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东京阴阳师物语 > 95 问心无愧

95 问心无愧

 热门推荐:
    “我……”身形虚幻的白衣男人不知何时从他身边飘出。

    “你差不多也该离开了吧?”良守柔声问道。

    “是……”白衣男人说道,“谢谢了……”

    “不必了……”良守闭上眼轻轻摇了摇头,“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您请说。”白衣男人恭敬地说道。

    “你说,有人告诉了你这一切对吧?”良守问道,“能详细地跟我说说吗?”

    “好的……”白衣男人点头,“不过……恐怕我只能提供非常有限的东西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那是个女人。”

    “女人?”

    “嗯……”白衣男人点头,“她告诉我说,只要……这样做了,就可以完成心愿……”

    “包括,让浅井说出那段证言?”

    “是的……”白衣男人说道,“很抱歉会这样做,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其实已经想不了太多了。”

    “作为因为怨念停留在世间的冤魂,你能够保持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良守宽慰道,“无需过多苛责。可是,这样一来,就算是完成了过去的执念,又会有新的执念诞生吧?”

    “是的。”白衣男人说道,“就算是那个女人再怎么保证,我也依然放不下浅井那家伙。”

    他亦步亦趋地跟着良守:“不过,多谢您了。”

    “嗯,关于那个女人,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白衣男人摇头,“她一直带着奇怪的面具,我看不见她的脸,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有种感觉……”

    “感觉?”

    “她是冲着您来的。”

    “冲着,我来的?”良守一惊。

    “是的。”白衣男人低头说道,“虽然……您可以认为这是我毫无根据地胡思乱想,但是,您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过于巧合了吗?”

    “巧合?”

    “如果您没有碰巧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恐怕浅井那家伙就会直接被警方带走了吧?如果没有阴阳寮参与其中,恐怕依靠现场的证据,他应该是逃不脱杀人的罪行了吧?”

    “……”

    “即便是真的被阴阳师关注到了,如果不是您……”

    “……”

    就这么闲聊着,两人走到了县里的公募。

    地上泥土还是刚翻过的新墓。

    良守蹲下来,将两只洁白的雏菊分别放在墓前。

    “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请说。”

    “为什么……会这样做?”

    “这样做?”

    “嗯……”

    “您谁说,我没有让浅井承担杀人的罪责?”

    “是的。”白衣男人点头,“这恐怕并不仅仅是因为想要让我能够完成最后的心愿成佛吧?”

    “当然不是了。”良守站起身,拍了拍裤腿沾上的尘土,“因为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是啊,只能说,我现在也处在一个迷茫期吧。”良守抬头看着天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呢。”

    “不知道该怎么做?”

    “或许作为一个现代阴阳师,我应该遵守的是法律吧?”

    “嗯……”

    “但是,活人的法律能够用来束缚亡魂的世界吗?

    “我们可以说,复仇只会带来罪恶,所以,应该用法律来制约一切,由法律来审判,可是,如果是死者自己的复仇呢?这是应该被制止的吗?就算是活人的法律,不也允许正当防卫吗?那么,被害死的怨魂不甘的反噬,不也应该被视作是正当防卫的一部分吗?那么,帮助这种正当防卫,是否可以被认为是见义勇为呢?

    “你看,这就出现矛盾了。”

    “……”

    “所以,我真的很迷茫呢。”良守双臂抱头,“对于普通人来说,法律和正义并不矛盾,但是在我们的世界中,法律真的等同与正义吗?如果在不等同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我可以确定自己站在正义的立场上,我可以确定我不会做错,我能不能跳出约束普通人的规则?

    “我不知道答案……

    “所以,我想……

    “试一试。”

    白衣男人怔怔地看着他。

    “我知道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一定会有人说,我违背了原则,如果人人都像我这样,那么就将天下大乱,或者说如果出现了看起来一样但细节不同的情况,我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算不算是双标,算不算是伪君子。

    “老实说,我不在乎了。

    “我只知道,在这件事情里,不论是那个课长,还是海野,就是该死!

    “两个该死的人逼得普通人拿起武器做了刽子手,难道我们还要再进一步施暴吗?

    “法律或许是公平的,它保护好人,也保护坏人,但是我不是法律,我不是冰冷冷的规则。

    “我是个人,我凭什么不能有自己的判断?

    “我只知道,我这么做了,我问心无愧!

    “即便是,我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透明的泪水从白衣男人眼眶里涌出。

    “谢谢您……”他哽咽着开口。

    “曾经有人告诉我,阴阳师是保护人类,驱逐妖邪的工作。”良守看着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她说这是一份高尚且伟大的工作。”

    “我曾经不能理解。

    “现在我不认同。

    “或许,我可以做的更多,或许,我可以做的更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现在我觉得我走在路上了。”

    他转过头,白衣男人的身型变得更加虚幻脆弱,仿佛随时都可以飘散在空气中。

    “很抱歉您帮了我这么多,我却完全没有办法给您提供哪怕一丁点的帮助。”白衣男人泪流满面地说道,“不过,请千万小心那个女人。

    “也许,她正是利用了您的这种想法。

    “或许,她根本就藏在了您的身边,否则,她绝无可能能够知道这么多。”

    “我明白了。”良守似乎想要伸手去触碰白衣男人,可在他的手刚刚要碰到对方时,那个虚幻的身影终于彻底消散。

    “再见了,神中。”良守喃喃道。

    他弯下腰,从刚刚白衣男人所在的地面上捡起一个缠绕了三圈的线圈,捏在手里。

    ……

    “你可以走了。”原本已经被警方羁押准备公诉的浅井忽然被人带了出去。

    “这是?”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警察。

    “你的东西,清点一下。”

    “我,没事了?”浅井惊疑不定。

    “是的,岐阜那边的搜查有了新线索,你的嫌疑被洗清了,可以走了。”警察用公事公办地态度对他吩咐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浅井还是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岐阜?可是岐阜那边能够有什么呢?

    重获自由的感觉总是好的,离开警局后,他连忙搭车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这些天的经历对他来说可谓是过山车般的惊悚。

    他竟然……做出了那般疯狂的举动……

    好在房东的那位老太太似乎并未因为自己“被捕”而产生什么异样的情绪。

    “回来了?”她轻声问道。

    “嗯……”

    “我就说你肯定不会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老婆婆似乎很确定,“你啊,好好读书才是正道,以后晚上可别出去乱跑了,再惹上这种事情,那可就麻烦了,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

    “您教训的事。”浅井深鞠一躬,然后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事情,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他疲倦地靠着房门瘫坐在地上。

    在经历了这一切后,自己真的能够回到过去的学生生活吗?

    这时,他偶然注意到在自己的书桌上放着什么东西。

    他是个略微有些强迫症的人,桌上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

    难道说是窗户没关好从外面飘进来的树叶?

    他望过去,可是窗户关的好好的。

    站起身,走到桌边。

    这一次他看清了。

    桌上的东西,是一个小小的缠了三圈的线圈。

    那一刻,他泪如泉涌。

    ……

    警视厅搜查一课内。

    “所以,是流窜作案的凶手吗?”

    “是啊,据说岐阜那边传来的说法,是一个抢劫犯,原本是在岐阜那边犯案的,结果正好来了东京,而这个死者又恰好是对方某一次发难的目击者,就这么撞到了,然后……”

    “这种事情可就麻烦了,纯粹的陌生人犯案,搜查范围太大了。”

    “嗯,所以接下来……”

    “先归档吧,你们再跟一段时间,如果实在没有线索,就只能放弃了。”

    “明白了!”

    于是,发生在东京车站的这件谋杀案,就这么成了一桩悬案。

    ……

    “真是有趣。”黑暗中的女人轻轻将右手从耳旁拿开,就好像挂断了电话一样,“难道说,这就是答案?可是……问心无愧?”

    她微微摇头:“不可能这么简单,看来这场戏,还要继续看下去,不过,似乎演员也已经就位了……”

    ……

    “今年的妖怪街要开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贺茂久雄在办公室内布置工作。

    “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和往年一样,会征召一些年轻人作为补充。”下属连忙回答。

    “记住,今年的情况很不一样,妖怪街绝不能出问题,明白吗?”贺茂久雄又强调了一遍。

    “是!”