了挥手,道:“你去吧!”

    “这老头儿,每次都来闹事,非要在医院弄风水这一套,院长,他们家有的是钱,让他折腾呗!”童彦龙说了一句,匆匆离开。

    特护病房,何秋月,李子树,何老先生,秦月轩,张芳岚和何涵韵被拦在了门外。

    处理了阴宅的情况,匆匆吃过午饭,李子树便随何秋月等人来到了海阳市名人医院。

    阴宅的周围果然也布置了天煞绝阳阵,而且都是用的比较专业的材料,不但铭刻了古怪的符文,还有类似鬼怪的面具埋在地下。

    李子树再一次展现出类似未卜先知的手段,迅速找到埋在地下的器物,破除了天煞绝阳阵。

    这无疑让何秋月,秦月轩,以及何老先生对李子树信心大增。

    被金护士拦在病房之外,何老先生有些不耐,他现在几乎成了李子树的脑残粉,再加上他对风水之术的执念,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将风水之术应用在医院中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有这个想法了。

    为了让秦泰民住在医院也能住个好风水的地方。

    他已经在医院闹过几次,不但给秦泰民换过几次病房,还亲自主持对秦泰民所住病房进行了重新装修。

    可惜,一切似乎都是无用功,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是,这一次他信心满满,有真正的风水大师出手,必然可以奏效!

    他压低声音,急切的说道:“金护士,这位是子树大师,我们不会打扰你们用药和泰民休息,你让我们进去吧!”

    金护士三十岁左右,是海阳市名人医院护理经验非常丰富的护士,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何老先生了。

    她眉头紧皱,同样压低声音说道:“何老先生,病人的今天的状态刚刚稳定,院长今早还来看过,近期还要专家会诊,病人可经不起折腾,最多只能一个人进入探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何秋月闻言立刻眼前一亮,上前两步握住金护士的手,说道:“金护士,你说我丈夫的情况今天稳定下来了嘛?”

    金护士微笑点头,声音轻柔的说道:“何董,秦先生的情况本来一直莫名恶化,你是知道的,连院长都束手无策。”

    “今天的情况有些奇怪,并没有换什么药,秦先生的情况却突然稳定下来,看来一直以来的用药都对症了,开始发挥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